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七十八章 霸气外露
    ,!

    石闵远远的也看到了石遵的旗号,眉头紧锁,显然,他也没想到在这个地方会碰到石遵,最主要的是,他追了好多天的羌族首领,竟然被石遵俘虏了,真是替别人做了嫁衣。

    “庆王殿下。”石闵骑着马走了过来,先对石遵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“哟,小闵啊,你怎么在这里?”石遵也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我追了他几天几夜,没想到让庆王殿下捷足先登了。”石闵指着被绑着的木都,语气中透露着一丝丝不满。

    石遵看了看木都,又转头看着石闵,故作淡定的说道:“你出关后,我便带人前来拦截羌族人了,没想到你没抓到的人,被本王手到擒来了。”

    石遵的话里,也透露着一丝嘲讽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庆王殿下,把这个人交给我吧。”石闵指着木都,对石遵说道。

    “交给你?这是为何?”石遵对石闵的话有些意外,他没想到石闵居然直接开口问他要人。

    石闵看了一眼石遵,于是翻身下马,走到木都面前,看着木都有些狼狈的样子,对石遵说道:“羌族近万人已经基本被我歼灭,剩下的这些趁乱逃了,所以我才带轻骑日夜兼程的追他,按理说这个羌族首领也应该算是我的俘虏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俩都不会有好下场的!我们羌族人从此与你们不共戴天!”木都愤怒的瞪着两人,大声骂道。

    “让他给我闭嘴!”石遵不耐烦的对身边人吩咐道。

    负责押解木都人听到石遵吩咐,对着木都的肚子又是猛的一拳,木都“啊”的再次惨叫,另外一个人趁机掏出一团破布塞在了木都的手里。

    拿着羌族的俘虏见自己的首领被再次殴打,挣扎着想要反抗,石遵的部下立马把刀架在他们脖子上,大声喊道:“别动!”

    面对冰冷而又无情的刀刃,羌族俘虏最终也只能放弃了抵抗,乖乖的认命了。

    “押下去!”谭渊朝手下挥挥手示意。

    谭渊话音刚落,所有的羌族俘虏包括首领木都,便被石遵部下押走了。

    石闵瞥了一眼谭渊,这时候,石遵开口说道:“小闵,可能你第一次上战场,不太懂规矩,本王这做叔叔的也不怪你,不过本王倒是可以告诉你一下,这俘虏,从来都是谁抓到算谁的。”

    石遵面带微笑,语气平和却有着绝不退步的意思。

    石闵冷静的看着石遵,两人四目相对,谁都不让谁,空气似乎都凝固了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石闵笑了笑,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这批俘虏就归庆王殿下吧。”

    石闵说完,转身便走,石遵刚想说话,石闵已经跨上朱龙马,看着石遵说道:“反正任何俘虏到我们手上,通通立马处死,不留活口。庆王殿下喜欢,小侄把他们让给殿下把玩把玩,也无关紧要。”

    石遵原本还想嘲讽一下石闵,没想到石闵最后说了一句这么充满杀机的话,听的他自己都有些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咱们走!”石闵调转马头,便带着千人部下奔腾而去。

    谭渊往前走了几步,看着石闵的背影,对石遵低声说道:“殿下,这小子恐怕早晚是一个祸害!”

    石遵脸色很严肃,冷冷的盯着石闵,说道:“张扬跋扈,霸气外露。降服不了的烈马,不如早日杀掉!”

    “下一步殿下如何计划?”

    “班师,回雁门关,然后回邺城。”石遵说着,跨上战马。

    “不往西追了?”谭渊问道。

    石遵看着谭渊,反问:“你没听到这小子说吗?羌族人基本被他歼灭,我们还去凑什么热闹?抓到羌族首领,也是大功一件,回去足够向父皇交差!”

    “殿下说的是!”谭渊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少将军,咱们就这样把到嘴的肉拱手让人?”张沐风有些不服气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想怎么样?抢?”石闵骑在马上问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追了那么久,结果让庆王捡了个大便宜!这也太亏了!”

    “木都既然是他抓到,按理确实不可能给我们,我也就是那样随口一说。不过庆王确实捡了一个便宜,他打仗不行,要是连这种现成的都不知道捡,那还真是废物了!”石闵略有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石闵说完,众人“哈哈”大笑。

    待石闵带人往西赶回河边的时候,已经是第三天的清早,此时薛赞已经按照原定计划北上,然后回雁门关。

    “刚走没多久,咱们赶紧追上吧!”王冲用刀搅着营地里的烧完的柴堆,见木炭尚有余温,便对石闵说道。

    “走!跟上大部队!”石闵对众人下令。

    薛赞带着数万牛羊马匹,往雁门关行军,按照石闵的吩咐,一路上方圆几十里之内,都派出了斥候探路,免得出现意外情况。

    忽然,前方一骑快马跑了过来,看样子十分着急。

    “将军,有情况!”薛赞旁边的一个士兵警惕的对他说道。

    “戒备!”薛赞抬手示意。

    一声令下,薛赞的数千人马展开战斗队形,往前缓缓推进,准备应战。

    “将军!李昌将军来接应我们了!”那人一边骑着马一边冲薛赞大喊。

    “他说什么?”薛赞问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身边的人都摇摇头,表示没有听清。

    “走,去看看!”薛赞说着,两腿一夹马肚子,,加快速度赶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启禀将军,李昌将军来接应咱们了!”那人骑马赶到薛赞跟前,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李将军来了?在哪!”薛赞听到李昌来接应,欣喜万分。

    “快到了,大概就两三里路!”那人大声回答。

    “兄弟们,走!李将军来接咱们了!”薛赞对身后的将士们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薛赞说完,便骑马冲了出去,身后的将士们听到薛赞的话,也十分激动,加快速度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没跑几步路,薛赞便远远看到数百人骑马朝他赶了过来,不用说,肯定是李昌的人马。

    李昌提心吊胆了这么多天,看到这么多弟兄还活着,岂能不激动?

    “将军!”薛赞一边骑马,一边向李昌大喊。

    “薛赞!你还活着!哈哈哈!”李昌爽朗的笑着喊道,嗓门儿依旧洪亮。

    两人纵马飞奔,很快到了跟前,连忙勒马停下,薛赞首先问道:“将军,您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老子来带你们回家!哈哈哈!”李昌说着,用力拍了一下薛赞的肩头。

    “哎哟!”薛赞弯下腰,捂着肩头,皱着眉头,一副痛苦的表情,然后说道:“将军,你下手轻点!”

    李昌看到薛赞疼的汗都出来了,连忙问道:“怎么?受伤了?”

    薛赞直起身,微微摇手,脸色有点难看,说道:“没事没事,被蚊子咬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蚊子能咬成这样?少跟老子扯淡!怎么回事?”李昌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李昌就是这幅脾气,哪怕是关心的话,从他嘴里说出来都是这样粗鲁。

    “属下惭愧,被羌族人射了一箭。”薛赞苦笑道。

    李昌叹了口气,安慰道:“命还在就好!”

    “将军放心,死不了!过几天就好了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!”李昌看了看薛赞身后,问道:“少将军呢?怎么没看到他!”

    “回禀将军!少将军带人去追木都了,让末将带人先行回雁门关等他,他说十五日内一定返回雁门关与我等汇合。”

    “木都?就那个羌族的首领吧?”

    “对!就是他!”薛赞说着,转过身指着身后的数万牛羊,对李昌说道:“少将军带我们偷袭了羌族人,大获全胜,除了木都带了不到一千人逃跑,其他的基本尽数歼灭,夺回牛羊三万头,战马八千多!顺带抢了羌族人三四千匹马。”

    “干的漂亮!”李昌听到薛赞的汇报,对这样的战绩完全惊呆了,他压根儿没想到石闵首次出征,居然能打出这样的战果。

    “都是少将军的绝妙指挥。”

    “行!那咱们先回雁门关等他!”李昌说着,调转马头,准备带着薛赞他们往雁门关行军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远处又传来了一个声音:“将军!等一等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