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八十章 偷鸡摸狗
    ,!

    “派谁看管?”李昌问道。

    “依我看,这次跟我出去的两千多雁门关守军,最后剩下的那三百多人,都是好样,让他们暂且看管,等朝廷派人接手,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。”石闵说着,给自己倒了一碗水。

    王世成和李昌相互望望,有些迟疑,问道:“这样怕是不妥吧?这些人又不是咱们的人,数万牛羊马匹交给他们,有没陛下的旨意,万一出了岔子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三叔,用人不疑疑人不用,他们本来可以不跟随我出征的,为什么最后去了?因为他们都够血性!不是贪生怕死之辈,像这样的人,是值得托付的!”石闵坚定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二位将军,末将觉得少将军说的有道理,这些人好歹跟我们并肩作战过,战场上也未曾后退半步,应该是靠得住的。”薛赞在一旁附和道。

    王世成想了一会儿,终于点点头,说道:“既然你俩都这么认为,那就按照小闵的建议,薛赞,你一会儿去交代一下!”

    “末将遵命!”

    “薛将军,伤亡情况和杀敌情况都统计好了吗?”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薛赞连忙从怀里掏出一张羊皮纸,递给石闵,说道:“都在这上面呢!”

    石闵接过,打开看了一眼,然后递给李昌和王世成,说道:“二位叔父,你们也看看!”

    “给你三叔,我不识字!”李昌一把推开石闵的手。

    王世成倒也不推却,直接拿了过来,仔细看了起来,只见上面写着:“斩首匈奴人一万零三百四十人,羌族人六千七百五十七人,俘获牛羊总计三万一千八百二十一头,良马八千五百匹。雁门关守军阵亡一千九百八十八人,本部阵亡七百三十五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数字还可以。”王世成微微点头,然后合上了羊皮纸。

    看到王世成这样认可,石闵和薛赞也会心一笑,那几天风餐露宿饿着肚子,总算没有白受罪。

    “那就把这张羊皮纸直接送回邺城吧!”石闵说道。

    王世成点点头说道:“小闵此次对匈奴人的打击,虽然未伤其筋骨,但是也绝对打痛了他们。匈奴人向来恩仇必报,这次他们虽然洗劫了云中,但是也损失了不少人,我估计,那个匈奴单于绝对会卷土重来。”

    “三叔说的,也正是我想说的,雁门关日后恐怕不会太安宁了!”石闵接着说。

    “我们与匈奴人仇深似海,这次杀了他们区区一万人,怎能慰当年数万弟兄的在天之灵?”似乎是王世成和石闵的话,勾起了薛赞对往事的回忆。

    “薛将军,君子报仇十年不晚,早晚有一天,我们会让他们血债血偿!”石闵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小闵说的对,不过话说回来,想找匈奴人报仇,最大的问题你们知道是什么吗?”王世成问石闵等人。

    “我们没有足够的骑兵!”石闵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王世成点点头,说道:“前些日子,庆王的人马损失惨重,一方面是他的人被伏击,另外一方面,他的步卒没有匈奴人骑兵的机动性,人家完全可以绕开你的步兵方阵直插中军后方,所以才被打的那么惨!现在整个赵国拥有的战马不过十万多,一下还被掳走了一万多,可是匈奴人呢?骑兵十几万,还有备用的战马!这差距绝对不容忽视!”

    “说道战马,咱们不是缴获了三千多匹吗?怎么没有写在那张羊皮纸上?”石闵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薛赞偷偷瞄了一眼王世成,王世成假装没看到薛赞的眼神。

    石闵看到两人这个动作,瞬间明白了,指着两人坏笑道:“我明白了!你俩想偷偷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!”王世成连忙对石闵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,提醒道:“小声点!”

    说完,还用手指了指不远处在执勤和巡逻的雁门关守军。

    石闵这才反应过来,压低嗓音说道:“三叔,你是不是又打算浑水摸鱼?”

    “什么浑水摸鱼?这年头得自立根生!”王世成看了看四周,然后对李昌和石闵说道:“除了马,还有兵器粮草,薛赞都收了一部分,怎么的?你们都不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啊?薛将军!你……”石闵没想到,在自己眼皮子底下,薛赞还干了私活。

    薛赞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说道:“嘿嘿,不好意思啊少将军,其实出征前,王将军就嘱托过我和狗蛋儿了,只不过我没告诉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了,上告朝廷,肯定会被人说成要谋反啊!”石闵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还不容易,缴获的马匹,挑五百匹最好的留下,剩下的给兵部,至于兵器粮草,同样留一小部分,这种事我有经验,你放心!”王世成胸有成竹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姜还是老的辣,三叔,您手段高明!”石闵说着,朝王世成竖起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这件事谁都不能说!你们的嘴都严实一点!”王世成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你就专门干点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。”李昌瞥了一眼王世成说道。

    王世成一脸不爽的回答:“行,你高尚!”

    说完,王世成站起身,对薛赞说道:“薛赞,走,听说你带回来不少酒,人家不喝,我们去喝!”

    “等下!”李昌看着薛赞,严肃的问道:“你哪来的酒?”

    “啊?”薛赞一愣,有些尴尬的看了看王世成和李昌,支支吾吾的不敢说。

    “老子问你话呢!”李昌踹了薛赞一脚,问道:“有酒你不早点拿出来!老子跟你一起回的雁门关,好小子!路上那么多天你居然都不告诉我!”

    “不是,将军,您这也没问我啊!”薛赞被李昌踹了一脚,连忙爬起来躲到王世成后面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!还嘴硬!”李昌站起来想追着薛赞打。

    王世成一把拦住,问道:“你还喝不喝酒了?”

    李昌一听到喝酒,条件反射的脱口而出:“喝啊!”

    “喝不就行了!”王世成看了一眼李昌,问道:“偷鸡摸狗弄来的,你喝不喝?”

    李昌看着薛赞和王世成,咽了下口水,终于开口说道:“喝!”

    “喝不就行了,那还装什么清高?”王世成故意气李昌,然后对薛赞说道:“薛赞,去把酒拿出来吧,别藏着了!”

    薛赞偷偷瞄了一眼李昌,连忙说道:“是!”

    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跑开了。

    石闵看着他们几个人如同活宝一样,真是让人欲哭无泪,也只能随他们去闹。

    石虎自从知道云中被破,整日愁眉苦脸,性情也暴躁的很,加之派去雁门关的人迟迟没有回来报信,心中更是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“陛下这几日怎么总是愁眉苦脸?”粱郡主在一旁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聪明,难道猜不出?”石虎问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圣心,岂是侄女能够猜到的?”粱郡主假装不知道情况。

    石虎躺了下来,说道:“云中郡被匈奴人洗劫了,损失惨重,到现在都没有消息送回来,朕岂能不为此心烦?”

    “陛下不是说了吗?前线还没消息,说不定事情没有那么糟糕呢!”粱郡主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因为没有消息,朕这心里才不安心。”石虎说着,又坐了起来,问道:“老二最近在忙什么?”

    “殿下最近在与几位大人商量一些事情,说是关于屯田的事情,侄女也不是很懂,就没有过问。”

    “屯田?”石虎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啊,就是屯田!闲时农耕,战时从军,一来可以缓解国家的粮草压力,另外一方面,军士们的体力也能在劳作中得到提升。”粱郡主笑着说道:“当然,这也只是侄女偶然间听到的只言片语,具体的还得让殿下向您禀报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