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八十一章 星辰日月
    ,!

    “明日叫老二过来,听听他这个屯田怎么回事。 ”石虎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此时殿下恐怕还未将屯田一事完全构思好,陛下耐心等待几天,等殿下与那些大臣们拟好细则,再向陛下您详细禀报也不迟啊!”

    石虎站起身,背着手,在屋里踱来踱去,说道:“这些日子,朕为了云中郡的事情,寝食难安。老九信誓旦旦说能摆平此事,结果呢!等搞清楚这件事!朕要好好的治治他!”

    粱郡主假装对石虎指责石遵的话毫不在意,宽慰道:“陛下切莫心急,侄女虽然不通军务,但是也知道胜败乃兵家常事,陛下不必如此忧心忡忡。”

    “你来宫中这么多次,为何对立储一事只字不提?就不担心朕立老九为太子?”

    粱郡主也站起身,对石虎说道:“殿下平日总对侄女说,人生在世,凡事自有天定,我等只能尽人事,听天命。在其位,谋其职,不求千古流芳,但求问心无愧。殿下心中所系,是祖宗的江山社稷能够千秋万世,只要有陛下这样的明君,殿下便愿意鞠躬尽瘁死而后已,不管将来继承大统的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那依你看,诸子之中,论才能,论气度,论德行,谁为第一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西华侯!”粱郡主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石虎对粱郡主的回答十分诧异,他显然不会想到,粱郡主居然会说是西华侯石瞻,于是问道:“为何你会认为西华侯最优秀?他可不是朕的亲生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上古时期,尧传位于舜,舜传位于禹,皆为举贤而禅让,成为千古美谈。陛下诸子之中,大哥手脚不便,宁王等人平庸,唯燕王殿下与庆王殿下勉强有些贤名,但是与西华侯相比,便高低立分。西华侯文武双全,性情沉稳,不贪慕荣华虚名,一心为赵国尽忠。若将西华侯比作日月,那燕王去庆王最多只是星辰,试问星辰如何与日月争辉?”

    粱郡主看到石虎脸色微变,立马又说道:“当然,无论日月星辰,都逃不出天,这天便是陛下您!”

    石虎听到这里,脸上渐渐浮现笑容,问道:“你倒是会说话,尽说好听的哄朕开心。不过你刚刚所言,要是被老二知道,就不怕他对你不满?”

    粱郡主听到石虎这样问她,“噗嗤”一下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石虎觉得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粱郡主故作镇定说道:“陛下多虑了,殿下才不会跟侄女因为这些话生气,因为刚刚那些话是殿下自己亲口说的,不是侄女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?老二自己说的?他就不想将来坐上那张龙椅?”石虎有些吃惊,更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想,怎么可能不想?”粱郡主果断回答。

    “那既然想,为何又会说自己不如别人?今天你可是一个劲儿在夸西华侯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有自知之明,自认不如西华侯,所以殿下曾说过,若是将来陛下传位于西华侯,他必定全力支持,赴汤蹈火在所不辞!”

    石虎满意的点点头,说道:“老二虽然怯懦了一点,但是确实德行不错,他能这样想,朕心甚慰,看来你相夫教子的功劳也不小。”

    “侄女哪有什么功劳?殿下明明就是承蒙陛下的教诲!”粱郡主故意给石虎脸上贴金。

    “行了,今日天气不错,陪朕去后花园走走。”石虎对粱郡主吩咐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粱郡主点点头。

    石虎转身朝大殿外走去,就在此时,6安跑进来禀报道:“启禀陛下,派去雁门关的信使回来了!”

    石虎一听,连忙问道:“雁门关情况如何?云中郡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“云中被破,守将卢海龙战死,牛羊马匹尽数被洗劫,匈奴人和羌族人北上突破雁门关撤回草原。庆王和闵公子分路带兵追击,闵公子偷袭匈奴人后,反方向迂回将羌族人尽数消灭,庆王则俘获了羌族领木都,现在已经在押回邺城的路上!”6安简略的说完,然后递上奏报,说道:“这是前线奏报!”

    石虎一手抓过那份奏报,仔细看了起来,越看脸色越差,口中喃喃自语道:“朕的云中郡!毁了!毁了……”

    石虎还没看完奏报,心头一甜,喷出一口鲜血,紧接着眼前一烟,两腿一软,便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陛下!”

    6安和粱郡主几乎异口同声的喊道,6安连忙扑了上去,跪在地上,将石虎扶了起来,焦急的喊道:“陛下!您怎么了!”

    “快传太医!”粱郡主第一时间跑到宏光阁外,对门口的太监们喊道。

    门口的几个太监只听到殿内粱郡主和6安的哭喊声,还不知道生了什么事,见粱郡主跑出来叫人,探着脑袋往宏光阁一看,见石虎已经躺在地上,不省人事,紧张的腿都软了。

    “都眼瞎了?快去个人把张太医喊来!剩下的人赶紧把陛下抬龙榻上去!”6安见外面那些太监有些不知所措,便破口骂道。

    几个小太监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,和6安一起,把石虎抬上了龙榻,而那份前线送来的奏报,则掉在地上,无人问津。

    粱郡主将那份奏报拾了起来,从头到尾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,渐渐的,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很快,石虎吐血晕倒的消息传遍宫内外,没过半天,石虎诸子均在洪光阁外侯着,其中也包括宁王石鉴。

    后宫的女人们自然也是不敢怠慢,纷纷来到了宏光阁外,叽叽喳喳的闹腾的很。

    “都给本宫闭嘴!”刘贵妃怒斥道。

    后宫的女人们都忌惮刘贵妃,吓得一个个都躲到一边,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一旁的石世瞥了一眼刘贵妃,说道:“贵妃娘娘,依本王看,您还是带着诸位娘娘回宫吧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陛下龙体有恙,本宫难道没资格在这里候旨?”刘贵妃冷冷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本王可没那个意思!”

    “那燕王殿下是什么意思?”刘贵妃不依不饶。

    “本王是觉得……”

    “张太医出来了!”人群中不知是谁忽然冒出了一句话,打断了石世的话。

    石世等人连忙围了上去,刘贵妃率先问道:“陛下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回贵妃娘娘的话,陛下前段时间大病初愈,近来情绪忧郁又受了些刺激,所以一时激动晕了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父皇醒了没有?”石世问道。

    张太医摇摇头,说道:“陛下身子虚,还没有醒,没什么大碍,只是心病还需心药医!”

    “心病?什么心病?”刘贵妃顿时起了疑心。

    石世自然是知道石虎为何事操心,而刘贵妃尽管之前派小香去问过6安,6安却只字未提云中被破城一事,因此刘贵妃依旧蒙在鼓里。石世看了一眼刘贵妃,又对张太医吩咐道:“张太医,您先下去吧,陛下的龙体还有赖您多操心。”

    石世说话十分客气,这反倒让张太医有些受宠若惊,连忙回答:“殿下客气了,微臣也只是尽自己的本职,算不上操心!”

    石世礼貌的微笑着点头示意,张太医赶紧行礼,然后便退下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到底为何事操心?怎么都急成这样了?”刘贵妃问石世,

    石世淡淡一笑,回答:“后宫不得干政,娘娘就不必多问了!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刘贵妃也算是听明白了,石世压根儿不可能对她透露一点情况,于是也只能气呼呼的带着后宫的人浩浩荡荡的走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