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八十二章 权术悲歌
    ,!

    “娘娘,别生气,小心身体啊!”小香看着刘贵妃气冲冲的样子,小声的在旁边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气死本宫了!”刘贵妃狠狠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娘娘,现在身体要紧!”小香说着,看了看刘贵妃的肚子。

    “你去把陆安给本宫找来!本宫今天必须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小香点点头。

    正要出门,门外的婢女跑进来禀报说:“娘娘,宏光阁的陆公公来了!”

    “陆安?本宫正要找他!让他进来!”刘贵妃怒气冲冲的说道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陆安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,头都没抬,直接跪倒在地,说道:“奴才拜见娘娘!”

    “本宫正要去寻你!快说!今日宏光阁发生什么事了!”刘贵妃站起身,边往陆安跟前走去,边大声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今日前线传来消息,说云中郡被匈奴人攻破,牛羊马匹金银女人都遭到匈奴人和羌族人的洗劫,陛下一时心急,便晕了过去!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?”刘贵妃问道。

    陆安一愣,回答:“就……就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庆王不是去抵御匈奴人了吗?怎么云中郡还会遭此噩运?”刘贵妃不好直接问石遵的情况,只好旁敲侧击。

    “奴才也不是很清楚!”

    “你身为陛下的贴身内侍,一问三不知!要你何用?”刘贵妃有些恼怒。

    陆安连忙磕头说道:“奴才只是个小小的内侍,有些事情确实不是奴才能知道的啊!”

    刘贵妃近来因为怀有身孕,情绪变得有些急躁,看到陆安那哆哆嗦嗦的样子,自知刚刚的话有些过了,假装淡定道:“行了,起来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安愣了一下,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本宫叫你起来!听不懂吗?”刘贵妃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!”陆安慌慌张张的站了起来,退到一边,等候吩咐。

    “以后陛下那里有什么消息,第一时间告知本宫,本宫不会亏待你的!”刘贵妃说着,给小香使了个眼神。

    小香点点头,转身从里间拿出来一个钱袋,交到了刘贵妃手上。

    刘贵妃将那钱袋扔在陆安面前,陆安有些惶恐的抬起头问道:“娘娘,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赏你的。”刘贵妃淡淡的说了一句,然后又坐了回去,说道:“只要你对本宫忠心,少不了你的好处,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陆安点点头,然后拾起了地上的钱袋,塞入袖子里。

    “行了,回去好生伺候陛下,本宫等你的消息。”刘贵妃端起一盏茶,品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陆安小心起身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刚走几步,陆安忽然停下,转过身还未开口,刘贵妃皱着眉头问道:“怎么?陆公公还有什么消息要告诉本宫?”

    陆安犹豫了一下,低头说道:“近来贵妃娘娘有空还是多去宏光阁走动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此话何意?”刘贵妃察觉到陆安这句话有弦外之音。

    “娘娘聪慧,自然会明白奴才的意思,奴才身份低微,请恕有些话不能明言。”陆安恭恭敬敬的作揖行礼,又说道:“奴才告退。”

    刘贵妃挥挥手,陆安微微点头,然后便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娘娘,陆安刚刚那几句话是什么意思?”小香有些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陆安也是一个聪明人,他这是在提醒本宫,不要忘了潜在的威胁。”

    “粱郡主?”小香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贱人既然已经上了龙床,肯定不会甘愿只做一个燕王妃,陆安既然提醒我要去宏光阁多走动,说明这贱人最近没有闲着。”刘贵妃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娘娘,现在您有孕在身,陛下若是知道,岂能再多看那粱郡主一眼?只会更加宠爱您。”

    “云中郡被洗劫,庆王殿下争夺储位肯定会因此受到影响,本宫要赶紧替殿下想想办法?”刘贵妃又有些忧心忡忡的说道。

    小香安慰道:“陆安说的消息还不知道是否准确呢,娘娘别着急,等殿下回来再说,起码殿下无恙,那已经是好消息了!”

    “只能等事情都搞清楚了再做决定了……”刘贵妃一脸疲倦的站起身,又说道:“扶本宫进去休息,这一天天的,疲乏的很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转眼便是天烟,宏光阁外除了石世,其他皇子均已经各自回府,陆安劝慰道:“殿下,要不您先回去吧,陛下若是醒了,奴才第一时间派人通知您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石世摇摇头,说道:“听说今天父皇都吐血了,这肯定是龙体有损,本王一定要等到父皇醒了,才能安心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的孝心真是感天动地,陛下也常常称赞。”陆安奉承道。

    “百善孝为先,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陛下醒了!陆公公,陛下醒了!”一个小太监跑出来禀报道。

    “走,快去看看!”石世连忙快步走进了宏光阁。

    龙榻之上,石虎虚弱的睁开了双眼,昏黄的烛光下,石虎的脸色惨白,显得十分虚弱。

    “陆安!”石虎微微抬手,低声喊道。

    陆安听到石虎喊他,连忙走近,跪在床边说道:“奴才在!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辰了?”石虎嘴唇有些干裂,有气无力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禀陛下,已经戌时了,燕王殿下从白天一直在殿外侯着,说是等您醒了才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老二呢?”石虎微微抬手。

    “儿臣在!”石世连忙凑上前,双手紧紧握着石虎的手。

    石虎睁开眼,看着石世,说道:“朕的云中郡!毁了!数万牛羊,数万马匹!都没了!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九弟俘虏了羌族首领吗?小闵追击匈奴人和羌族人也应该有些收获,父皇不必悲观,千万要保重龙体!”石世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哎!当初应该让瞻儿去,不该过于相信老九的话!”石虎悔恨的说道。

    石世看到石虎干裂的双唇,对陆安吩咐道:“去倒点水来,温的,拿个勺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陆安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父皇不必担忧,来日方长,牛羊马匹没了还可以再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是赵国的一部分家底啊!卢海龙这个该死的,丢了云中,实在可恶!”石虎愤怒骂道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石虎便剧烈的咳嗽起来,石世连忙安慰:“父皇,别激动,身体要紧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陆安把一碗温水递了过来,说道:“殿下,水来了。”

    石世连忙接过,用勺子舀了点水,对石虎说道:“父皇,先喝点水吧!”

    石世说着,石虎便微微张开嘴,石世给他喂了一口水,又说道:“儿臣只恨自己无能,不能上战场替父皇分忧。”

    “汉人说的对,龙生九子,各不相同。朕的诸多子孙之中,就数你最孝顺,虽然平时朕经常责骂你,说你无能,但朕知道你秉性善良。朕迟迟不立储,并非不疼爱你,而是你的懦弱和优柔寡断,实在让朕担忧!若是将来被奸臣利用,很有可能让赵国有灭顶之灾!”

    石世抹了抹眼角,说道:“儿臣知道自己没用,说实话,儿臣真心希望父皇将来能传位于五弟,儿臣甘心为他鞍前马后,为祖宗江山鞠躬尽瘁死而后已!”

    石虎摇摇头,说道:“他再优秀,毕竟是汉人,非我族类,不能让他继承大统!”

    “父皇,眼下议论立储为时尚早,您安心养好身体才是最要紧的!”

    “你先回去吧,让朕一个人静一静……”石虎闭上眼,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石世识趣的将碗递给了陆安,然后对石虎跪地行礼说道:“父皇安心休息,儿臣告退!”

    石虎没有回答,只是微微抬手,示意退下。

    石世小心站了起来,慢慢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经过最近一系列的事情,石世不再是以前的那个石世了。夜风吹过,他独自走在深宫的回廊下,想着方才他对石虎说的那番话,自己都觉得有几分可笑,甚至还有些佩服自己那真诚的演技。

    这大约就是帝王家的悲哀吧。

    石世叹了口气,驻足停下,抬头看了看夜空,今夜的月色似乎有那么一点不一样。

    是因为心变了?还是时间变了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