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八十五章 试探石瞻
    ,!

    驿馆内的慕容氏两兄弟,在被囚禁了一个月后,已经开始有些颓废,尤其是慕容恪,整日没精打采,似乎所有的锐气都消耗在这如同监狱一般的驿馆里了。

    “二哥,我看石鉴那老小子是指望不上了。”慕容恪靠门口坐着,目光有些呆滞的看着外面。

    慕容儁放下手里的书,说道:“这句话你已经念叨了一个月了,都不能消停点了?打起精神,行不行?”

    慕容恪回过头,说道:“咱们都被关在这里一个月了,要是他想救我们,怎么会到现在还没动静!”

    慕容儁被他这句话问的语塞,确实,若是石鉴真的想搭救,做个顺水人情,早就该动手了。可是自从上次派人传来纸条,已经半个多月过去了,一点动静都没有。

    每每想到这里,慕容儁心里也在纳闷,但是他知道,所有人的精神依靠都是他一个人,无论在何种情况下,他都不能乱,否则,或许还没等到石鉴来搭救,他们都要被逼疯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再耐心等等吧,若是他不想管这事儿,又何必费那心思派人给我们传信。”慕容儁想来想去,也只能找到这个理由来说服慕容恪了。

    慕容恪忽然起身,跑到慕容儁面前坐下,神情严肃的低声说道:“要我说,实在不行,咱们就杀出去,只要二哥你能回到鲜卑,咱们就有机会!”

    “外面被赵国的人围的铁桶一般,怎么杀出去?就咱们这点人?就算能冲出这个驿馆,怕是也没几个人能活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二哥!怎么关键时刻你就婆婆妈妈了?这些下人的命本来就是我们的!他们为主人粉身碎骨也算是分内之事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儁话还没说完,窗外又飞进了一个东西,打在柱子上。

    慕容恪条件反射的一跃而起,冲到窗户边一看,却依旧什么都没看到。

    “真是见鬼了!什么人干的!”慕容恪低声骂道。

    慕容儁听到慕容恪嘟哝的声音,便明白了怎么回事,于是捡起了地上的那颗包着纸条的石子,取下纸条一看,只见上面写着:“十天后,有人接应。”

    “写的什么?”慕容恪走过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自己看。”慕容儁把纸条递给了慕容恪。

    “还要等十天!”慕容恪怒气冲冲的把纸条一揪,狠狠砸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捡起来,烧掉!”慕容儁瞪了他一眼,然后命令道。

    慕容恪一愣,看了看慕容儁那锐利如刀的目光,顿时怂了,乖乖的将纸条捡了起来,扔到了碳炉里。

    “再耐心等十天!”慕容儁握紧了拳头,脸色有些凝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要是十天后还没有动静怎么办?”慕容恪问道。

    慕容儁沉默了一会儿,缓缓走到柱子旁,忽然猛的抽出挂在上面的佩剑,回头便一剑斩下,桌案上的蜡烛刷的断成两截。

    慕容恪被慕容儁这一举动吓了一跳,因为印象中的慕容儁,很少动刀剑。

    “十天后还没动静,那就如你所说,杀出去!”慕容儁居然面露杀机,异常冷静。

    “好!”慕容恪看到他这样,立马也提起了劲儿。

    石瞻收到了石虎的宣召,便火速入宫,谁知到了宏光阁外,便被告知石虎已经睡下,要在殿外侯着。

    从晌午一直等到将近申时,陆安终于出来通传:“侯爷,陛下醒了,让您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!”石瞻微微点头示意。

    “侯爷客气,请!”陆安也很识趣。

    石虎在两个小太监的搀扶下,坐在了床边上,石瞻在陆安的引领下,到了石虎的寝室外。

    “儿臣拜见父皇!”

    “过来吧。”石虎招招手,有气无力的吩咐道。

    石瞻起身,走近一看,被石虎的样子吓了一跳,短短数日,石虎头发白了不少,容颜也苍老了许多,一改往日的风华。

    “王世成送来的消息你听说了吧?”石虎并没有注意到石瞻的表情,微微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已经听说了……”石瞻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“匈奴人亡我之心不死,这次咱们又吃了苦头,朕这心里实在咽不下这口气!”石虎说着,呼吸有些急促起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,小心身体!”陆安小心提醒道。

    石虎抬起手,说道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然后看着石瞻,问道:“你说说看,这匈奴人应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石瞻想了想,说道:“匈奴之患,古而有之,此等不开化之夷狄,唯有斩尽杀绝,别无他法。”

    石虎一怔,他没想到石瞻会说出这么狠绝的话,问道:“你可有良策?”

    “远征匈奴,必须有充足的准备,当年武帝刘彻倾全国之力,才保住了北疆的百年安宁,但是付出的代价也相当惨重。如今的匈奴虽然没有当年的匈奴强盛,但是咱们赵国也没有汉朝那样的国力,所以,当务之急是休养生息,发展生产,壮大人口。前几日燕王殿下找过儿臣,商议了关于驻兵屯田一事,儿臣认为可行。”

    “屯田这件事朕有所闻,等老二拿出具体的方案,到时候再商议看看是否可取!”

    “陛下圣明。”石瞻微微行礼,看到石虎虚弱的样子,又说道:“父皇您身子不适,要不还是躺下休息吧?”

    “朕还没到这个地步。”石虎摇摇手,说道:“扶朕起来走走。”

    石瞻连忙走上前,扶着石虎缓缓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朕出去走走,你们不必跟随,都退下!”石虎对陆安等人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陆安行礼告退,顺便将一件厚实的斗篷递给了石瞻。。

    石瞻接过斗篷,给石虎披在身上,说道:“外面风大,您还是披着吧。”

    石虎裹着斗篷,与石瞻一起出了宏光阁,陆安等人也只能远远的站着,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“你跟在朕身边多少年了?”石虎步履蹒跚,问身边的石瞻。

    “自打记事起,儿臣就跟在您身边,至今应该有四十年了。”石瞻低着头,一边扶着石虎,一边低声回答。

    “是四十年零十个月!”石虎停下脚步,看了看石瞻,忽然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慈爱的目光,嗫嚅道:“朕当年不过二十,把你从战场上捡回来的时候,你才勉强会走路……这一眨眼,就四十年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父皇的养育之恩,儿臣无以为报!”石瞻心中有些感触,鼻头一酸。

    “这些年,朕干了不少荒唐事,这话,朕也就只能跟你说说了,你的那些弟兄们,虽然都是朕的亲生儿子,却没有几个拿得出手的,怪朕教子无方,否则当年老四也不至于要谋反……”

    “父皇,这件事早就过去了,您何必自责?”石瞻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太祖皇帝打下的江山,万不能毁在朕的手里,所以有件事,朕想听听你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“您说。”

    “朕再三考虑,诸子之中,无人能与你比肩,小闵这孩子又有勇有谋,文武双全,所以,朕打算立你为太子,传为于你,将来你再传位给小闵。”石虎说道。

    石瞻一听,立马跪下,磕头说道:“父皇,此事万万不可!”

    “有何不可?你战功卓著知人善任,老二老九跟你怎么比?”石虎坚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自古帝王之位的传承,讲的就是一脉相传的血统,若儿臣被立储,名不正,言不顺,于国家于社稷,百害而无一利,请父皇无论如何收回成命,改立他人!”石瞻额头贴地,显得异常诚恳。

    “朕意已决,你不必推辞,等过段时间,朕就昭告天下!立你为储!”

    “父皇三思啊!您这样让诸王们和旧贵族们如何心服口服?一旦立儿臣为储,势必让赵国陷入纷争,请陛下收回成命!”石瞻情绪激动,死活不同意。

    “连老二都说传位给你比较合适,他愿意支持你,你倒不愿意了!朕还没听说过有皇帝不愿意当的!”石虎有些气愤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管陛下立谁为储,儿臣都一定效忠赵国,但是万万不可立儿臣,这是儿臣唯一的要求!”

    石虎不耐烦的甩手说道:“行了行了,你起来吧,你真是让朕无话可说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石瞻缓缓的从地上起身,站到了石虎的身边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