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八十七章 兵行险着
    ,!

    “朝霞不出门,晚霞行千里,看来今日天气不会太好!”石遵看着天边的朝霞,自言自语道。

    “殿下,邺城来信了!”谭渊走过来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谁的来信?”石遵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属下不太清楚!可能是尤坚的。”

    “信呢?”石遵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送信的人说尤大人交代,必须亲手交给殿下您!所以属下特来禀报!”

    “人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就在那边!”谭渊用手指了一下,不远处坐着一个人,正在捧着碗喝着东西,旁边拴着两匹马。

    石遵快步走了过去,谭渊紧跟在他身后。那送信的听到脚步声,抬头一看,来人正是庆王石遵,连忙放下手里的碗,起身行礼,然后从怀里掏出了那个锦囊,跪下双手呈上,说道:“殿下!这是尤大人命小人送来的,说是十万火急,让殿下尽早看。”

    石遵接过锦囊,问道:“尤大人有没有说其他的?”

    那人摇摇头,说道:“没有,大人只交代了这句话,没有其他的消息让小人传达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本王知道了,你先下去吧!”石遵朝那人挥挥手,然后看了看手中的锦囊,微微皱眉,转身往自己的大帐走。

    “尤坚这么十万火急的让人送信是发生什么事了?”谭渊跟着石遵进了大帐,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信不是尤坚送来的!”石遵一边抽出匕首,切开锦囊上的缝线,一边对谭渊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尤坚?那是谁?”

    “这锦囊的料子,一看就知道是宫里的东西。”石遵终于打开了锦囊,抽了里面的信。

    石遵打开一看,上面的娟秀文字,不是刘贵妃又会是谁写的?

    石遵越看脸色越难看,一旁的谭渊看出了端倪,小声问道:“殿下,信上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该死的!”石遵甩手把信扔给了谭渊。

    谭渊拾起信,大致看了一遍,然后说道:“陛下怎么可以这样!这次打匈奴人和羌族人,咱们可没少出力啊!”

    “云中的事,现在父皇全怪在本王头上!若不是卢海龙无能!被匈奴人诱骗开了城门,云中岂会遭受灭顶之灾!到头来本王成了替罪羊!”

    “殿下,依属下看,干脆把所有的事都推到卢海龙身上,反正他已经是死人一个,何况确实是他开了城门,才导致云中被破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的信你也看了,父皇现在的心情,你认为单凭我们三言两语,就能让父皇平息心中的摇摇头,怒火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属下没有把握……”谭渊面露难色,想了好一会儿,忽然灵感突现,对石遵说道:“属下有个主意,或许可以一试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主意?”石遵问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既然俘虏了羌族的首领,何不用这个来做文章?说不定陛下还会龙颜大悦。”

    石遵摇摇头,说道:“本王觉得未必靠谱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,现如今只能试一试了,当然,可能还需要殿下来个苦肉计,而且需要真实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苦肉计?怎么个苦肉计?”石遵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“属下认为,这件事需要分两步,第一,殿下负荆请罪,第二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下等下!负荆请罪?怎么负荆请罪?”石遵打断了谭渊的话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上身赤膊,背负荆条,向陛下请罪……”谭渊有些紧张的看着石遵回答。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石遵面色凝重的问道。

    谭渊有些胆怯,试探性的说道:“殿下,属下的计策恐怕不是太好听,请您不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!”

    “第二条,殿下主动向陛下提出交出兵权,以示殿下之大公无私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!交出兵权,本王连最后的资本都没了!还谈什么大业!”石遵一口回绝。

    “殿下莫急,属下自然不能让殿下真的交出兵权,这只是殿下您在陛下面前演的一出戏,到时候还需要诸多支持您的人替您说话,若是顺利,殿下不但没有罪责,或许还会得到陛下的嘉奖。”

    石遵听完谭渊的话,沉默了良久,终于说道:“你的意思,本王听明白了,这是兵行险着。”

    谭渊默默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要知道,燕王府巴不得父皇拿走本王的兵权,若是本王真的开了这个口,他们肯定会顺水推舟,想尽办法煽风点火,怂恿父皇,你可想到,你这是让本王走在悬崖边上,稍不留神就粉身碎骨万劫不复!”

    “属下愚钝,请殿下赎罪!”谭渊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石遵站起身,来回踱步,说道:“但是若想把这件事平息,怕不是单凭三言两语动动嘴皮子就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殿下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取笔墨来!”石遵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谭渊点点头。

    待笔墨纸砚备好,谭渊在一旁研墨,石遵则奋笔疾书。

    “殿下这是给尤坚写信?”谭渊在一旁问道。

    “此事必须做好周密的准备,否则肯定会赔了夫人又折兵!按照现在的速度,咱们还有三天就可以到邺城,必须腾出足够的时间让尤坚去准备!咱们必须放慢速度。”石遵边写边说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天空忽然一阵响雷,“轰隆”一声,外面的马都受了惊吓,发出几声嘶鸣。

    雷声过后,接着就是豆大的雨点,噼里啪啦砸在帐篷上。

    “下雨了?”石遵忽然停下手中的笔,抬头看着谭渊问道。

    谭渊竖起耳朵,听了听外面的动静,说道:“好像是下雨了!”

    石遵连忙放下笔,跑去拉开帘子一看,外面果然下起了大雨,雨滴几乎都连成了一条线。

    “天助我也!”石遵暗暗说道。

    “殿下,这场雨来的真是时候!这样一来,咱们到时候可以说天亮大雨,行路艰难,所以归期晚了。”谭渊兴冲冲的对石遵说道。

    石遵已经回到桌案前,继续写着他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两封信,外面有字的交给尤坚,没字的让尤坚尽快想办法转交给贵妃娘娘。”石遵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!这就安排人去送信!”谭渊说完,便转身走出了帐篷。

    “但愿这场雨能下的久一点!”石遵的心中默默念叨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石遵的心中依旧在想着回到邺城后如何应对石虎的事情,他原本以为此次匈奴人入关,只是像过往那样小打小闹,没想到这次是匈奴单于亲自带人入关,短短几天的时间,不但他的人马损失惨重,就连云中郡也遭到了洗劫,当时冒着生命危险回到李城,想以此扩大自己在朝中的影响力,结果是竹篮打水一场空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石遵真是对匈奴单于恨的牙痒痒,因为他着实让石遵跌了一个大跟头。

    雨还在下着,那些羌族的俘虏们被关在笼子里,被淋的和落汤鸡一般,看着有些凄惨。所有人都一脸颓废,而木都也狼狈不堪,他甚至没有抬头看自己的部众。

    “殿下,送信的人走了。”谭渊掀开帘子,走进了帐篷。

    “原地扎营,等大雨停了再走!”石遵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属下已经吩咐下去了,殿下请放心!”

    “此次回京,一路上本王的心中总有一些不安,隐约觉得将有事情要发生,不知为何!”石遵转过身,看着谭渊说道。

    谭渊一边将碳炉上温着的酒提到石遵面前,一边说道:“这段时间的奔波,想必是殿下累了,不必过于担忧。”

    “近日来,本王总是梦到当年老四的事情,难道这是有什么寓意?”

    谭渊原本正在给石遵倒酒,听到这句话,忽然停下,抬头看了看石遵,连忙宽慰道:“殿下一向不信鬼神不信天命,就不要为这些子虚乌有的臆想而烦恼了。当年四殿下犯上作乱,被陛下诛杀,是他咎由自取,您和他不一样!”

    “本王苦心经营西北十年,养精蓄锐,招兵买马,绝对不能像老四当年那样功败垂成!如果这次父皇真要收回本王的兵权,那只能放手一搏了!”石遵紧握着双拳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不可!殿下!千万不能有这样的想法!现在咱们若是起事,根本不会有胜算!无论如何要先除掉石瞻父子,才能起兵!”谭渊连忙阻止石遵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