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八十八章 屯田之争
    ,!

    说到石瞻父子,石遵不由得有些担忧。尽管他嘴上不服石瞻,可是石瞻手下士卒强悍的战斗力,却着实让他有几分畏惧。

    若他与石瞻的兵力相当,石遵知道,自己毫无胜算,谭渊的话说的没错,有石瞻父子在,他就算起事,也绝无胜算。

    “殿下,您就不要有那么多担忧了!天无绝人之路,这次必定可以化险为夷!”

    石遵无奈的叹了口气,一口将杯中的酒饮尽。

    自从得知王世成等人的消息,石虎心情好了大半,俗话说心病还需心药医,原本病殃殃的石虎,短短几天时间,精神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父皇,不知您觉得儿臣的这份关于屯田的方案是否可行?”

    石虎拿着一份奏报随手翻阅,便没耐心说道:“你们看看,朕看的眼花!”

    说完,便把奏报扔给了刘远志。刘远志接过奏报,详细看了一遍,然后又递给了石瞻,众人大致传阅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都看完了没有?看完了就说说你们的想法!”石虎闭着眼,懒洋洋的说道。

    刘远志看了看众人,似乎没人愿意先说话,便往前走了一步,说道:“启奏陛下,臣以为燕王殿下拟的这份关于屯田的计划可行,这是利于社稷的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说看,如何利于社稷?”石虎微微睁开眼,瞥了一眼刘远志。

    “戍边屯田,可以减少国家的负担,在一定程度上做到自给自足。另外一方面,利用百姓屯田,可以收拢流民,让这些人有家可归,有粮可吃。古语云,衣食足而知荣辱,仓廪实而知礼节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说简单点,朕最讨厌你们咬文嚼字!”石虎不耐烦的打断了刘远志的话。

    刘远志咽了咽口水,停顿了一下,接着说道:“百姓有饭吃,人心便安定,有利于国家的长治久安,自古以来,一旦百姓没有饭吃,便容易暴乱,甚至拉杆造反。”

    “造反?这帮刁民若是敢造反,通通杀光便是!”石虎瞪着眼睛说道。

    刘远志被石虎的话反驳的顿时语塞,一时间不知再说什么,只能悻悻的说道:“臣说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父皇,儿臣有话说!”石瞻忽然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听到石瞻的声音,石虎微微坐正了,抬抬手,说道:“你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“儿臣以为,父皇图谋天下,便需要发展生产,蓄金屯粮。屯田可分为军屯和民屯,陛下可按一定比例收取每年的收成,增加税赋的收入,一旦与鲜卑匈奴长期作战,不必担心粮草不济。二来,如刘大人所言,民屯可收拢流民,让其有衣有食,则民心可安,从流民中挑选体格健壮无残疾者,可作为预备兵源,一旦有战事,随时可以征兵入伍。民心安定,则利于人口增长,这也是兵源得以补充的一种方式。当年秦国得巴地蜀地,表面上看是得到了粮仓,实际上正是因为缓解了关中的粮草问题,才更大程度上促进了关中人口的剧增!因而秦始皇统一六国才能抽出那么多兵力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臣以为,咱们羯族人以游牧为主,无需这些汉人的玩意儿,谁吃粮食?咱们都是吃肉的!汉人都是吃草的羊,肉不够吃,吃汉人女子好了,要什么粮草?”尤坚不以为然的嘲讽道。

    “尤大人,你刚刚说什么?”石瞻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也就是说汉人女子可做军粮……”

    尤坚还没说完,便看到石瞻如刀一般的目光注视着他,连忙改口道:“陛下,臣以为屯田一事纯属汉人的花样,与其如此,何不把中原变成草场?我们羯族人原本就是放牧为生,这有了足够的草场,便可蓄养更多的战马,更多的牛羊岂不是更好?”

    “嗯,你说的也有道理!”石虎捋捋胡子,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启禀陛下,臣支持燕王殿下的想法,中原不同塞外,有山川河流,并不适合作草场进行大规模的放牧。中原土地肥沃,适宜农作,农业乃国之根本,不可不察!尤大人所言,实在是目光短浅,陛下千万不要被其蒙蔽。”张豹说着,瞥了一眼尤坚。

    “张大人,东西可以乱吃,话不能乱说,我一心忠于社稷,忠于陛下,你我只是见解不同,怎可说我蒙蔽陛下!”

    “尤大人!好歹你当年也曾领过兵打过仗,若非你我同朝议事,我还以为你是天上的神仙,不食人间烟火,否则说出来的话怎么都是不切实际如同天马行空一般?”张豹冷艳嘲讽道。

    “张大人,不必咬文嚼字冷嘲热讽,本官字字对得起自己的良心,也对陛下忠心耿耿,咱们羯族人为何要搞汉人的那一套?汉人的那些所谓圣人之言真要那么管用,怎会丢了自己的江山?”

    “若是蠢材不听圣人之言,自然守不住江山,尤大人,腹中若无三两墨水,切勿班门弄斧混淆视听啊!”张豹讥讽道。

    “张豹!我一再忍让,你不要以为当了三天尚书就可以目中无人!”尤坚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“行了!给朕闭嘴!”石虎不耐烦的骂道。

    两人怒目而视,都乖乖的闭了嘴。

    “丞相,你说说看,这屯田一事,靠不靠谱?”石虎看着默不作声的高尚之问道。

    高尚之磨磨蹭蹭的站了出来,说道:“老臣觉得,这尤大人说的有些道理……”

    尤坚听到高尚之的话,冷笑着瞥了一眼张豹,而张豹则狠狠瞪了尤坚一眼。

    “不过老臣认为,若是为长远做打算,燕王殿下的想法也是可行的……”高尚之又模棱两可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能说话爽快一点!太阳真是要从西边出来!”石虎有些不悦的看着高尚之,又说道:“你倒是说说看,为何从长远看,屯田有利!”

    高尚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,说道:“塞外贫乏,所以才只能放牧,而中原土地肥沃,若用来作草场,未必有些暴殄天物了吧……另外,咱们赵国的盐铁是国家的命脉,但是若无农耕支撑,又如何发展?长此以往,国家财力衰微,不但百姓疾苦,就连陛下的锦衣玉食怕是也会受到影响。”

    高尚之寥寥几句,却说的极有道理,张豹心中甚至对高尚之有些刮目相看,石世听完高尚之的话也连连点头,说道:“父皇,丞相大人的话正是儿臣想说的,现在的羯族人早已不是当初当年活在匈奴人手下的时代了,若想稳坐中原,图谋天下,当发展生产,如此才能富国强兵。”

    “父皇,燕王殿下所言极是,长平之战,赵国惨败,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便是粮草不济,如今正值乱世,鲜卑匈奴以及南边的晋国都对咱们虎视眈眈,随时有可能烽火再起,屯田一事当尽早。儿臣手下四万兵马,若无战事,岂不是日日等着坐吃山空?咱们赵国兵马数十万,日日吃干饭,纵然金山银山也顶不住!一旦钱粮不足,军士们食不果腹,真要上阵杀敌的时候,如何还有胜算?”石瞻也在一旁附和道。

    石虎起身在宏光阁来回踱步,想了半天,忽然停下,对众人说道:“既然你们都同意,那就先按照这样去实施。”

    “父皇英明!”石世兴奋的连忙奉承道。

    “老二,这件事既然是你牵的头,由你负责!不过屯田一事也在户部的管理范畴,你和远志一起去办吧!朕只要看结果!”石虎有些严厉的吩咐二人。

    “臣遵旨!”刘远志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先退下,老二,老五,你俩留下,朕有事找你们商议。”石虎对众人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臣等告退……”高尚之等人识趣的行礼,然后退了出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