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八十九章 另有深意
    ,!

    石瞻自然是知道石虎想要说什么,倒是石世,不知道石虎要留他商量什么事情。?

    石虎重新坐了回去,看着站在不远处的石瞻和石世,问道:“老二,你的长女今年多大了?”

    “回禀父皇,欣儿今年刚满十八。”石世有些觉得有些莫名其妙,不知道石虎到底是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小闵如何?”石虎又问道。

    石世愣了一下,他隐约有些猜到石虎的心思,爽快的回答道:“小闵能文能武,一表人才,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少年英才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这么说,朕今日做主把你的欣儿赐婚给小闵,你有没有意见!”

    “父皇旨意,儿臣自然没有任何意见,就是不知道五弟是什么想法。”石世说着,看了看石瞻。

    石瞻看了看石虎,又看了看石世,对石世缓缓行礼说道:“皇兄美意,弟不胜感激,只是小闵已有婚约在身,怕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狗屁婚约,朕不同意!你休想自作主张!”石虎忽然暴怒道。

    石世被石虎这突如其来的怒火吓了一跳,疑惑的问石瞻:“小闵何时与人立的婚约?为何我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就在他出征前。”石瞻淡淡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父皇,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什么这!朕不同意这桩婚事,朕就不信那女子能进的了西华侯府的门!”石虎狠狠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父皇美意,儿臣不胜感激,只是此事还需听听小闵的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一个毛头小子懂什么?这件事朕做主!”石虎看着石瞻一脸不情愿的样子,质问道:“怎么?朕堂堂的一国之君,这点小事难不成还要你俩点头不成?反了你们了!”

    “父皇儿臣没有这个意思!”石瞻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这个意思?朕看你是胆大包天!朕对你们父子百般恩宠,你却要跟朕唱反调!一个小小的民女也想做朕的孙媳妇,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!”石虎拍着桌案责问道:“你是觉得老二家的配不上小闵还是怎么的?还是你对朕有二心!”

    “儿臣不敢!”石瞻被扣了这样的罪名,连忙跪地说道:“儿臣对赵国忠心耿耿,何来二心!请父皇明鉴!”

    “既然忠心,为何要忤逆朕的意思!”石虎不依不饶。

    “儿臣不敢违逆父皇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只是!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!等小闵回来,朕当众宣布此事!”

    一旁的石世自然不会有任何异议,与石瞻结亲,他求之不得,这样便可以顺势拉拢,得到数万兵马的支持,否则就算他将来登上皇位,若是无手握兵权之人的鼎力支持,他的皇位也必定坐不安稳。按照目前看来,石闵将来必定是独挡一面的人才,石瞻的兵权最终也肯定会落到他手上,若石闵做了自己的女婿,到时候石闵手下的数万人马不就等于是自己的心腹?

    “朕告诉你,这次若是再和当年一样抗旨,朕一定不会放过那对父女!”石虎警告石瞻。喘着气喘着

    面对如此强硬的石虎,石瞻一时间不知如何作答,只能跪在地上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“父皇,不要动怒,保重身体啊!”石世在旁边假装安慰道。

    石虎喘着气瞥了一眼石世,又对石瞻说道:“你回去好好反省,朕不想再听到你有任何反对的话,否则别怪朕不客气!”

    说完,便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“父皇!”石世看了看石虎的背影,又看看跪在地上的石瞻,无奈的又追着石虎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尤坚窝着一肚子的火回到府里,抬手抓起一个水壶就要往地上砸,忽然看到桌上一封信,问身边的下人:“谁的信?”

    “庆王殿下派人送来的,早上您走后不久送到的。”

    尤坚一听,连忙拆开信看,忽然对下人吩咐道:“背马车,我得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马车刚刚卸下……”下人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赶紧叫人重新套,快点!”尤坚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下人连忙跑出去。

    尤坚仔细看完了石遵信上的内容,将信塞到怀里,便也走出了前厅。

    石虎不耐烦回头看了看石世,问道:“你跟着朕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父皇,您刚刚说的事……五弟不同意,这可咋办?”石世有些担忧的问道。

    石虎忽然站住脚步,说道:“这是朕的旨意,你有什么好担心的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当年五弟不也干过同样的事情……”石世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次由不得他!”石虎狠狠的说道,然后又抬头问石世:“你不会也有什么想法吧?”

    石世连忙摇头:“没有没有!儿臣对父皇的话自然是言听计从!”

    石虎瞥了他一眼,说道:“行了,去干你的事情去,朕心烦的很,别再跟着!”

    石世一愣,连忙识趣的行礼说道:“儿臣遵旨……”

    石世刚刚出了宫门,就被张豹叫住了:“殿下!”

    “嗯?你怎么还在这里?”石世问道。

    “下官在这儿等着殿下呢!”

    “等本王干嘛?”

    “刚刚陛下留您和西华侯单独商议事情,不知商议何事?”张豹看了看四周,小声的问道。

    石世看了一眼张豹,再看看周围,说道:“回府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张豹和石世的马车一前一后到了燕王府,石世刚进门,便对下人吩咐道:“去叫娘娘到前厅,就说本王有事找她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殿下,叫娘娘过来做什么?”张豹现在看到粱郡主,心中就有些毛。

    石世停下脚步,反问道:“怎么?本王与娘娘商议事情有何不妥吗?”

    “那倒没有,下官只是随口一说。”张豹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石世瞥了一眼张豹,也没多说什么,便直奔前厅去了。

    “下官方才看到西华侯脸色有些凝重的走出了宫门,所以感觉到似乎是又有什么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要把欣儿赐婚给石闵。”石世说道。

    “欣郡主?”张豹有些吃惊,问道:“那西华侯作何反应?”

    “什么?陛下要赐婚?”粱郡主一边迈进前厅,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爱妃来的正好,本王正要与你商议此事。”石世起身说道。

    “下官见过郡主。”张豹连忙行礼。

    粱郡主看了一眼张豹,微微一笑,又问石世:“陛下什么时候说的这件事?”

    “方才在宫里,父皇留本王与西华侯,说的就是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猜西华侯肯定没答应吧?”粱郡主一边坐下,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爱妃你是如何知道?”石世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粱郡主笑了笑,说道:“他要是能痛快的答应,他也就不是西华侯了,据说当年他为了娶一个汉人女子,不是还被陛下狠狠打了一顿吗?这人哪,江山易改本性难移,自然也不会同意他儿子娶一个异族女子。”

    “父皇先问本王意下如何,本王自然是顺着父皇的意思往下说,谁知道到他那,他直接说小闵已经有婚约在身,不能娶欣儿,这真是让本王难堪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,下官认为,这门亲事必须得结。”张豹郑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本王也知道应该结这门亲事,关键你们没看到他那一脸不情愿的样子,本王若主动去找他说此事,倒显得本王是在巴结他了,欣儿好歹也是本王的掌上明珠,这个脸,本王丢不起!”

    “此事还是得想个万全之策,不可纯粹依赖陛下的圣旨,否则只会让西华侯反感。若是能顺利结成这门亲事,那么殿下离相比庆王,又多了一分胜算。”张豹捏着胡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殿下难道就没想过,皇室中年轻貌美的女子众多,陛下为何偏偏挑中欣儿与西华侯府结亲?”粱郡主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粱郡主的这句话,让石世和张豹都有些惊讶,因为他俩压根儿没想到这个方面。

    石世摇摇头,看着粱郡主,问道:“本王不明白,爱妃的意思是父皇这样安排是有另有深意?”

    粱郡主点点头,说道:“可能是吧,只是猜测而已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