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九十章 掌上明珠
    ,!

    “娘娘的意思是说,陛下安排这门婚事,是有意帮殿下拉拢西华侯?”张豹似乎是想明白了什么事情。 ?

    粱郡主点点头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本王好像没太明白。”石世看了看张豹和粱郡主。

    “殿下,如果如郡主所说是真的,那么在陛下心里,已经把您立为太子了!也就是说,立储一事,可能就快有结果了,而且这结果可能就是殿下您被立为太子!”

    “此话当真?”石世一听,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“臣只是按照郡主的猜测去推论,并没有把握……”张豹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不管是不是我猜的这样,欣儿嫁过去,对殿下您总归是没有坏处的。”粱郡主说道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外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:“郡主,您在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这么大声?你吓到我了!”这是一个妙龄女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欣儿在外面?”石世立马站起身。

    粱郡主一愣,说道:“我刚刚进来的时候没看到她啊。”

    “欣儿!进来!”石世冲外面喊道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走了进来,一身粉色花裳,长及腰,肌肤如玉,身姿曼妙,相貌出众。

    来人正是石世的长女:欣郡主。

    “父王!”欣郡主低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你在外面做什么?大人说话,你没规没矩的趴窗台上偷听,成何体统?”石世责问道。

    “谁偷听了?女儿恰好路过,听到你们说话,就停下来了。”欣郡主解释道,然后瞥了一眼粱郡主,问石世:“父王,刚刚你们说,皇爷爷要把我许配给西华侯的儿子,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石世看了看张豹和粱郡主,他们没想到刚刚的对话,已经被这个小丫头给听到了。

    “不错,这件事你不用管,回房去吧。”石世淡淡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不要!我不要嫁!西华侯的儿子是什么东西!我见都没见过,嫁什么嫁嘛!”

    “放肆!婚姻大事,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哪有你说话的份!回去!”

    “父王!假若西华侯的儿子是个瘸子,难道女儿也要嫁吗?这岂不是把女儿往火坑里推吗!女儿还小,不想那么早就嫁人!”

    “欣郡主,西华侯的儿子可不是瘸子,论武艺,恐怕当世无双,论相貌,那也是一表人才。虽然出身将门,但也是彬彬有礼,胸有韬略。不然陛下也不会把您许配给闵公子,因为这全京城除了欣郡主您,怕是也找不到谁家的千金能配得上西华侯府的闵公子了。”张豹看欣郡主一万个不同意,连忙站出来解围。

    欣郡主自幼长在深宫大院,并未见过什么世面,哪听得出张豹的话究竟有几分真假,见张豹把那位西华侯府的闵公子说的这么优秀,心中倒不免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“这个闵公子有这么好?”欣郡主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位闵公子,武可开疆拓土,文可安邦定国,能配得上欣郡主的,自然是人中翘楚!”张豹微笑着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也要见见再说,谁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本郡主?”欣郡主嘟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欣儿,休要胡闹,这是你皇爷爷的意思,岂容你胡搅蛮缠?”石世说道。

    “父王!您怎么这样啊!女儿的终身大事岂能如此草率!”欣郡主几乎眼泪都要就出来,忽然看到坐在一旁的粱郡主,便一股脑儿的冲她起了脾气,说道:“肯定是你,你这个坏女人!怂恿我父王把我嫁出去!你好在燕王府为所欲为!”

    “欣儿!你放肆!怎么和你母妃说话!”石世站起身责骂道。

    “她才不是我母妃!我母妃早就死了!”欣郡主顿时眼泪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忽然,张豹和粱郡主还没反应过来,就听到“啪”的一声,石世给了欣郡主一个响亮的耳光。

    欣郡主也被打懵了,半天才反应过来,哭的梨花带雨:“父皇,您居然打我!”

    石世自己也愣住了,从小到大,石世未曾动过她半分,今日却不知为何,居然一时冲动打了自己的掌上明珠。

    欣郡主转身就跑出了前厅,边跑还抹着眼泪,嘴里哭喊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殿下,一个小孩子,您何必跟她动怒?”粱郡主说着,站了起来要往外走。

    石世立马抬手组织,说道:“你不必去,让她冷静冷静就好。你没听到她刚刚对你说的那些无礼的话吗?都怪本王平时把她给宠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不必担忧,欣郡主其实已经有一丝心动了,只不过碍于女子的矜持,不便明说。”张豹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石世有些不信。

    张豹捋着胡子笑到:“郡主若是对那闵公子不感兴趣,何必问我所说的是真是假?大可一笑置之,殿下,最要紧的不是欣郡主同不同意,而是如何让西华侯父子心甘情愿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!不过父皇已经说了,这件事由不得他们父子。”

    “小闵那孩子,想来也快回邺城了吧?”粱郡主问道。

    “前日奏报已经送到,用不了十天,应该就能到邺城了。”石世回答。

    “殿下,此次庆王出兵失利,这是夺取庆王兵权的一个好时机。”张豹在一旁提议。

    石世想了想,说道:“你说的不错,云中被洗劫一空,他的数万人马折损近半,父皇为此甚是恼火,如你所言,这确实是一个好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下官以为,这次不仅仅是为了削弱庆王,更要强大殿下手中的权利。”

    “如何强大本王的权利?”

    “西华侯的儿子此次出战,表现不凡,刚好陛下又有赐婚的打算,依下官只见,不如殿下趁机鼓动文武大臣们上书陛下,派石闵节制雁门关的兵权,从而削弱庆王在李城一带的实力。一旦与西华侯府联姻,西华侯父子想必不会胳膊肘往外拐,那么赵国最精锐的军队,就等于握在殿下手里了。”

    石世听着,微微点头,说道:“你分析的有道理,不过想必老九肯定也会想尽办法取悦父皇,不知道咱们的计划能不能顺利达成。”

    “庆王自然不会坐以待毙,但是支持殿下的那些大臣们也不是土狗木鸡,这次就要看咱们和庆王的人如何斗法了。”

    “张大人,你去与众大臣们联络一下,这次就算不能绊倒庆王府,至少也要砍掉他一条胳膊!”

    “下官明白!”张豹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殿下,您与张大人继续议事,妾身就不打扰了。”粱郡主忽然说道。

    石世问道:“你做什么去?”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欣儿,您刚刚那一耳光,应该是吓到她了。”粱郡主淡淡的回答。

    其实当石世挥手打过欣郡主后,心中就有些后悔了,毕竟这孩子自幼丧母,石世心中对她甚是亏欠,因而向来百般宠爱,生怕她受一点委屈。好在粱郡主是个颇识大体的女人,尽管这孩子平日里没给粱郡主什么好脸色,但是粱郡主从未在石世面前抱怨半句,这也是石世欣慰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去吧去吧。”石世看了看粱郡主,又说道:“好生安慰她一下,这孩子是被本王宠坏了,若是她说了什么不堪入耳的话,不要与她计较。”

    “妾身明白,殿下放心!”粱郡主说完,便出去了。

    张豹起身行礼,目送粱郡主离去。

    “殿下,下官有个办法,能让西华侯父子心甘情愿,不知道当不当讲。”张豹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?什么办法?”石世立马问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宣布赐婚,应该不会在石闵一回来后就下旨,下官觉得不如殿下待他回来后,单独邀石闵来府上做客,然后……”张豹凑到石世耳边嘀咕起来。

    石世边听边皱起了眉头,似乎张豹的话让他有些为难。

    “不妥!这样让本王的颜面置于何地?”石世一口回绝。

    “殿下!这件事只有这样做,才能让西华侯点头啊!他是什么样的人您还不清楚吗?他一向清高,但是事情若是展到这样的地步,他自然也就无话可说了!”

    石世背着手,在屋里走来走去,想了半天,说道:“你有几分把握?”

    “按照下官对西华侯的了解,这件事有九分把握!”张豹信誓旦旦的说道。

    石世咬咬牙,说道:“那就按你说的去办!”

    “殿下英明!”张豹连忙奉承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