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九十一章 丧家之犬
    ,!

    大雨一连下了两天两夜,似乎还没有停的样子,南下邺城的道路被阻隔,大军行进缓慢,这倒也随了石遵的心意,给了他拖延时间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殿下,外面那群羌族人一个个都病殃殃的了,再这样下去,怕是没到邺城就死了。”谭渊对石遵说道。

    “给他们的笼子上罩上东西挡挡雨,喂点热汤和酒,别死了就行。”石遵头也不抬,只顾着看着桌案上的地图。

    “殿下在看什么?”谭渊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记不记得当日咱们被匈奴人和羌族人前后夹击,石闵带人偷袭匈奴人的后方吗?”石遵捏着下巴,盯着地图,问站在他面前的谭渊。

    “当然记得!”谭渊点点头,问道:“殿下为何突然想起这件事了?”

    “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?石闵的人马一昼夜多居然能行军近千里,如果单单是他胯下的朱龙马,或许能做到,但是他能带着几千人马,出现在匈奴人的后方,这就有点不太对劲了。”石遵皱着眉头说道。

    谭渊也陷入了沉思,缓缓说道:“殿下您这么一说,好像是有些奇怪,这么短的时间,他是如何穿插到匈奴人的后方的?”

    “所以本王才在看地图,想了半天也没有想明白,石闵是怎么做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难不成他的人能上天入地?否则属下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其他的可能性,按理说邺城往返李城的路咱们走了那么多回,就算最快的时候,咱们也得要十六七个时辰,还要十六七个时辰,而且只是到李城,正常的情况下根本来不及赶到咱们去匈奴人交战的地方,他足足快了四五个时辰!这真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!”

    “除非……”

    “除非什么?”谭渊问道。

    “除非他们能直接飞过这座山,就能在合理的时间内从匈奴人的后方杀出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,这不可能,要想通过这座山,得往太原方向绕路,那只会更慢。”谭渊直接否定了石遵的猜想。

    “真是见了鬼了,这小子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”石遵自言自语道。

    “殿下现在为何对石闵这小子这么关注?”

    “这小子初次出征,就能深入草原,打的匈奴人和羌族人措手不及。据本王所知,他出关时所携带的粮草不过数日之用,如此情况下凭借不到万余兵力,就能取得如此战果,实在让人惊叹!只可惜,这小子注定不能为本王所用。”

    “您不是说了吗,既然不能为您所用,不如除掉。属下以为,西华侯父子还是得想办法尽早处理,否则终究会成为殿下夺嫡路上的绊脚石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本王早就想过了,只是一直想不到一个稳妥的办法,父皇对他们父子恩宠有加,真是不明白父皇为何对他们这么好!不过是两条汉狗而已!”石遵恨恨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石瞻父子与陛下并非没有嫌隙,殿下难道忘了去年西华侯被杖责一事了吗?”谭渊提醒道。

    石遵恍然大悟,说道:“本王差点忘了这回事!多亏了你提醒!”

    “既然其他的办法不能除掉这父子俩,不如想办法挑起他们与陛下的矛盾,就算陛下宠爱他们,时间久了,总会有翻脸的时候,一旦这父子俩失宠,那他们对于殿下就没有什么影响了!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有道理!挑起他们与陛下之间的矛盾,是最好的办法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帐外传来一个声音:“殿下,羌族的首领说要见您!”

    “木都?他要见您做什么?”谭渊疑惑的看了看石遵,然后转身走到门帘边,问道:“木都有没有说是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没有!木都只是嚷嚷着要见陛下,卑职问他要做什么,他也不肯说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你下去吧。”谭渊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殿下,要不要见见?”谭渊转身问石遵。

    “俗话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,走,去看看这个木都首领到底想说什么。”石遵说着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场大雨,外面早已泥泞不堪。幸亏石遵等人扎营的地方地势较高,除了地上有些泥泞,并未有积水。相比之下,那些羌族的俘虏就要狼狈凄惨的多,尽管已经回春,但是北方的天气依旧有些寒冷,加上这些人淋了两天的雨,几乎个个都快神志不清,要不是石遵下令给他们喂了点热汤,又用毛毡挡雨,说不定再过几天都得死了。

    石遵看着那些羌族人全身湿透,一个个蜷缩着紧挨在一起,相互取暖,就连之前刚被俘虏的时候那股杀气和野性,也已经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要见本王。”石遵站在离笼子四五步远,看着笼子里狼狈不堪的木都问道。

    木都抬起头,看着石遵,尽管木都面容憔悴,但是作为一个首领的气概倒丝毫未减,只见他坐在那一动不动,冷冷的问道:“你打算处置我和我的族人?要杀要剐给个痛快的!”

    石遵冷笑一声,嘲讽道:“没想到木都首领被关了这么多天,说起话来杀气还是这么重。怎么?怕死了还是怎么的?”

    “怕死?哼!我们羌族人没有贪生怕死的!不信你现在拿刀过来把老子们砍了,看老子们会不会皱一皱眉头!”

    “你他娘的是谁老子!跟我们殿下说话客气点!”谭渊骂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叫这么起劲,是要急着认你木都爷爷做你爹不成?”木都冷冷的挑衅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谭渊恼羞成怒,抽出腰间的刀就要砍。

    石遵伸手拦住谭渊,说道:“你跟一只丧家之犬置什么气?”

    “属下不该在殿下面前妄动,请殿下赎罪!”谭渊收回刀,对石遵行礼说道。

    “狗仗人势的废物!”木都继续骂道。

    谭渊这次没有搭腔,只是恶狠狠的盯着笼子里的木都。

    “木都首领,如今你已经是本王的阶下囚,任凭你如何作口舌之争,也于事无补,本王是不可能放了你的!”石遵淡定从容,不慌不忙的又说道:“你不是吵着要见本王吗?趁本王现在还有耐心听你说话,就赶紧说吧,否则等你想说的时候,就怕你没有机会再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赵国人杀了我们一万羌族人,这笔账早晚都要清算,你若放了我,羌族和赵国或许不会兵戎相见,否则,我的族人人肯定会为我报仇的!”木都用威胁的口吻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木都首领是响当当的硬汉,没想到也是贪生怕死的孬种!”石遵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石遵,别在老子面前装圣人,你有本事把这些风凉话留着对匈奴单于说去!当时是谁被我们和匈奴人打的差点全军覆没?要不是那个使长戟的小子偷袭救你,你石遵早就成了刀下鬼了!”

    “木都,本王希望你明白,成王败寇。你说的那些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现在你做了本王的阶下囚!被关在笼子里的人是你!”

    木都听到石遵这么说,脸上的肌肉不免有些抽搐,但终究没有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“怎么?没话说了?”石遵冷冷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打算把我和我的族人献给石虎老儿吧?”木都死死的盯着石遵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!堂堂的羌族首领做了本王的俘虏,岂能不昭告我羯族百姓?”石遵略有些得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我到了石虎面前,把你在战场上被匈奴单于打的狼狈不堪的情形告诉石虎?石遵,听说你想争赵国的太子之位,这样一来,恐怕你在石虎心中的地位就要大打折扣了吧?”木都冷冷的笑道。

    石遵听完木都的话,脸色顿时铁青,两眼充满杀机,半天没有吱声,谭渊看着石遵的脸色,对木都骂道:“败军之将!休要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“老子胡说八道?你小子还是厚颜无耻!当时若无援军,你们早已经尸横遍野,此时却跟老子在这里装腔作势!”木都不依不饶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提醒了本王。”石遵的嘴角流露出一丝阴冷的笑容,然后对木都说道:“本王看你似乎也没什么其他话要说了,既然如此,本王借你的舌头下酒,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!”

    石遵话音刚落,木都脸色瞬间变了,起身抓着笼子,声音有些颤抖的大声喊道:“石遵!你想对老子做什么!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?本王说的不够清楚吗?”石遵冷笑一声,然后对身边的人吩咐道:“来人!把他的舌头给本王割了,今晚本王要拿他的舌头下酒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石遵转身便走,身后传来了木都惊恐的喊叫声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