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九十二章 羌人暴乱
    ,!

    “首领!”那些羌族的俘虏看到他们的首领要被割舌头,方才没精打采的样子顿时没了,一个个拼命踢打着笼子,大声喊叫。

    “啊!”石遵的身后传来一声惨叫,木都终究被割了舌头,只见他满嘴是血,披头散发,石遵的手下抓起一把草灰塞进他的嘴里,木都痛苦的挣扎了两下,腿脚一抽搐,接着便“扑通”一下,倒在笼子里不动了。

    “死了?”石遵皱着眉头转身问道。

    一个负责看管木都的士卒伸手在木都的鼻子边探了探,又对石遵说道:“回殿下,没有死,只不过是痛晕过去了!”

    石遵冷笑一声,没有说话,转身便走了。

    那些原本极不安分的羌族人,也被石遵的手下用刀枪指着,见木都倒下,有人大声喊道:“弟兄们,跟他们拼了!”

    一时间几百个羌族人如同发疯了一般,现场立马陷入了混乱。

    “殿下!羌族人暴乱了!”谭渊连忙喊道。

    石遵拔出剑,冷冷的说道:“走,去看看哪个不安分的,直接杀了!”

    石遵带头走向了关押着笼子,就在这时,忽然传来了“啪”的一阵声响,有两个笼子居然被羌族人踹破,大约十几个羌族人分别从两个笼子里涌了出来,谭渊大惊,喊道:“快!全部拿下!不要让他们跑了!”

    石遵回邺城,带着这些俘虏,也就带了一千多个手下。羌族人的暴乱让石遵完全没有想到,他挥剑冲到人群中,带着手下和那些冲出来羌族人厮杀在一起。

    尽管羌族人在目睹他们的首领在被割舌的情况下,受了巨大的刺激,表现出强大的勇气,但是奈何寡不敌众,又受冻挨饿了多天,在赤手空拳的情况下,又如何能掀起什么风浪?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那十几个羌族人便被斩杀当场,血流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还有谁!”石遵站在雨中,头发有些凌乱,身上还有刺杀羌族人时溅上的血迹,只见他提着剑,再次喊道:“还有谁想死!”

    不知为何,雨忽然停了,整个山坡上,鸦雀无声,那些原本想拼命的羌族人,似乎也一瞬间泄了气,不再折腾。

    “殿下,您没事吧?”谭渊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石遵冷笑一声,把剑交给了谭渊,然后吩咐道:“把这些羌族人的尸体剁碎扔了,喂野狗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那些羌族人一个个两眼通红,紧紧抓着笼子,恶狠狠的盯着石遵和他的手下,却对族人的死无能无力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。

    石遵忽然停下脚步,扭头对谭渊吩咐道:“把笼子再加固一下,把人都看好了!出了问题,本王拿你是问!”

    “殿下请放心!属下一定好好看管这些该死的羌族人!”谭渊说着,还狠狠的瞪了一眼那些关在笼子里的羌族人。

    石遵抬头看了看天,此时太阳已经出来,西边的天空中,挂着一道彩虹,绚丽多彩,却与满地的血污不相印衬。

    清早的刘府内一番安宁祥和的景象,刘夫人抱着新生儿坐在树下,一边享受初春的太阳,一边观赏着满树春花。

    “夫人,娘娘回来了!”一个丫鬟小声禀报道。

    “啊?娘娘回来了?”刘夫人一愣,连忙起身,把孩子交给了那个丫鬟,吩咐道:“把孩子抱进屋里!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那丫鬟伸出双手,小心的接过了孩子。

    刘夫人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容,然后快步朝前厅走去。

    “嫂嫂~”刘贵妃远远看到刘夫人迈过门槛,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刘夫人听到刘贵妃的声音,抬起头,见刘贵妃已经到了前院,连忙迎了上去,满脸笑容,欣喜的说道:“娘娘怎么回来了?你看看,又不让人提前来信。”

    “嫂嫂,你怎么又这么客气,回了家,我就是你妹妹,怎么还叫娘娘?”刘贵妃嗔怪道。

    刘夫人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拉着刘贵妃说道:“快快快,咱们进屋说!”

    “大哥呢?”刘贵妃边走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大哥最近忙着呢,燕王殿下搞屯田,你大哥也参与此事,此时应该正在书房,加上陛下之前交代让他查什么卧龙山上的事情,这两件事忙的他焦头烂额,昨夜过了子时才回房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现在高居户部尚书一职,国之栋梁,操心的事情自然多一点。”刘贵妃说着,忽然停了下来,转身对小香及其他几个婢女吩咐道:“你们几个,去把东西都安置一下放好,这是本宫给家人带的东西,都小心着点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婢女们一个个捧着绫罗绸缎以及珠宝玉器,跟着小香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妹妹你这是做什么?回来一趟不容易,还带这么多东西,让你大哥知道,他又该说我了!”刘夫人连忙想要阻拦。

    “哎呀,嫂子,这些东西又不是什么稀罕物,宫里多的是,都是陛下赏赐的,我留着也没用,咱们府上这么多人,总有用的到的地方,你就别推辞了,到时候大哥要是责怪你,我帮你说话!”刘贵妃抓着刘夫人的手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妹妹,快坐下说。”刘夫人激动的拉着刘贵妃坐了下来,又对身边的下人吩咐道:“快去沏茶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夫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回来回来!”刘夫人喊住了那个下人,又说道:“记得用最好的茶!”

    “小的明白!”

    “回来回来!”刘贵妃又喊道:“快去通报一下大人,就说娘娘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嫂子,你这么客气干嘛?真是跟妹妹见外,大哥不是在忙着嘛,就不必打搅他了。”刘贵妃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,没事没事,让他停一会儿难不成天还会塌下来?你难得回来一次,不碍事!”刘夫人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孩子呢?”刘贵妃看了看四周,没有见到她的侄子,便问道。

    “刚刚睡着,让下人抱进屋去了,要不我让人给抱出来?”

    刘贵妃连忙摆摆手,说道:“不用不用,孩子睡了就晚点再看吧,万一折腾醒了又得哭闹。”

    “行,听你的,一会儿孩子醒了就抱过来。”刘夫人很是热情。

    “卧龙山上的事情,大哥还没查出头绪?”刘贵妃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刘夫人摇摇头,说道:“我也不是很清楚,也就听你大哥偶然间说了一句,你知道,他这个人,从来不在家说朝中的事情,这也是偶然间听他提了一句,我再问,他就不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就这个脾气,嘴巴严的很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你看,刚说道你大哥,他就来了。”刘夫人说着,指了指外面。

    刘贵妃朝屋外望去,刘远志已经走到了门前,一边迈进屋一边问道:“环儿,你回来怎么又不提前说一声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怕给哥哥嫂嫂添麻烦嘛,反正皇宫离咱家也近,不费事儿!”刘贵妃连忙起身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一个多月不见,妹妹面容憔悴了?”刘远志关切的问道:“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哎呀你看看我,我都没注意到,嫂子这就去让下人做点好吃的给你补补!”刘夫人有些内疚的说着,就往屋外走。

    “嫂子,你别忙活了,随便吃点什么都可以!”刘贵妃连忙喊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让她去,你难得回来,我们都高兴的很。”刘远志宽慰道。

    “听说大哥最近在忙屯田的事情?”刘贵妃小声的问道。

    刘远志刚刚坐了下来,抬头看看刘贵妃,问道:“你嫂子告诉你的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嫂子也就提了一句……”刘贵妃有些尴尬的笑着回答。

    “真是个长舌妇,跟她说了多少次,朝中的事情不要随意提起,就是不长记性。”刘远志摆出一副严肃的样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又不是外人,嫂子也不会对其他人说的,你急什么?”刘贵妃连忙帮刘夫人说话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