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九十三章 始料未及
    ,!

    “你看看,刚单独说了几句话,你就帮着你嫂子说话了。”刘远志有些无奈的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可不,嫂子现在可是咱们刘家的大功臣,替祖宗留了香火,大哥你可不能欺负嫂子。”

    刘远志摇摇手,说道:“我何曾欺负过她?现在我与她说话都不敢大声。”

    刘贵妃听到这话,忍不住捂着嘴笑,刘远志这个读书人自然不懂这女人家的心思,看到刘贵妃笑,也只能愣在那。

    “大哥,妹妹这是跟你开玩笑呢!”刘贵妃看刘远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样子,越发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丫头,净胡闹!”刘远志故作镇定道。

    “燕王说的屯田一事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刘贵妃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屯田一事,关乎国家社稷,燕王殿下此举,利国利民,功在千秋。现在中原羸弱,民生凋敝,百废待兴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哥,今天我怎么听着你净帮着燕王说话呢?这屯田就这么好?”刘贵妃嘟哝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这是实话,当年曹操用屯田制回复北方的国力,为一统天下奠定了基础。农业乃国之根本,历朝历代对农耕都尤为重视,若无农耕支持,则无人丁兴旺,国力昌盛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听说卧龙山上的事情,大哥还在追查,不知道有什么进展了?”刘贵妃忽然试探性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进展,我也正在为此事犯愁,不知道如何向陛下交代。”刘远志说话间,与刘贵妃对视的时候,眼神有些闪烁,未曾直视,右手食指和大拇指有些不自觉的搓动。

    刘贵妃虽然不是绝顶聪明之人,但是普天之下,怕是没人比她更了解刘远志了,刚刚刘远志提到卧龙山,眼神有些闪烁,加上手指的动作,分明就是在说假话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是你唯一的妹妹,难道对妹妹也要说假话吗?”刘贵妃开门见山的说道。

    刘远志一愣,看了看刘贵妃,很快又转移了目光,站起身,说道:“妹妹还是不要管的好,你就别多问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别人可以不问,但是那些刺客当时针对的是我,我岂能不知道真相?”刘贵妃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我也只是怀疑,还没有十足的证据。”刘远志转过身看了看刘贵妃,又说道:“但是我的怀疑**不离十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庆王!”刘远志终于说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刘贵妃一愣,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:“真的是庆王做的?”

    “那几个刺客肯定是行伍出身,而且是久经沙场之人,这一点,从他们身上的刀伤箭伤就能看出来。整个邺城,除了西华侯,还有谁节制军队?只有庆王,此外我想不到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刘贵妃沉默了好久,终于开口问道:“大哥准备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?当然是追查到底!”刘远志想都没想。

    “追查到底,然后呢?让庆王垮台,扶持燕王?”刘贵妃问道。

    “妹妹,这两件事不可牵扯在一起!皇权乃天授,有德者居之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德者居之?呵呵,当今的陛下哪里有德了?荒淫无度,不照样做了赵国皇帝?”刘贵妃打断了刘远志的话。

    刘贵妃此言一出,惊的刘远志连忙跺脚,低声呵斥道:“环儿!你……你怎么能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来!这……这可是要诛九族的大罪!”

    刘贵妃看着有些愤怒的刘远志,反问道:“大哥,你就顾着自己平步青云而不管妹妹的死活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又是从何说起?我何曾弃你不顾?”刘远志有些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你掰倒了庆王,扶持燕王,你妹妹我能有好果子吃吗?你知不知道,燕王那个假仁假义的伪君子,为了争夺储位,已经把他自己的女人都送上龙床了!你以为你妹妹我现在还是宠冠六宫的贵妃吗!”刘贵妃说着,居然“呜呜呜”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?还有这回事?”刘远志对粱郡主的事情根本就不知情,毕竟这不是见得了人的事,因此也没人敢私下议论皇帝的丑事。

    “难道妹妹还会骗你不成?那贱人现在就跟我在陛下面前争宠,一旦将来燕王上位,哪还有妹妹的活路?那贱人肯定不会放过妹妹的,就连大哥你,到时候也会受到牵连!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仁义高节的燕王居然用这样手段来夺嫡!真是可耻!”刘远志气愤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与其帮燕王那个伪君子,不如帮庆王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行!庆王狼子野心,非帝王之最佳人选!”刘远志果断拒绝道。

    “庆王确实会不择手段,但是燕王的行径又有什么区别吗?”

    “妹妹你别忘了,说不定卧龙山上的事情就是庆王他一手安排的!你为何要站在庆王那边?”

    “大哥,难道你真的以为,我们兄妹俩可以独善其身吗?从你坐上户部尚书这个位置,从我踏进宫门的那一刻起,我们就已经无法置身事外了!”

    “就算不能置身事外,为何你偏偏要押宝在庆王身上!他是什么人难道你不清楚吗!”刘远志越说越生气。

    “我不得不为自己和大哥你考虑!那个张豹居心叵测,能言善辩,若是燕王又软弱无能,等燕王继承大统,张豹岂能容得下大哥你?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是中了邪了!”刘远志气的直跺脚,大声说道:“卧龙山上的事情,我一定会彻查到底,若真是庆王所为,我绝对会如实向陛下禀报!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当真要如此吗?”刘贵妃深深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为臣者岂可欺上瞒下胡作非为?我刘远志绝不是趋炎附势之人!”

    “我怀孕了,大哥就不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吗?”刘贵妃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刘远志有些吃惊的问道:“你有孕在身了?”

    刘贵妃点点头,缓缓说道:“快两个月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苍天有眼!祖宗保佑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哥……”刘贵妃打断了刘远志的话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你有孕是好事啊!”刘远志似乎瞬间就忘了刚刚兄妹二人争吵的事。

    “请大哥仔细想想,妹妹现在有孕在身,待孩子生下不久,或许陛下就……”刘贵妃顿了顿,吸了口气,接着说道:“若燕王登基,我孤儿寡母的在宫里如何依靠?粱郡主那个贱妇能放过我们母子?你就算不帮妹妹,也要帮帮你的亲外甥吧?”

    “我的亲妹妹!你为何非要把两件事混为一谈?燕王登基对你母子不利,难道庆王那虎狼之心就容得下你们母子?说不定照样赶尽杀绝!”

    “庆王不会这么做的……”刘贵妃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就能这么肯定?他可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!”刘远志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”刘贵妃抬头看了一眼刘远志,又连忙低头小声说道:“因为这孩子是庆王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刘远志听到这话,如同五雷轰顶,两腿一软,一个踉跄跌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大哥……”刘贵妃轻声喊道。

    刘远志半天才缓过神,脸色有些难看,问道:“你说这孩子是谁的?”

    “庆王……”刘贵妃回答。

    “造孽啊!”刘远志气的暴跳如雷,一脚踢翻了身边的椅子,低声质问道:“你被庆王灌了什么**汤了!你知不知道这是诛九族的大罪!”

    刘远志抓着刘贵妃的手臂,没等她开口,又问道:“你是不是在骗我!你肯定是在骗我!”

    无论如何,刘远志都不愿意相信他妹妹肚子里真的怀了庆王石遵的骨肉,这是他始料未及的事情,一时间实在难以接受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