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九十五章 设宴款待
    ,!

    数日之后,太阳初升之时,石闵的数千人马终于回到了邺城,一时间,石闵夜袭匈奴,大破羌族人的奇功,被传遍大街小巷,妇孺皆知。

    是日清早,由于石虎身体不适,便让石世和石瞻亲率数十人,奔赴十里外代为迎接。

    “五弟,这次小闵首战告捷,长了我赵国的威风,真是英雄出少年啊!”石世骑在马背上,看着远处归来的大军,对石瞻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自幼蒙受皇恩,习兵法,练武艺,为的就是替陛下征战沙场,保家卫国。皇兄千万不要过于夸赞他,免得他心浮气躁,以为自己天下无敌。”

    “五弟啊,你对这孩子太严格了,年轻人该鼓励的还是要鼓励。”石世笑了笑,又对石瞻说道:“前几日父皇说的赐婚一事……五弟不必担忧,若是小闵心中不愿,为兄绝不勉强,到时候咱们一起向父皇上书说明情况,请父皇收回成命。”

    石瞻有些尴尬的说道:“二皇兄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必多言……”石世摇摇手,说道:“为兄明白,你我兄弟之情,不要因为这样的事情受影响。”

    面对石世看似大度的心态,石瞻一时间不知如何作答,恰好就在这时候,石瞻手下来报:“启禀大将军和燕王殿下,少将军与左右前锋二位将军已经率军至五里外。”

    “二皇兄,要不要一起去看看?”石瞻赶紧给自己找了个台阶。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,走!一起去!”石世话音刚落,一马当先冲下山坡。

    石瞻连忙跟上,数十匹快马朝着远处的大军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“终于要到家了!”石闵看了看身后的大军,对王世成和李昌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子,看你这么激动,是惦记那位秦姑娘了吧?”李昌打趣道。

    “二叔,你怎么什么事都要牵扯到秦姑娘?”石闵有些尴尬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和那秦姑娘就很般配嘛,郎才女貌!”李昌故意戏弄石闵。

    “你们快看!大将军来了!”张沐风首先喊道。

    石闵和李昌等人顺着张沐风手指的方向望去,果然远处数十匹快马飞奔而来,为首的一匹通体乌烟的骏马,分明就是石瞻的坐骑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父亲!”石闵欣喜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二哥,小闵,我们先去看看!”王世成说道。

    “驾!”三人不约而同的加快了速度。

    石瞻和石世远远的也看到了石闵等人过来,便放慢了速度,与此同时,李昌的大嗓门就传了过来:“嘿!大哥!我们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呵呵,李将军这嗓门儿还是如此洪亮。”石世笑着对石瞻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哪天要是嗓门儿小了,就不是李昌了。”石瞻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要说小闵这孩子,穿父皇的燕翎甲还真是有模有样!”

    石瞻还未来得及回话,石闵等人已经到了眼前,只见石闵跳下马,往前快步走了几步,然后下跪行礼,喊道:“孩儿拜见父亲,拜见燕王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起来吧!”石瞻抬抬手,然后翻身下马,走到石闵面前,拍了拍石闵,说道:“你总算没有辜负陛下与为父的厚望。”

    “孩儿立志从军,自当杀敌报国,这次没能保住云中郡,实在是可惜。”

    “小闵!你这次已经立大功了!现在邺城的大街小巷都在说你夜破匈奴大营,千里奔袭羌族人的故事,陛下为此也十分高兴,所以小闵啊,你就不要谦虚了,英雄出少年啊!”石瞻说着,笑呵呵的走了过来,又对石闵说道:“陛下龙体欠安,所以没有来亲自接你,特命本王与你父亲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龙体欠安?我们走之前不是还挺好的吗?”石闵自幼长在石虎身边,对石虎还是有比较深厚的感情的,听到石虎病了,自然有些着急。

    “陛下只是担忧前线战事,听到云中郡被洗劫,一时急火攻心,所以病倒了,你放心吧,没什么大碍,静养一段时间就好。”石瞻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明日一早,你随你父亲进宫,到时候父皇会有册封,会给你身后的将士们赏赐。”

    “册封?”石闵似乎压根儿没想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当然,杀敌立功,自然要有所赏赐。”石世又看了看石瞻,说道:“五弟,你教子有方!为兄深感佩服!”

    “二皇兄,我粗人一个,谈不上教子有方,若非要算功劳,那都是皇恩浩荡。”石瞻连忙推脱道。

    石世笑了笑,往前走了几步,对石闵身后的李昌和王世成二人行了半礼,说道:“二位将军辛苦了,此次出征,劳苦功高,我赵国能在乱世中求得一方安宁,二位将军功不可没。”

    李昌和王世成见堂堂的燕王对他们作揖行礼,有些受宠若惊,连忙恭恭敬敬的回礼,王世成说道:“燕王殿下,末将二人身为军人,自当替陛下征战沙场,不敢言劳苦功高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二位就别客气。”石世上前拍了拍李昌和王世成二人的肩膀,又转身对石瞻说道:“二弟,这次李将军和王将军以及小闵出征抗击匈奴人有功,为兄今晚要在燕王府设酒宴为他们接风洗尘,你应该不会反对吧?”

    石瞻愣了一下,说道:“二皇兄,您这太客气了,李昌和王世成不过是小弟手下两个前锋将军,小闵还是个小辈,让您亲自设宴,未免对他们抬爱了。”

    石世笑了笑,摆摆手,说道:“其实设宴洗尘是小事,为兄主要是想听小闵和二位将军说说这次出征与匈奴人交手的故事,看看你的这一万人马是如何出奇制胜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石瞻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“为兄不懂打仗,但是听他们讲讲总可以吧?莫非你这点面子都不给?”石世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,二皇兄这说的哪里话……小弟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是同意了!”石世一把抓着石瞻的手,打断了他的话。

    见石世如此盛情,石瞻也不好意思再拒绝,勉强点了点头。而石闵原本想回一趟西华侯府看望秦婉,见自己的父亲都已经点头,他作为一个晚辈,自然不好再说什么,更何况是堂堂的燕王亲自设宴,再推脱,倒显得不懂理数了。

    至于王世成和李昌,自然是不会有什么意见,他们只看石瞻是否点头,现在石瞻已经允许,那这二人自然也不会有什么意见,尤其是李昌,他是出了名的好酒。

    “二弟,为兄知道你为什么有些不高兴了,岂不是因为为兄刚刚没有邀你同去?”石世打趣道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,小弟哪有这个意思……”石瞻连忙解释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为兄跟你开玩笑呢。”石世拍了拍石瞻,然后说道:“如此酒宴,怎会少了你?本王自然是要把最重要的位置留给你了?”

    “二皇兄不必客气,您是知道的,小弟向来不胜酒力,喝酒还是算了吧,大军今日凯旋,营中还有不少事情要处理,今日小弟就不去打扰了,还是让他们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真不去?”石世微微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石瞻有些尴尬的回复:“改日!改日小弟一定请皇兄到西华侯府做客,小弟亲自作陪,如何?”

    “行!本王绝不强人所难,既然你有军务在身,那本王就不勉强了!”石世笑了笑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