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九十八章 玉樽佳酿
    ,!

    欣郡主尽管受了惊吓,但是今日酒宴上石闵的谈吐气质,以及刚刚百步穿杨的箭术,着实让人佩服。

    “小闵,二位将军,走走走,咱们回去继续豪饮畅谈!”石世对石闵等人说道。

    石闵将手里的弓交给了王世成,抬头看了看天,估摸着已快到申时,便对石世说道:“殿下,时候也已经不早了,今日多谢款待,我与二位叔父就不多做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石世抬头看看天,问道:“什么时辰了?”

    “回禀殿下,未时三刻刚过。”一个下人在一旁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未时三刻?还早还早!”石世拉着石闵的胳膊,说道:“太阳还老高呢!你急什么?你难得到本王府上,才待这么点时间,莫非是本王招待不周?”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!殿下今日盛情招待,小侄受宠若惊!”

    “既然不是本王招待不周,那就是小闵你不给本王面子?”石世不依不饶,步步紧逼。

    “小侄不敢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不是那就是跟本王客气!本王好歹是你父亲的兄长,是你的伯父,你客气什么?走!咱们继续去喝酒?”石世拉着石闵就走。

    面对石世似醉非醉的酒话,王世成和李昌也面面相觑,俗话说盛情难却,石闵也不好再推脱,只能乖乖的跟着石世回到了前厅。

    “闵公子,百闻不如一见,方才你的箭术让欣儿打心眼里佩服,这杯酒我敬你!”欣郡主主动向石闵端起了酒樽。

    石闵连忙也端起酒樽,说道:“郡主过奖了,石闵多有冒犯,请郡主不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欣郡主抿着嘴笑了笑,没有再说什么,左袖半遮,仰头便饮尽。

    石闵自然也不迟疑,二人不约而同的向对方伸出酒樽,樽口朝下,示意酒已喝完。

    “郡主好酒量!真乃女中豪杰!”石闵客气道。

    “闵公子过奖了!”欣郡主笑了笑,转身对石世行礼道:“父王,女儿就不打扰了,先行告退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去吧,你今日也闹腾的够了。”石世挥挥手。

    欣郡主转过身,又对在场的众大臣行了半礼,说道:“诸位大人请随意,欣儿先行告退。”

    “郡主慢走!”众人连忙起身还礼。

    欣郡主走后,酒宴又正常进行。

    石闵自幼习文练武,加上石瞻管教严厉,因而他对饮酒作乐并没有什么兴趣。而李昌和王世成也是久经沙场的糙汉子,再好的美酒也是牛饮,并不懂得像石世张豹等人细品。若是偶尔那些大臣们来几句酸不拉几的诗赋,李昌完全如听天书,王世成纵然听得半懂,却也搭不上话。没过多久,石闵与李王二人便觉得有些不自在,只是碍于面子,不好意思说想走。

    天色已暗,那些大臣们也喝的酩酊大醉,唯有张豹和石世二人,似乎依旧清醒。

    李昌向来好酒,已经喝的七荤八素,趴在桌上鼾声如雷,石闵与王世成并未多饮,因而还清醒的很。

    张豹端起酒樽,忽然咳嗽了两声,石闵和王世成也未多想。

    “小闵,王将军,不知今日的酒如何?”石世笑眯眯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今日殿下的款待,酒水甚好!小侄看时候已经不早了,不如早些散了吧。”石闵客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急不急。”石世看了看四周酒醉的众人,故作神秘道:“本王这里有几坛佳酿,跟这几坛佳酿比起来,咱们刚刚喝的等于是水。今日与贤侄畅谈甚欢,咱们几个最后分饮一坛佳酿,便散了吧,贤侄和王将军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“今日酒已不少,何况卑职与小闵对酒也没什么研究,殿下既然说是佳酿,那肯定是好酒,若是给我们喝,怕是暴殄天物了。”王世成客气的推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石世有些尴尬的看了看张豹。

    张豹心领意会,笑着说道:“将军此言差矣,美酒佳酿自然要与英雄好汉共享,张某不才,还想托闵公子与将军的福蹭一杯酒喝,殿下既然有心,咱们不如品一品。”

    “三叔,恭敬不如从命,一杯酒而已,不碍事!”石闵宽慰道。

    王世成见石闵赞成,便也不好再做反对,于是对石世拱手说道:“那就多谢殿下了!”

    “王将军痛快!”石世笑了笑,对下人吩咐道:“把本王珍藏的好酒拿过来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慢着!”石世喊住了那个下人,又吩咐道:“去拿四个玉樽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石闵和王世成不由得相互看了看,说实话,这二人其实还是很好奇,这石世口中所谓的佳酿到底是什么酒,居然还要用玉樽来喝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刚刚那个奉命去拿酒的下人,便抱着一个烟色的酒坛子走了进来,身后跟着一个人,手中的盘子里托着四樽玉杯。

    “殿下,您要的酒和玉樽来了!”那下人小心的跪在地上禀报道。

    “把酒和玉樽呈上来,本王今日要亲自给你们三个斟酒。”石世说着,撸起了袖子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,殿下使不得,让下官来斟酒,,您坐着就好!”张豹连忙起身,神使鬼差的朝石世递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石世笑了笑,说道:“行!那就你来!”

    张豹抱起酒坛子,放在了一张桌案上,那个捧着玉樽的下人连忙将四樽玉杯奉上。

    只见张豹将左手边的两只玉樽拿起,放到了朝石闵和王世成的方向,右手边的两只玉樽则放到了朝石世的方向。

    张豹打开酒坛子,立马酒香扑鼻,就连坐在几步开外的石闵都问道了酒香,忍不住说道:“殿下,这酒确实是好酒!”

    “哈哈,小闵你果然有见识!这可是本王藏了十几年的酒!一般人闻都闻不到!”石世说的手舞足蹈,很是兴奋。

    “那真是要感谢殿下如此盛情。”石闵不忘与石世客套两句。

    “诶?你说这话就见外了!”石世两眼有些迷离,像似微醉,又说道:“不过本王可要提醒二位,这酒第一次喝,说不定一杯就醉!”

    石闵和王世成自然是不太相信,王世成疑惑的问道:“殿下,您这酒肯定是好酒,但是再好的酒也不可能一杯就醉吧?”

    石世听完,“哈哈”大笑,对张豹说道:“张大人,你看看,王将军不相信。”

    张豹刚好已经给四个玉樽斟满酒,首先将一个玉樽递到王世成面前,说道:“将军如若不信,试一试便知。”

    王世成接过玉樽,疑惑的看着张豹给石闵和石世也分别递上了玉樽。

    “喝好酒,千万不能急着端起酒杯就喝,首先,等闻这酒香!”石世说着,眯起眼睛,鼻子凑上去,深深的闻了一下,又说道:“好酒的酒香味,如同绝妙的音律,绕梁三日不绝于耳。”

    石闵和王世成自然不懂这里面的门道,看到石世闻留,叔侄二人也捧着玉樽闻了闻。

    “其次看酒的色泽。”石遵端起玉樽,指着里面的酒,说道:“普通的酒,其状如水,而好的酒则不然,你们看,这酒是不是微微泛绿一般?”

    石闵和王世成仔细看了看玉樽里的酒,在烛光下似乎确实泛着一抹绿光。

    “这第三,喝好酒,酒具自然不能马虎。这铜制的酒樽,若是喝喝普通的酒水还能凑合,若是喝这样的美酒,就有些糟蹋。唯有玉樽,不但配的上这美酒,更重要的是不会影响佳酿入口的口感。”

    石世如同传道授业一般,说了一大堆,而石闵和王世成也似懂非懂的边听边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了,本王说了那么多,再说下去,怕是有些啰嗦了。”石世双手举起玉樽,对石闵和王世成说道:“来,咱们满饮此杯!”

    “干!”张豹也举起玉樽,然后一口饮尽。

    看着石闵和王世成终于喝下玉樽中的酒,张豹和石世会心一笑,似乎一切都尘埃落定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