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九十九章 夜访燕府
    ,!

    “闵公子,王将军,二位觉得这酒如何?”张豹眯着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酒真是好酒……”王世成说着,忽然摸着自己的脑袋,然后使劲儿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不过这酒上头有点快……”

    石闵似乎也感觉到天旋地转,手中的玉樽险些落在地上,他连忙将玉樽放于桌案上,对石世说道:“殿下,喝了这酒……怎么晕的厉害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石闵话还没说完,便栽倒在地,一动不动了。一旁的王世成正准备起身,“扑通”一下也晕倒在地。

    看着两人一动不动,石世放下手里的玉樽,小声问张豹:“张大人……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殿下放心,酒中没有迷药,这迷药抹在他们的杯口,就算他们醒过来,也没有证据。眼下当务之急,是赶紧把闵公子抬走。”张豹看了看已经趴在桌案上的石闵,对石世说道:“成大事不拘小节,殿下放心,这又不是什么丧尽天良的恶事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本王总觉得对欣儿有些不公平……”石世有些犹豫不决。

    张豹一听,有些急了,说道:“我的殿下!事情都做到这个份上了,您不能再犹豫了!闵公子这么出色,就算陛下不赐婚,做欣郡主的夫婿也不委屈郡主啊!咱们赶紧的吧,这迷药最多只能坚持不到两个时辰!”

    石世咬咬牙,说道:“行!就按你说的办!”

    张豹跑到门口,对外面的几个下人吩咐道:“来人,把闵公子抬走!”

    “张大人!”石世连忙起身,朝张豹招招手,问道:“本王差点忘了,欣儿那边怎么办?她能答应本王这么做?”

    “殿下放心!郡主那边,下官已经安排妥当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安排的?”

    张豹有些尴尬的对石世行礼说道:“请殿下恕罪!”

    “恕罪?恕什么罪?”石世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下官已经让人把欣郡主打晕了,送回了郡主的屋里……”张豹一边说着,一边偷偷看着石世脸上表情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张豹!你好大的胆子!”石世压着嗓子呵斥,怒目圆睁的道:“你可知道那是本王的掌上明珠!你居然敢打她!”

    石世气的满脸通红,恨不得给张豹两耳光。

    “殿下!等事情办成,下官听凭殿下发落!现在办正事要紧,孰轻孰重,殿下要掂量啊!”

    “哼!”石世愤恨的瞪了张豹一眼,转身又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天已经烟了,秦婉坐在门口的台阶上,还等候着石闵的归来。

    徐三路过门口,看到大门开着,而秦婉坐在门口,便走上前问道:“秦姑娘,还在等着公子?”

    秦婉听到徐三的声音,连忙起身,有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,又问道:“徐三叔这是准备出去?”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,我就是看到门开着,所以过来看看。时候也不早了,秦姑娘就先回屋吧,晚些时候,公子应该会回来的。”徐三劝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徐三叔你先去睡吧……”

    秦婉话音未落,深夜的大街上便传来了哒哒的马蹄声,秦婉连忙跑下台阶,果然夜幕下隐约看到几个人骑着马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公子回来了!”秦婉欣喜的对徐三说道。

    徐三也连忙走下台阶,循着马蹄声望去,仔细看了看,说道:“好像不是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公子?那是谁?这么晚还来西华侯府。”秦婉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清楚……”徐三摇摇头,然后又说道:“走!咱们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两人朝着那几个人走去,没走几步,这才看清,来人居然是石瞻和他的几个侍从。

    “将军!您怎么回来了?”徐三诧异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闵和李昌以及王世成回来没?”石瞻见来人是徐三和秦婉,便径直问道。

    “公子和二位将军不是在燕王府吗?小的还在这儿等他们呢!没有回来啊!”

    徐三刚刚说完,便看到月光下的石瞻脸色有些难看,石瞻冷冷的骂道:“真是混账!”

    “将军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!去燕王府!”石瞻没有听完徐三的话,直接带着人调转马头,直奔燕王府去了。

    “徐三叔,将军这是怎么了?为何生气?”秦婉有些疑惑的问徐三。

    徐三叹了口气,缓缓说道:“将军治军严厉,现在已经过了归营的时辰,公子和二位将军还未回营,大将军肯定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那将军会不会责罚他们?”

    “责罚是免不了的!”徐三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那咱们赶紧去燕王府吧!”秦婉说着,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咱们去干嘛?”徐三问道。

    “万一将军要责罚公子他们,咱们也好劝劝啊!”秦婉天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用的,你太不了解将军了,在军中,大将军历来一视同仁,任何人触犯军法,都会责罚,谁劝都没用!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得去看看!”秦婉倔强的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个丫头怎么这么倔!”徐三无奈的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徐三叔,去燕王府怎么走?”秦婉这才想起来,她根本不认识路,于是忽然停下来,问身后的徐三。

    “这烟灯瞎火的,不认识路你也敢瞎跑?”徐三嘟哝了一句,然后走到秦婉旁边,指了指方向,说道:“走这边!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秦婉有些不好意思的应了一声,然后紧紧的跟在徐三身后。

    石瞻快马加鞭,很快到了燕王府门口,此时燕王府的大门已经紧闭,空有两盏亮着的灯笼挂在燕王府门口。

    “将军,燕王府大门已经关了。”石瞻的侍从说道。

    “去敲门!”石瞻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一个侍从翻身下马,跑到燕王府门口,叩了三下。不一会儿,里面传来了一个声音:“什么人?大晚上的敲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烦劳通报,西华侯有事要见燕王殿下!”那侍从隔着门对里面喊道。

    这时候,大门被人从里面打开,探出了一个脑袋,打量了一下那个侍从,问道:“你刚刚说是谁要见我家殿下?”

    那侍从侧身,伸出右手指了指外面,说道:“烦劳大哥通报,西华侯要见燕王殿下。”

    那人伸着脖子往外面看了看,果然见几个人骑在马背上,为首的那人一副不怒自威的样子,想都不用想,肯定是西华侯。

    “请西华侯稍候,小人这就去禀报!”那人打开门,朝石瞻喊了一声,然后连忙转身往里面跑。

    石瞻见那人进去通报,便下了马,将马缰绳交给了手下,然后径直走到了燕王府门口,身后四个侍从,除了一个留下看马的,其他三个都紧紧跟在石瞻身后。

    “将军,咱们要不要直接进去?”敲门的那个侍从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!既然已经去通传,那就再等片刻,直接闯进去,成何体统?”石瞻看了一眼那个侍从。

    “卑职愚昧!”

    石瞻带人在外面等了好一会儿,这才听到了燕王府内传来了动静,听声音像是来了一群人。

    “五弟!哎呀!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!”石世远远的朝门口走来,对门口的石瞻喊道:“快别门口站着,进来进来!”

    “二皇兄,深夜打扰还望恕罪,小弟是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诶?你的来意为兄知道,走走走,里面请!”石世喝的满脸通红,一身酒气,不管三七二十一,拉着石瞻就往里面走。

    石瞻不愿与醉酒的石世多纠缠,只能一路被他拉着往前走,没过多久,就来到了前厅。

    石瞻前脚刚刚迈进前厅,便看到李昌和王世成已经醉的不省人事,趴在那一动不动,而石闵则不知去向,其余的大臣们也基本烂醉如泥,唯独张豹还有些清醒。

    “张豹见过侯爷……”张豹晃晃悠悠的站起身,对石瞻行了一个礼。

    “二皇兄,小闵去哪里了?”石瞻见四下没有石闵,便问石世,对张豹则只是微微点头示意。

    “嗯?小闵?”石世一脸醉意,两眼迷离迷离的看了看四周,然后问张豹:“张大人……你看到小闵了吗?”

    张豹挠了挠头,想了一会儿,说道:“闵公子……刚刚不是说去茅厕吗?”

    “哦~本王想起来了!”石世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,然后对石瞻说道:“小闵上茅厕去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