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章 军法从事
    ,!

    “去了茅厕?”石瞻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侯爷!闵公子确实……”张豹说着,剧烈的咳嗽了几声,接着说道:“闵公子确实是去了茅厕……不过……这都老半天了,怎么还不回来?”

    “对啊!”石世转了一圈,又问张豹:“小闵去了多久了?”

    张豹打了一个嗝,然后揉了揉眼睛,说道:“下官也不记得了,好像很久了……”

    石瞻算是看出来了,这里的人一个个都喝的烂醉,问他们等于白问,于是对身后四个侍从吩咐道:“把他们两个拉外面去,用冷水冲醒!”

    “五弟,你这是做什么?多大点事嘛……”石世连忙劝慰道。

    “皇兄,他们是军人,自然该守军法,饮酒烂醉,过时不归营,自然该按军法从事!”石瞻冷冷的回答,并没有管石世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四个侍从把李昌和王世成拖到了屋子外面,二人还是没有动静,侍从们只能听从石瞻的指示,找来了两盆冷水,对着李昌和王世成的脑袋便浇了下去。一旁的石世和张豹则悄悄对视了一下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唔~谁给老子泼水!”李昌迷迷糊糊的惊醒过来,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那几侍从见李昌醒了,连忙退到一边。

    “大哥?”李昌睁开眼看到石瞻站在自己面前,吓的一个机灵从地上爬了起来,晃晃悠悠的站在石瞻面前,有些心虚的问道:“大哥……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来了?你心里不清楚吗?”石瞻冷冷的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……这酒怎么这么厉害……”旁边的王世成也醒了过来,坐在地上揉着脑袋,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是被人用水泼醒的。

    李昌连忙用脚踢了一下王世成,王世成骂道:“谁踢老子!”

    李昌没有说话,王世成抬起头,看到李昌站在那,毕恭毕敬的一动不动,又抬头看了看旁边,发现石瞻正在一旁站着,眼睛死死的盯着他。王世成也被吓的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,低着头喊道:“大……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俩给我站好了!回去再收拾你们!”石瞻对两人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王世成和李昌不敢答话,只能乖乖的站在那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燕王府的一个下人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,边跑边喊道:“殿下!不好了!出事了!”

    “嗯?出什么事了?大惊小怪!”石世迷迷瞪瞪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欣郡主出事了!您快去看看!”

    “欣儿出什么事了!快说!”石世听到自己的宝贝女儿出了状况,顿时清醒了几分,一把揪住那人的衣领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……小的也说不清……总之,闵公子他……他跑欣郡主房里去了……”那人不敢乱说,只能含糊其辞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石世火冒三丈,看了一眼石瞻,对下人吩咐道:“带本王去看看!”

    石瞻一听,自己儿子深更半夜跑到一个堂堂郡主的闺房之中,这还了得?连忙也跟着石世去了,一旁的李昌和王世成虽然尚未彻底酒醒,但是听到这个情况,也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老三,怎么回事?这小闵喝着酒怎么跑人家郡主房里去了?”李昌小声的问王世成?

    “你问我,我问谁!”王世成也觉得莫名其妙,他使劲儿的回忆醉酒之前的情况,他明明看到石闵喝了酒,就醉倒在桌案上,然后自己也晕了,怎么会突然醒来后,石闵跑到了欣郡主的房里?

    “你不是没喝多少吗?你不知道谁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俩给我闭嘴!”石瞻听到李王二人在身后嘀嘀咕咕,低声呵斥道。

    李王二人被石瞻一声呵斥,立马不敢再出声,只得乖乖的跟在石瞻身后。

    石世火急火燎的跟着下人来到了欣郡主的闺房外,就看到欣郡主蹲在门口哭泣,众人往里面一看欣郡主的闺床上,石闵正躺在那沉睡。

    “欣儿!怎么回事!”石世连忙跑上去,扶起欣郡主,关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欣郡主一看石世来了,倒头扑在石世怀里,“哇”的一下哭的更厉害了。石世又问道:“你快说啊!到底怎么回事!你别怕!父王一定替你做主!”

    欣郡主擦了擦眼泪,哽咽道:“女儿……女儿也不知道回事……方才女儿在院子里散步后……正要回房,忽然被人从背后打晕……然后……”

    “然后什么!你快说啊!”石世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然后女儿就什么都不知道了!等醒来的时候,就这样了……”欣郡主抽泣着,用手指了指躺在床上的石闵。

    石瞻终于明白了怎么回事,敢情是自己的儿子酒后无礼,做出了禽兽不如的事情,当下怒火中烧,对侍从们吼道:“把这畜生给我拖出来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那几个侍从从未见过石瞻如此生气,不由得也吓了一跳,连忙跑进屋,把石闵抬了出来,放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给他醒醒酒!”石瞻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侍从们连忙找来了一盆冷水,给石闵泼了下去,片刻之后,沉睡的石闵终于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父亲?”石闵刚刚坐起来,看到石瞻站在自己面前,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石闵还没反应过来,只听到“啪”的一声,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的抽在了石闵的脸上,把石闵包括在场所有人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大哥……”李昌和王世成连忙想要劝慰。

    “滚一边去!”石瞻如同一头发怒的野兽,对两人吼道。

    两人语塞,不敢再为石闵说话。而石闵则一脸的莫名其妙,问道:“父亲,孩儿不知犯了什么错,惹您如此生气……”

    “犯了什么错?你看看你干的好事!”

    石闵摸着火辣辣的脸,看了看四周,问道:“我怎么会在这里?刚刚不是还在前厅喝酒吗?”

    “哎哟喂我的闵公子!刚刚你喝多了要去上茅厕,结果半天不回来,谁会想到你大晚上的跑到欣郡主闺房里去,做这等无礼之事?哎……”

    “张大人!这里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!”石世松开欣郡主,对张豹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……下官多嘴……”张豹悻悻的退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跑到这里来了?我刚刚不是明明在和张大人你们喝酒吗?”石闵怎么都没想明白,忽然又看到王世成站在石瞻身后,问道:“三叔!你快替我作证!刚刚咱们是不是在前厅喝酒来着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王世成看了看石瞻,无奈的说道:“我记得咱俩都喝醉了,你怎么到的这里……我也不知道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五弟,欣儿是本王的掌上明珠,尽管父皇已经开口,要赐婚小闵和欣儿,但是毕竟父皇还没有下旨,你自己也不同意,说小闵与你府上的一个汉人女子已经有了婚约。可是现在却出了这样的事情,你叫本王颜面何存?”石世质问石瞻。

    “什么赐婚?父亲,这到底怎么回事?”石闵越听越糊涂。

    石瞻狠狠瞪了一眼石闵,没有说话,然后对石世行礼说道:“皇兄,小弟管教不严,导致今日出了这样的事情,请皇兄恕罪,小弟一定给皇兄一个满意的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交代?怎么交代?欣儿的名誉,本王的颜面,你如何交代!”石世气愤的问道。

    石瞻沉默了片刻,问石闵:“石闵,你可知罪!”

    石闵跪在地上,抬头看着石瞻,一副无辜的样子,说道:“孩儿没做这等事情,如何知罪?”

    “现在人证物证俱在!你还想抵赖吗!”石瞻厉声呵斥,然后又对身后的侍从们吩咐道:“把这畜生捆起来!带回军营!军法从事!”

    “大哥!不可以啊!”李昌和王世成一听石瞻要把石闵按军法处置,连忙跪地磕头,替石闵求情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给我滚开!等处置完这个畜生!再来处置你们!”石瞻此时此刻是愤怒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侍从们不敢动手,很是为难,毕竟这是他们将军的独生子,谁敢乱动?

    石瞻见状,厉声问道:“军令如山!听不懂吗!”

    “卑职不敢……”那几个侍从只能无奈的将石闵捆了起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