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零二章 陛下口谕
    ,!

    “石闵既然是我的儿子,又是我的部下,如何处置不得?我不杀他,如何立军威?”

    “不行!本王还是那句话!这件事得由父皇定夺!石闵虽然有罪,但是他出征有功,本王可不想因此做赵国的罪人!”

    石世的话说的但也合情合理,当然,这都是张豹教他的。若是直接替石闵求情,倒不免让人心生疑惑了。明明就是石闵非礼了燕王府的郡主,反过来堂堂的燕王殿下却替非礼了他掌上明珠的混蛋求情,怕是压根儿也没这个道理,所以干脆就说要交给石虎处理,便不会被人怀疑。

    秦婉跟着徐三往城门口赶,可是到了城门口才发现,城门早就关了,若非达官贵族或者王侯将相,根本不会开门。

    “徐三叔,怎么办?城门关了!”秦婉焦急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!现在早就过了宵禁的时间,咱们出不去啊!”徐三急的直拍大腿。

    “徐三叔,你快想想办法啊!”秦婉央求道。

    “巡防营的人怕是不会给我面子,若是将军来,肯定没问题……”徐三咬咬牙,说道:“我去试试!”

    “诶!”秦婉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徐三还未走到城门口,守城们的几个士卒便看到了徐三,纷纷刀剑出鞘,对着徐三,大声质问:“什么人!宵禁后还在大街上走动!”

    “别误会别误会!我叫徐三,是西华侯府的管家,有要事去找城外大营的西华侯,凡请兄弟给个面子,让我出城。”徐三一边客气的回答,一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谁是你兄弟!什么西华侯府的管家,老子们不认识!滚!否则把你抓起来!”

    “我真是西华侯府的,我有腰牌,不信你看!”徐三说着,从怀里取出了一个腰牌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士卒接过腰牌,看了看,对旁人说道:“确实是西华侯府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晚出城做什么!”另外一个士卒问道。

    “府中出了点事情,要火速禀报我家侯爷,麻烦行个方便……”徐三说着,从袖中取出了一锭银子,塞到为首的一人手中,说道:“请诸位喝杯薄酒,不成敬意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!”一个粗犷的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徐三和那几个士卒循声望去,一个身材魁梧的人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统领大人!”守城的那些人认出了来人正是巡防营统领刘荣。

    “手里拿的什么?交给本将看看!”刘荣伸手讨要。

    拿着银子的那人连忙将银子递给刘荣,然后指着徐三说道:“回禀大人,这个刁民刚刚企图行贿弟兄们,想让弟兄们放他出城。”

    刘荣颠了颠手里的银两,瞪着徐三,说道:“你好大的胆子!半夜三更想偷偷溜出城去做什么!还敢企图行贿!来人!先把他抓起来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你们凭什么抓我!”徐三一边反抗,一边喊道,顺势单手打翻了刘荣的一个手下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,还敢还手!给我打!”刘荣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!快住手!”秦婉远远的看到徐三与巡防营的人纠缠起来,连忙跑出来喊道。

    “哪家的小娘们儿半夜三更跑出来了!”刘荣没看清楚是谁,只听得是一年轻女子的声音,便言语轻薄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快放人!我们是西华侯府的!”秦婉跑过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西华侯府?”刘荣打量了一下徐三和秦婉,忽然想起了当日石闵与那几个烟衣人交手,和石闵在一起的正是眼前的这个年轻女子。

    “正是!我的腰牌还在那小子手上!”徐三指了指其中一个守城的士卒。

    “放开他们!”刘荣吩咐道。

    见刘荣吩咐,那些小喽喽自然不敢不从,并且将徐三的腰牌交给了刘荣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西华侯府的人,难道不知道宵禁之后不允许四处走动?”刘荣看了看手里的腰牌,确认是西华侯府的人。

    “统领大人,府上有急事,需要立马告知我家侯爷,方才冒失之处,望大人海涵,请统领大人行个方便?”徐三对刘荣客气的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按理说侯爷的面子是要给的。”刘荣将徐三的腰牌扔给了徐三,漫不经心的说道:“只不过本将奉命保卫京城的安危,不得不按规矩办事,这个方便,本将怕是行不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刘荣阴阳怪气的腔调,秦婉和徐三算是明白了,这个城门他们怕是今晚出不去的。

    “三叔,怎么办?”秦婉轻轻拽了拽徐三的衣袖,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走!回府!”徐三看了一眼刘荣,然后对秦婉说道。

    “慢走!不送!”刘荣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徐三叔,这个什么统领真是欺软怕硬,上次看到公子,就像老鼠看到猫一样,现在却在咱们面前装腔作势!真是可恨!”秦婉边走边暗暗发牢骚。

    “算了,明日一大早,我就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驾!让开!”夜幕下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和呼喊声,打断了徐三的话。

    徐三和秦婉连忙让路,一匹快马从二人眼前飞奔而过,冲城门口喊道:“快开城门!陛下口谕!快开城门!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!”城门口喊道。

    “快开城门!奉陛下口谕,前去城外西华侯大营宣旨!”那人说着,扔了一块腰牌给刘荣。

    “开门!”刘荣一看腰牌,连忙下令放行。

    “是宫里的禁军!”徐三对秦婉说道。

    “宫里的禁军?还要陛下下旨,难不成真的出了什么大事吗?”秦婉顿时心都揪在了手里,此时她不得不担忧石闵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看来真的出大事了!”徐三也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,不知所措,可是他们根本出不了城,也只能是干着急。

    “你先回去!咱们在这里耗着也没用,我在城门口等着,或许能等到什么消息。”徐三对秦婉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,我也在这里等着,知道公子安然无恙,我才能放心。”秦婉倔强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怎么这么倔!大晚上的你在外面算怎么回事?”徐三责怪道。

    “公子对我有救命之恩!他出征前说了让我等他回来,结果刚回来还没说上话就莫名其妙的被绑走了,我怎么可能安心?”秦婉急的哭了起来,边哭边对徐三说道。

    看到秦婉哭的稀里哗啦,徐三顿时手足无措,只能同意秦婉也留在这边一起等,然后安慰道:“行了行了,你别哭了,公子要是知道了,还以为你受委屈了!”

    秦婉抬起头抹着眼泪说道:“我要等公子回来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!公子肯定回来!”徐三根本不知道怎么哄女人,也只能随秦婉去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军营里,石瞻和石世正在僵持着,谁都不肯让步。

    “请将军饶了少将军!”人群中忽然有人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那人话音刚落,众人像是心有灵犀一般,纷纷跪地喊道:“请将军饶了少将军!”

    “请将军饶了少将军!”

    “请将军饶了少将军!”

    石世看了看周围的将士们跪地求情,于是对石瞻说道:“怎么处置石闵,不是你说了算,你若一意孤行,就是无视圣上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将军!陛下口谕!”忽然一个守卫跑来对石瞻喊道。

    石瞻连忙问道:“人在哪里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个传令的禁军跑了过来,对石瞻说道:“陛下口谕,西华侯石瞻听旨!”

    “臣在!”石瞻连忙跪地接旨。

    “命西华侯,石闵,速速入宫面圣!不得有误!”

    “臣遵旨!”石瞻和石闵几乎异口同声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燕王殿下,您也赶紧的吧,陛下也派人去燕王府宣旨,说是要您进宫。”那人见石世也在一旁,便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父皇叫我也去?”石世假装不明白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对,殿下可得快点!”那人说完,对石瞻说道:“侯爷,请快些,小的先回宫复命了!”

    “好!”石瞻点点头,然后又看了看被捆的结结实实的石闵,心中似乎已经预感到要发生什么事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