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零三章 深夜入宫
    ,!

    宣旨的人走后,石世看了看石瞻,说道:“既然父皇下旨,这件事等到了宫里,本王再与你们父子好好清算!”

    石世说完,拂袖而去,语气甚是冷漠。

    石瞻没有回话,而是抽出腰间的剑,轻轻一挥,便斩断了石闵身上的绳子。

    “跟我进宫面圣!”石瞻冷冷的说了一句,收剑回鞘,然后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夜已入深,邺城的街道上冷冷清清,微风拂过,带着丝丝寒意。秦婉和徐三蹲坐在街头,始终盯着城门口,眼睛都不敢眨一下。

    “阿嚏……”秦婉忽然打了一个喷嚏,全身直哆嗦。

    “你冷?”徐三这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……”秦婉蜷缩着坐在那里,全身直打哆嗦。

    徐三见状,脱下自己的衣服,披在秦婉身上,秦婉连忙推却,说道:“徐三叔,你穿着吧,我没事!”

    “我得替公子照顾好你,否则如何向公子交代?”徐三说道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城门口传来了动静,只听到城门“吱嘎”一声,被人打开了。

    “城门开了!”徐三连忙往前跑了几步,远远的朝城门口望去。

    秦婉一听,也连忙起身,只见到一匹快马飞奔进来,看样子好像是之前去宣旨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“宣旨的人回来了?”秦婉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!”

    “我去问问他!”秦婉说着,竟然要去拦马。

    “你疯了!”徐三一把拉住她,低声呵斥道:“拦禁军是要掉脑袋的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什么可是!别乱动!”徐三将秦婉拉了回来,瞪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城外又“哒哒哒”的传来了马蹄声,两人循声望去,来人居然是燕王。

    徐三还没来得及开口,又有两匹快马飞奔进了城,秦婉一眼就认出了石闵:“是公子!”

    听到秦婉欣喜的欢呼声,徐三定睛一看,果然是石瞻和石闵二人。

    “将军!公子!”秦婉连忙朝二人呼喊挥手。

    石瞻和石闵二人听到声音,隐约看到前方有人,连忙勒马停下。

    “将军!您回来了……”徐三走上前对石瞻行礼,眼睛却偷偷看了看石闵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里?把秦姑娘带出来做什么?”石瞻略有严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关徐三叔的事,是我担心公子安危……”

    “回去!”石瞻打断了秦婉的话,对徐三说道:“这孩子不懂事,你也不懂事吗?”

    “小的知错!只是看见将军把公子五花大绑,心中担忧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徐三叔,我没事。”石闵安慰道,然后看了看秦婉,温和的说道:“跟徐三叔先回去,我没事,你看,这不是好好的吗?”

    秦婉看着石闵,竟不知说些什么,只是眼泪却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走了!”石瞻冷冷的对石闵吩咐道。

    石闵点点头,依依不舍的看着秦婉,终于与石瞻二人消失在夜幕里。

    秦婉的双眼噙满泪水,她依依不舍的看着石闵逐渐模糊的背影。未见之时,牵肠挂肚,想着若是见了,定有千言万语要说。如今真的见了,却只有只言片语,并非不想互诉衷肠,只是还未开口,却现世间竟无言辞可以表达内心的情感。

    “秦姑娘,走吧,回去了。”徐三往前走了两步,回头看看还站在原地的秦婉。

    秦婉抹了抹眼角的泪水,点点头,便自顾自的往回走了。

    石瞻和石闵二人到了宫门口,6安已经在那等着,见父子二人到来,连忙迎上前,说道:“侯爷,公子,陛下已经久等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。”石瞻微微点头示意,然后翻身下马。

    “侯爷……”6安忽然低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石瞻看了一眼6安。

    “陛下正在气头上,侯爷万勿触逆鳞。”6安小声提醒了一句,然后侧身引路:“侯爷请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石瞻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“公子请。”6安对石瞻身后的石闵客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石闵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父子二人来到宏光阁外,6安拦住二人,说道:“二位稍后,容小的进去禀报。”

    6安进了宏光阁,石虎正在向张豹和石世问话,6安跪地禀报道:“启禀陛下,西华侯父子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们进来!”石虎听到石瞻来了,火气立马上来了。

    6安默默的退了出去,他知道石虎即将龙颜大怒,像他这样命如草芥一般的奴才,还是能躲远一点就远一点吧。

    “儿臣拜见父皇!”石瞻进了宏光阁,对石虎跪地磕头行礼。

    “拜见陛下!”石闵也跟着跪地行礼。

    “起来!”石虎的语气出奇的严厉。

    父子二人缓缓起身,石瞻刚刚起身抬起头,石虎已经快步走到他面前,抬手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,硬生生的把石瞻的嘴角都抽出了血,而石瞻吭也没吭一声。

    “陛下!”石闵惊喊道。

    “你一边待着去!朕过会儿再找你!”石虎第一次冲石闵怒,愣是让石闵也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石虎转过脸,反手又是一个耳光,石瞻依旧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石虎那两个响亮的耳光,就连一旁的石世看着,都觉得自己的脸上疼,竟然不自觉的想捂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“你好大的胆子!”石虎厉声呵斥道:“竟然敢对朕先斩后奏!”

    石虎看了看石闵,又骂道:“斩的还是朕最爱的孙子!”

    “石闵乱了军纪,儿臣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屁!”石虎不耐烦的打断了石瞻的话,骂道:“乱了军纪?乱了军纪就为这种事杀你自己的儿子!”

    “儿臣是军人,决不允许军中出此败类!否则如何约束手下将士?”石瞻说的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“败类!这孩子是败类吗?啊?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!”石虎指着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醉酒不归营,恃强凌弱,**妇女,军法不容。”

    “**妇女?朕本来就要将老二的长女许配给小闵,这算哪门子****石虎反问道。

    一旁的石闵听着一愣,问道:“陛下,您说什么?许配给我?”

    “怎么?你还不知道?朕是原本打算明日下旨赐婚,既然你小子自己已经把事情办了,朕这里就做个顺水人情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陛下,孙儿请求您收回成命!”石闵说着,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石虎愣了一下,问道:“为何?那丫头配不上你?”

    “不是!”石闵抬头看着石虎,吞吞吐吐的又说道:“是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“因为儿臣已经替小闵与府上一秦氏女子立下婚约,待小闵回来就完婚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石虎一口回绝,说道:“这件事你说了不算!”

    “父亲……我……”石闵被越说越糊涂。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石瞻低声呵斥道。

    石闵只能乖乖的不说话,而石虎则问石闵:“朕听闻老二家的女儿,生的貌美如花,怎么?入不了你的眼?还是朕的旨意不管用?”

    “石闵不敢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敢?朕看你们父子两个想造反!”石虎指着石瞻父子两骂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,儿臣没有二心!”石瞻也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朕的旨意,你父子二人一再违逆,不是想造反是什么!”石虎指着跪在地上的父子二人骂道:“不要仗着朕宠爱你们,你们就无法无天!”

    “儿臣不敢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二!”石虎喊道。

    “儿臣在!”石世听到石虎喊他,连忙走上前。

    “既然已经生了这样的事情,那刚好,把你女儿许配给小闵,朕也原本就有这打算,你该不会有什么意见吧?”

    “父皇吩咐,儿臣本不敢有任何怨言,只是……”石世看了看石虎,没有继续说。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?”石虎不耐烦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只是如此一来,倒似乎是儿臣巴不得将欣儿嫁到西华侯府一般。”石世顿了顿,接着说道:“儿臣虽然没什么用,但是欣儿也是儿臣的掌上明珠,如今尚未婚配,就遇到这样的事,传出去还叫她怎么做人?儿臣的颜面又置于何地?”

    “朕不是已经要赐婚了吗?你还有何不满?”石世不耐烦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儿臣没有不满……只是有些憋屈!”石世说着,深深的叹了口气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