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零四章 水月镜花
    ,!

    “你憋屈什么?”石虎有些纳闷。

    “欣儿受了惊吓,毁了声誉,如今……”

    “朕知道你要说什么!”石虎打断他的话,然后回头看着跪在地上的石闵,说道:“朕不管你有无婚约,既然你做了这等事,那就该负责到底!”

    “陛下!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事就这么定了!”石虎没给石闵开口的机会,便下了旨意。

    石虎说完,在场的几个人都不说话,石虎扫视了众人一眼,又对石世说道:“你也不要有什么想法!小闵做你的女婿,不让你吃亏吧?”

    “父皇旨意,儿臣没有怨言。”石世倒是看似十分谦恭。

    “半夜三更还要闹这么一出!看样子朕是活不了几日!”石虎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,看了看众人。

    石闵跪在地上,一言不发,因为他已经彻底糊涂了,短短几个时辰,事情的变化太快,快到让他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为何突然会有赐婚这样的事情?秦婉怎么办?父亲说替自己与秦婉立下婚约,又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想到这里,石闵觉得自己已经彻底糊涂了,为何酒醒之后,一切都让他完全看不明白?难道现在还在做梦?

    石闵偷偷掐了一下自己,很痛,这分明就是真的,压根儿不是在梦游。

    石闵不记得他是如何回的西华侯府,他心中想的,是一旦赐婚,该如何面对秦婉?原本凯旋的愉悦心情,在短短几个时辰的一波三折之后,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“赐婚一事,为父早就知道。”石瞻在旁边说道。

    石闵低着头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知子莫若父,你心中所想,为父明白。”石瞻坐了下来,拍了拍石闵。

    “父亲既然早就知道,为何不派人知会我一声?”石闵抬起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原本以为,若是我坚持不同意,陛下则不会强硬的要赐婚,没想到现在弄出这么一桩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父亲还不了解陛下的脾气吗?早知如此,那我情愿不去追击匈奴人,草草结束战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这是什么混账话!”石瞻呵斥道:“你是军人,不管什么时候,不要忘了你身上的职责。”

    “那秦姑娘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?还能怎么办?你自己干的好事,现在除了接受陛下赐婚,还能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父亲难道也以为儿子会酒后干出这种荒唐事吗!”

    “那么多人都看到,真相如何已经不重要了!所有人都认定你非礼郡主,就算你没有这么做,那也是百口莫辩!赐婚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,你不要再做其他想法。”

    父子二人静坐了许久,石瞻又说道:“事已至此,为父也无力回天,就算是君臣父子,也是君臣在前,父子在后,除了遵从陛下的旨意,已无其他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却要我娶一个仅仅一面之缘的女子?要我把秦姑娘置于何地?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,不像是让你娶燕王府的郡主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此话何意?”

    “我一心不想搅和到朝堂之中,现如今在燕王和庆王夺嫡之时,却让西华侯府与燕王府联姻,难道不是陛下的刻意安排吗?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陛下要立燕王为太子吗?”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或许有这样的可能性。”石瞻站起身,又说道:“就连秦先生都说,此事应该顺着陛下的意思,所以你与秦姑娘,便算是有缘无分。将来若是秦姑娘不介意,你或许可以将秦姑娘纳为二房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这个那个了!为父只想要你记住一句话,无论何时,不要参与党争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……”石闵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不必说了。”石瞻摆摆手,深深的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关于赐婚一事,为父能做的,都已经做了,你恨也好,怨也罢,怪只怪你生在帝王家。”

    石瞻说完,便转身走了。石闵心中五味杂陈,尽管连日的奔波赶路让他身体疲惫,可是现在的他如何还有心思入睡?

    “秦姑娘……”石闵猛的抬起头,看到秦婉站在不远处看着他,满脸泪痕。

    “将军说的是真的吗?”秦婉站在原地,咬着嘴唇,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石闵连忙起身,想跟秦婉说清楚,没想到秦婉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你别走!”石闵及时拉住秦婉,一把将她搂在怀里,喃喃道:“你别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!”秦婉挣扎着说道。

    石闵紧紧抱着秦婉,不愿松手,任凭秦婉拍打着他。

    “陛下既然已经要将燕王府的郡主许配给你,你还拉着我做什么?”秦婉一边哭泣,一边要推开石闵。

    “你明知我心中只有你!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秦婉抬头看着石闵,流着眼泪,问道:“能改变什么?终究你要娶的是另外一个人!”

    “此事我方才进宫后才知道,明日陛下就要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宣旨!父亲曾一再以我与你已有婚约推辞,也无济于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必再说了……”秦婉终究还是推开了石闵,离开了他的怀抱。

    “婉儿……”石闵两眼湿润,一时间不知道如何面对秦婉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是我太天真了,你将来必定是要封侯拜相的,如何能娶我这样一个寻常女子?”秦婉苦笑着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从未有过门户之见的想法。”石闵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现实就是现实!连将军都说了,赐婚已经是板上钉钉之事!”秦婉说着,又擦了擦眼泪,转过身,背对着石闵,说道:“你我的情意,已如水月镜花,再如何像真的一般,也只是梦幻一场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日在大殿上,会跟陛下说明白,我不会娶燕王府的郡主!”石闵坚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傻了……”秦婉叹了口气,说道:“无论陛下如何宠爱将军和你,终究份属君臣,君命难违,就连将军都没有办法,你还能怎么拒绝?”

    “我根本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!”

    “再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了……秦婉感念公子对我父女的恩情,还望公子顾及西华侯府上下三十多口人,不要为此事再与陛下起冲突,否则若是因为秦婉,坏了陛下对西华侯府的信任,那秦婉将会百死莫赎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,在我离开的这短短的二十多天里,每日都会想起你,若是让我选择,我情愿用世间的一切换得你的陪伴。”石闵轻轻的从背后拥住秦婉。

    “别再傻了。”秦婉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“公子你忘了当日说过的话吗?除了秦婉,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!”

    “这世间还有什么事能比你更重要?”

    “中原千万百姓,难道不比秦婉更重要吗?你忘了当日你曾说过的豪言壮语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忘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公子应该忘了我们之间的情意,秦婉一介民女,不能误了公子的大事,更不能误了天下的苍生百姓。”秦婉说着,拨开了石闵的手臂。

    石闵低着头,沉默不语,他实在找不到一句话来反驳秦婉,而说到底,他对眼下进退两难的处境,实在无法抉择。

    “从今往后,你我只有主仆关系,公子不要再做他想。”秦婉说着,便要离去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就舍得?”石闵连忙拉住秦婉的手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何不舍?公子是顶天立地的男人,秦婉一介女流尚且拿的起放的下,公子也该做到。”秦婉故作平淡的说着,看了看石闵,微微行礼:“时候不早了,再有两个时辰天就亮了,闹腾了大半宿,公子去歇会儿吧,秦婉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秦婉言毕,便头也不回的走了,留下石闵一脸错愕的现在原地,他没想到,秦婉最终会如此就接受了自己要娶他人的现实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