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零五章 负荆请罪
    ,!

    转过身并非是放得下,只是不愿让他看见自己的眼泪,或许紧紧一个潇洒的背影,会给石闵的心中留下一个内心坚强的秦婉。说祝福并非不爱,只是知道放手是为了成全,或许这样的宽容大度,才能让石闵没有牵累而站得更高。

    秦婉看似潇洒的离开,对于石闵来说,或许是永远都不懂的一件事。女人之于男人,就像一本永远都读不懂的天书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石闵便随石瞻进了宫,临出门的时候,石闵特地在府中转了一圈,也没看到秦婉的人影,无奈时辰将至,他没法去找,只能托付徐三看好秦婉。

    “这次匈奴人由河西入侵云中郡,前前后后的情况,你们大致都知道了吧?”石虎在朝堂上问众人。

    “陛下,庆王常年节制西北的兵权,此次云中郡损失惨重,庆王难辞其咎!”一个大臣忽然发难。

    “云中郡的事,岂能全怪在庆王殿下头上?”尤坚不服,站了出来,替石遵说话:“启禀陛下,微臣可听说,当时云中郡之所以被攻破,全因为守将卢海龙愚蠢,中了匈奴人的计,被诱骗开了城门,这才有了云中郡被洗劫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“若不是庆王支援不力,云中就算被破,也不至于被杀的鸡犬不留吧!”

    “吴大人,你这么说话可就不负责了,支援云中的可不止庆王一人,照你这么说,那西华侯的人马也可以说是支援不力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何时有这等意思?”那位吴大人有些急了。

    “云中丢了,庆王出兵没来得及赶上就是庆王的责任,那西华侯就没责任了,吴大人,您的这碗水可得端平了!”

    “尤大人此言差矣!”张豹站出来帮腔:“西华侯的人马是从邺城出发,邺城距离云中多远,别人没数,你兵部尚书的心里该清楚的很吧?李城距离云中,快马不过半日多的距离,如此两种情况,岂可同日而语?”

    “张大人,尤大人的意思,可不是想把责任推给西华侯,只是让庆王殿下背这个烟锅,似乎也太不厚道了吧?”又有一个人替石遵开脱。

    “庆王殿下支援不力这是事实!”张豹不依不饶道。

    “庆王殿下为了支援云中,孤身率军犯险,与匈奴人鏖战半日,付出巨大代价,损失那么多人马,难道你当这是庆王殿下在儿戏?”

    “好一个付出巨大代价,好一个损失那么多人马,三万多人马损失近半,真不知道庆王平日里是如何操练兵马的!难道这不是庆王的失职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你们吵什么!”石虎听着都不耐烦。

    听到石虎的声音,众人也不敢再争吵,石虎往龙椅上靠了靠,看着众人,问道:“朕就问你们这次的事情清不清楚,你们吵什么?吵什么!”

    石虎怒吼之后,群臣们鸦雀无声,所有人都低着头,不敢直视石虎。

    “有功者赏,有过者罚!这是朕一贯作风,你们有什么好争的?”石虎说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英明……”群臣齐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少给朕冠冕堂皇,你们打的什么算盘,朕心里清楚的很!”

    众人听到石虎这句话,自然没有人敢接话。

    “这次石闵打击匈奴人和羌族人有功,趁着你们都在,朕给他册封。”石虎说着,对陆安吩咐道:“宣旨吧。”

    陆安点点头,取出早已备好的圣旨,清了清嗓子,念叨:“皇孙石闵,勇健有功,特赐封游击将军,邑五百户。另,燕王石世长女,才貌双全,知书达理,特赐婚于石闵,择日完婚!钦此!”

    这道圣旨一下,朝堂之上立马炸开了锅,尤其那些支持石遵的大臣们,纷纷猜忌,石虎让西华侯府与燕王府联姻,是不是意味着要立燕王为太子了。

    “恭喜燕王殿下!恭喜西华侯!恭喜闵公子!”张豹率先向石世等人道喜。

    石瞻淡淡一笑,没有作答,石世则是笑着向众人回礼,而石闵,自然一点欣喜之情也没有。

    就在朝堂上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,一个小太监跑了进来,大声禀报道:“启禀陛下!庆王……庆王殿下回来了,正在殿外求见……”

    石虎愤恨的骂道:“他还有脸来见朕!让他立马滚进来!”

    尤坚等人一听,心知石虎对于云中一事耿耿于怀,于是悄悄彼此交流眼神,保住石遵是他们当下最要紧的事情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一个上身**,体格健硕的人光着脚走进了宏光阁,众臣哗然,来人居然是庆王石遵。

    只见石遵身负荆条,光着膀子,每走一步都得小心翼翼,因为他的背已经被荆条扎的鲜血淋漓,就连站在旁边的那些文臣,都不忍直视,让人看着都觉得疼。

    “儿臣拜见父皇!”石遵恭敬的跪在地上,向石虎磕头行礼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脸回来见朕!嗯?当日口出狂言,向朕拍着胸脯,能打退匈奴人,结果呢!丢了云中不说,还折损数万人马!”石虎破口大骂,抓起一本奏章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儿臣自知有罪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罪?你岂止是有罪!你简直是罪该万死!”

    “请父皇责罚!”石遵再一次跪地磕头。

    “陛下!臣有话说!”刘远志忽然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刘远志在这个时候说话,着实让所有人意想不到,石虎也愣了一下,问道:“你有何要说?”

    “臣以为,此次云中被破一事,庆王或许确是难逃干系。刚刚陛下也说了,要赏罚分明,既然如此,这么多人觉得庆王殿下有重大过失,臣以为不如听庆王殿下自己说一说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,然后再由殿下圣裁,更为妥当。毕竟庆王殿下在云中李城一带守土多年,往日功劳也不少,如此就把以前的功绩抹杀,似乎有些不妥。”刘远志说的合情合理,却也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“张大人,这刘远志怎么好像临阵倒戈了?”石世低声问身后的张豹。

    “下官也不知,看看情况再说。”张豹看着站在那口若悬河的刘远志,心中觉得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陛下,微臣以为,刘大人所言在理,不如让庆王殿下详细说明一下情况。”尤坚见刘远志替石遵做好了开场,也连忙帮腔。

    石世见状,连忙想站出来,打消石虎给石遵说话的念头,没想到张豹一把拉住他,低声说道:“殿下耐心点,此时不宜妄动。”

    听到张豹的话,石世终究没有在这个时候直接落井下石,否则怕是会落人口实,失了人心。

    “既然两个尚书都这么说,那朕就给你机会,你当着朕的面好好说清楚!”石虎指着跪在地上的石遵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日儿臣接到前线急报,家都没回,连夜赶回李城,调兵强将。云中被匈奴攻城后,云中守将卢海龙派人求救,儿臣连忙点兵增援,却不曾想那匈奴单于是引蛇出洞,儿臣走到半路,匈奴人四五万骑兵趁儿臣人困马乏之时突然袭击,这才让儿臣的手下损失惨重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了半天,都没说道重点!等于是在放屁!”

    石遵一愣,连忙说道:“本来那卢海龙若是固守待援,儿臣与五皇兄的人马是有机会让匈奴人无法得手的,没想到卢海龙自己开了城门!这才有了后面云中被屠城的悲剧。”

    “你若早些支援,匈奴人岂会有这样的机会?”石虎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儿臣在收到卢海龙的消息后就立马发兵了!可是整个李城只有两万骑兵,剩下两万步卒,若是只带两万骑兵增援,怕是儿臣自己凶多吉少,可是带着步卒,行军速度也大受影响……”

    “结果你既没第一时间赶到,自己也差点被被匈奴人和羌族人砍了!要不是小闵及时出现,再晚两个时辰,怕是你的几万人马就死光了吧?”

    “儿臣冤枉……”石遵几乎痛哭流涕的说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