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零七章 意外之喜
    ,!

    “吴大人,你此言差矣。”刘远志又帮腔道。

    “刘大人今日说话行事真是一改往日,字字珠玑让我等佩服!”张豹见刘远志今日已经不可能帮着燕王府,便言语嘲讽道。

    “张大人,为官者居庙堂之高,当忧国忧民,切不可只看到自身的利益,刘某不才,只是实话实说而已,谈不上什么字字珠玑。”刘远志不慌不忙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!庆王之事日后再议!朕被你们吵的头疼!”石虎打断了众人的话,摆摆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,此事还当尽早……”

    “启禀陛下!贵妃娘娘派人来有急事禀报!”大殿外一个小太监忽然跑进来,打断了张豹的话。

    “嗯?什么急事?没见朕在忙吗?”石虎不耐烦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恭喜陛下!贺喜陛下!贵妃娘娘有喜了!”小太监跪在地上,对石虎喊道。

    石虎一听这话,惊的从龙椅上站了起来,快步走下台阶,一把抓住那个小太监,问道:“此话当真!”

    “当真!刚刚贵妃娘娘拍贴身婢女前来禀报的!”小太监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石虎对于这个消息是又惊又喜,大笑道:“哈哈,真是天大的好事!”

    说着,看了看众人,挥挥手,说道:“有什么事情明日再议!退朝!”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尤坚看了看跪在地上的石遵,喊住了正要离开的石虎。

    石虎转过身,看了看身后的众人和跪在地上的石遵,不耐烦的吩咐道:“庆王石遵,幽闭庆王府!等候朕的发落!”

    “儿臣叩谢父皇!”石遵跪地谢恩。

    石虎转身便离开了大殿,留下剑拔弩张的群臣彼此瞪着眼睛,而石瞻父子则事不关己的跟着也离开了大殿。

    蕙兰宫内,刘贵妃正坐立不安的等候着朝堂上关于石遵的消息,尽管她嘴上不承认,但是小香明白,刘贵妃的心终究已经向着石遵了。

    “爱妃!”石虎快步走进蕙兰宫,还未等婢女们通传,便径直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听到石虎的声音,刘贵妃连忙起身迎了出去,还没出门,石虎已经到了跟前。

    “爱妃!你派人来说怀了身孕,真的怀了?”石虎喜滋滋的问道。

    刘贵妃淡淡的笑了笑,说道:“当然是真的,臣妾岂能用这等事骗陛下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这真是天大的喜事!你的肚子真是太争气了!”石虎说着,轻轻抚摸着刘贵妃的肚子。

    “哎呀陛下,这才刚怀上,肚子还没大呢!”刘贵妃嗲嗲的说道。

    石虎笑着拍了拍脑袋,说道:“你看看!朕高兴的忘了!快快快!爱妃坐下说!”

    石虎说着,竟然亲自扶着刘贵妃坐下,这大概是老来得子的喜悦吧。

    “怀几个月了?有没有传太医看过?”石虎关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陛下,已经让张太医看过了,说是两个月了……”刘贵妃低声回答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喜事,怎么不早点告诉朕!”石虎有些责怪道。

    刘贵妃有些不好意思的低着头,靠在石虎怀里,说道:“臣妾又没有经验,哪懂那么多,只是近来觉得身子有些不适,就叫张太医来看看,这才知道原来是怀了身孕,臣妾又惊又喜,就连忙让小香去报信了……”

    刘贵妃说着,抬起头,依旧靠着石虎,问道:“陛下,臣妾是不是打扰您早朝了?”

    “诶~无妨无妨!还能有什么事能比这等喜事重要?爱妃要注意身体,好好养胎。”石虎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臣妾知道……”刘贵妃点点头,搂着石虎,故作委屈的说道:“可是陛下太忙了,都没时间陪臣妾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老九那个混账回来了,方才在朝堂上,那些大臣们为了商量如何处置他,吵的不可开交,朕都觉得头疼。”石虎一边说着,一边轻轻安抚着刘贵妃。

    “那陛下打算如何处置庆王?”刘贵妃抬起头问石虎。

    “朕一时间还不知道如何决断。”石虎说着,松开了刘贵妃,然后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大臣们有没有什么主意?陛下可以听听他们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还能有什么主意?老二那边无非是主张削了他的兵权,支持老九的自然是希望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象征性的惩罚一下就好。都是打自己的算盘!把整个朝堂吵的鸡飞狗跳!”石虎一副疲态。

    刘贵妃连忙起身,轻轻的给按着肩膀,低声问道:“那若是削了庆王殿下的兵权,西北的兵权该交于谁?”

    “工部侍郎吴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“陛下说的是吴梁大人吧?难道交给他?”

    石虎摇摇手,说道:“自然不可能给他,是他提议让小闵代替老九,接管西北的防务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您觉得呢?”刘贵妃试探性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朕觉得可以考虑,小闵这孩子朕很喜爱,有勇有谋,不输他的父亲。”

    刘贵妃听到石虎这样说,沉默不语,石虎忽然回过头,抓着刘贵妃的手问道:“爱妃怎么不说话了?”

    “臣妾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刘贵妃低声回答。

    “说,现在不管你说什么,朕恕你无罪!”石虎说着,搂着刘贵妃让她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臣妾认为,把西北的兵权交给石闵那孩子,有些不妥。”刘贵妃看了一眼石虎。

    “你是担心那孩子没有这能力?”石虎笑了笑,摆摆手,说道:“这个不用担心,朕看瞻儿手下的那个叫王世成的,是个良将,可以让他一起去,这样就不用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臣妾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爱妃是什么意思?”石虎一听,倒来了兴致。

    “西华侯手下四万人马,皆为赵国精锐,若是让石闵和王世成接替庆王,那西北数万人马尽归石闵及王世成调遣,如此一来,赵国近一半的兵力,就都在西华侯父子手上,万一……”刘贵妃迟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万一什么?万一他们造反?”

    “臣妾不敢这样说……只是西华侯父子终究是汉人,俗话说,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……”刘贵妃的声音越说越低,因为她知道石虎宠爱这父子俩,说多了,便似乎是刻意挑拨了。

    石虎手指轻轻叩着桌子,似乎是有所思虑,而刘贵妃自然不敢打扰。

    “今日在朝堂上,你兄长刘远志的言论倒是让朕没有想到。”石虎忽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兄长说什么了?”刘贵妃关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兄长一向偏向燕王府,今日不知为何,言语之间却似乎帮着庆王府,不知是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听到石虎这么说,刘贵妃总算松了一口气,她的这位哥哥终究还是看了当日留下的那封信,并且选择了帮庆王。

    “爱妃?你在想什么?”石虎看刘贵妃若有所思,便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想什么……”刘贵妃连忙回答:“兄长秉性善良,为人刚正不阿,他既然能在朝堂上发出那样的言论,想必也是深思熟虑过的吧……”

    石虎点点头,又看着刘贵妃,说道:“看爱妃今日似乎有些心神不宁,莫不是因为怀了身孕身子有些不适?”

    “没事……只是有些累了,休息休息就好……”刘贵妃说着,故作疲惫状。

    “那爱妃好好休息!朕晚些再来看你。”石虎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陛下也要注意休息,臣妾等您过来……”刘贵妃依偎在石虎的怀里说道。

    “爱妃放心!”石虎说着,站起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妾送送您……”刘贵妃站起身说道。

    “爱妃留步,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把腹中的龙儿照顾好,给朕再生个儿子!”石虎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臣妾一定尽心尽力!”

    石虎满意的点点头,笑着离开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