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零九章 将功赎罪
    ,!

    刘远志只顾着自己长篇大论,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触犯了石虎的忌讳。

    “臣没有这个意思……”刘远志连忙起身下跪。

    “没有这个意思?那你是什么意思?说西华侯父子有反意?”

    “臣并不是说西华侯父子一定有反意,而是凡事需要制约,不可一家独大,否则便有可能出现篡权乱政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石虎紧紧的盯着跪在地上的刘远志,心中也细细思量着他的话。石虎虽然性情暴躁,但是昏而不聩,自然懂得刘远志的话并非没有道理,将领一旦拥兵自重,对于皇帝来说,就是一个潜在的威胁。当年司马氏独揽大权,这才篡了曹魏的江山,想到这里,石虎不由得心中也迟疑起来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……”石虎抬抬手。

    “谢陛下……”刘远志小心的站起身,回到了座位上。

    “那依你看,庆王应该如何处置?”石虎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臣不敢妄言……”刘远志刚刚吃了亏,算是长了个记性。

    “你但说无妨,朕恕你无罪,只要你的话不是大逆不道即可。”

    刘远志有些为难的点点头,思索片刻,缓缓说道:“云中之事,庆王难辞其咎,但不可把所有罪责推到他的头上。”

    “他出师不利,若是保住云中,折损点兵马,朕还觉得情有可原,但是最后云中没保住,还折损了那么多人马,作为主帅,他不担责,谁来?要朕来?”

    “陛下,方才微臣也说了,庆王自然是有罪责,但是匈奴人和羌族人都是快马强弓,而我赵国总共有的骑兵不足十万。庆王殿下当时人数上处于劣势,其中近一半还是步卒,在城外开阔地作战,怎么可能会是匈奴骑兵的对手?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,此事当如何决断?单单一顿杖责,怕是不能让满朝文武心服口服吧?”

    “前几日燕王殿下奏请的屯田之事,已经开始落实,微臣以为,可让庆王去李城一带带人屯田,这也算是将功赎罪。另外一方面,屯田积粮,蓄养战马,发展农耕,如此也可壮大国力,一举两得。若是庆王殿下能将屯田一事办好,陛下可再考虑恢复其兵权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去屯田?那李城的守军让谁去操练统帅?”

    “兵部尚书尤坚,当年曾随陛下征战沙场,禁军统领石勇也有领兵打仗的经验,微臣以为可让尤大人暂时直接节制李城兵权。而雁门关眼下士气低落,正需要石统领这样对部下严格,而又关心部下的人统率,才能抵御匈奴人,保我赵国边疆。”

    “禁军统领一职又该何人担任?”

    “文副统领入宫多年,虽然论能力可能不如石统领,但是忠勇可嘉,可以担任禁军统领一职。”

    石虎听完刘远志的话,也细细思量,倒也觉得刘远志的话不无道理,只是脸上未曾表露出一分真实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朕若是立庆王为太子,你以为如何?”石虎话锋一转,问刘远志。

    “陛下为何忽然问起此事……”刘远志被问的一愣。

    “现在朝堂上,庆王府和燕王府两帮人已经争了起来,立储之事朕若不早日定下来,怕是永无安宁之日。”

    “立储兹事体大,微臣不敢妄言,陛下圣聪决断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少给朕装糊涂,刚刚让你说话的时候头头是道,现在问你立储,就吞吞吐吐了!”

    “陛下之前曾问过微臣,微臣当时就说过,或许立燕王殿下更为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朕想问的是你现在是什么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臣依旧还是当日的想法……”刘远志低下头,不敢直视石虎。

    刘远志不是傻子,石虎反复问他这个问题,自然不会是无缘无故。从石虎的言语之中,刘远志已经感觉到石虎对他突然改变立场,始终还有一点怀疑的态度。刘远志现在想的,是如何让一切看起来都顺理成章,若是他言语之中有什么漏洞,怕是石虎会怀疑这一切都是自己的妹妹教唆的,这样一来,那就彻底把自己的妹妹也卷了进来,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说看,既然要立燕王,难道你就没想过,依庆王的性格,他岂会服气?兵权不削,万一他在朕百年之后起兵造反,又当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刘远志一时间不知道如何作答。

    石虎倒也不急,只是静静的看着刘远志要如何作答。

    “有西华侯在,庆王应该不会有这样的想法吧?毕竟西华侯是赵国第一良将,他的儿子又是万人敌,庆王若是起兵,当无胜算。这么浅显的状况,庆王这么精明的人,该不会不明白吧?”刘远志小心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倒有几分道理。”石虎似笑非笑的看着刘远志,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“让陛下见笑了,微臣倒确实没有想到这一点。”刘远志有些尴尬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退下吧,朕有些累了……”石虎挥挥手,示意刘远志退下。

    刘远志连忙起身行礼,说道:“微臣告退。”

    刘远志说完,连忙走了出去,而石虎则微微皱眉,看着刘远志略有慌张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陛下,要起驾去蕙兰宫吗?”一旁的陆安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陆安……”石虎抬起头喊道。

    “奴才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西华侯父子会不会如刘远志说的那样,拥兵自重?”

    “啊?”陆安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啊什么啊?你听不懂朕的话?”石虎不耐烦的责骂道。

    陆安显然是没有反应过来,他跟在石虎身边这些年,石虎从未问过他任何关于朝堂之事的意见,所以一时间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西华侯父子对陛下忠心耿耿,不会有二心。”陆安连忙回答。

    “朕问的不是他们对朕会不会有二心,而是将来朕百年之后,无论谁继承皇位,他们父子二人会不会拥兵自重,把持朝政?”

    “陛下万寿无疆,西华侯父子也会一直效忠陛下!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蠢货!朕真的是对牛弹琴!滚滚滚!”石虎是又好气又好笑,说了半天,陆安似乎是压根儿就不懂自己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陆安连忙起身,正要离开,忽然又停下,问道:“陛下,那还要去贵妃娘娘哪里吗?”

    “等下就去,你先去司礼监挑几样好东西,一会儿带去蕙兰宫,好了便过来告诉朕。”石虎说着,起身站了起来,走向里间。

    “奴才遵旨……”

    石虎走到里间,打开了一个柜子,在柜子的最底下,有一个抽屉。只见石虎蹲下来,轻轻打开,里面放着一块烟布包着的小包袱。

    石虎轻轻取出了那个包袱,打开,包袱里包着的,居然只是一面有些破烂的帅旗。

    石虎将那面帅旗拎在手上,帅旗烟边白底,上面赫然写着一个“冉”字。石虎双手微微抓紧了那面旗,脑海里浮现出四十多年前,他随太祖皇帝石勒征战乞活军时的情形。

    石虎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帅旗,白底之上还有几块血污,边角的破碎之处,正是当年刀剑的痕迹。

    看到这些,石虎便想起了当年他将石瞻捡回来时的情形,那时候,石瞻就是被他用这面破旗包着,后来,他一直将此旗帜带在身边。

    尽管石虎将石瞻视如己出,也宠爱有加,百般信任,但是如今刘贵妃和刘远志二人的话,却让石虎心里略有一些怀疑,自己对石瞻父子是不是过于宠爱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,东西准备好了,步辇也准备好了……”外面忽然响起了陆安的声音。

    石虎连忙将东西放回,用烟布包好,重新将包袱放在了柜子里。

    “走吧……”石虎拉开帘子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石虎刚刚的这一反常举动,刚好被隔着帘子的陆安看到了,而陆安作为一个奴才,他也没有多想,便跟着石虎出了宏光阁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