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一十章 旁敲侧击
    ,!

    粱郡主进了宫,直奔宏光阁去了,远远的便看到石虎的步辇停在外面,几个太监正在侯着,粱郡主便猜想石虎还在宏光阁。

    “拜见郡主……”那几个抬步辇的太监见粱郡主走了过来,连忙跪地行礼。

    “陛下也是准备去哪?”粱郡主低头问那几个太监。

    “朕正准备去蕙兰宫,你来的还真是时间。”

    不远处传来了石虎的声音,粱郡主连忙抬起头,石虎正在陆安的搀扶下走下台阶。

    “侄女恭喜陛下。”粱郡主笑着行礼。

    “看来老二回去已经对你说了?”石虎缓缓走了过来,轻轻扶起粱郡主。

    “方才听说殿下说了,侄女便连忙进宫来,想着来看看贵妃娘娘。”

    石虎朝那几个抬步辇的太监摆摆手,示意不用,然后一边往前走一边问粱郡主:“哦?你倒是积极的很,为什么今日想起来要进宫看贵妃了?平日里你俩可相处的没这么好吧?”

    粱郡主掩面而笑道:“陛下,这女人家的心思,男人是不会懂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你倒是说说看,这女人家的心思是什么样?”石虎有些猥琐的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恕侄女不能告诉陛下。”粱郡主做了个鬼脸,俏皮的回答。

    石虎停下脚步,笑呵呵的看着粱郡主,问道:“你今日进宫,该不会也是为了庆王的事吧?”

    “庆王?庆王与我何干?”粱郡主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问道。

    石虎微微皱眉,诧异的问道:“你既然听说了贵妃有了身孕,就没听说今日朝堂有其他事?”

    粱郡主恍然大悟道:“陛下说的是有人请求陛下削了庆王兵权的事吧?”

    “你看看,你这不是已经知道了吗?莫非你过来就是为了这件事?想劝朕削了他的职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陛下您是知道的,侄女只懂得相夫教子,孝敬陛下,不问政事。庆王如何处置,与侄女毫无干系,若是侄女真的开了这个口,怕是陛下还以为燕王殿下教唆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?你倒是想的宽。”石虎微微笑了笑,背着手继续往前走,问道:“那你今日来宫里到底所为何事?依朕看,不是真的要去看贵妃吧?”

    粱郡主一脸无辜的说道:“陛下,侄女真的只是进宫为娘娘道喜,没有别的目的。这不是听说前些日子在卧龙山上有人行刺娘娘吗?娘娘当时能够安然无恙,现在又怀了身孕,这就叫大难不死必有后福。”

    石虎忽然听到卧龙山三个字,便想起了当时让他很上火的这件事,前些日子自己身体出了状况,加上边关告急,自己一直忙于他事,卧龙山上的事情也无暇顾及。

    “若不是今日你提起这件事,朕差点都忘了卧龙山上的这件事。”石虎说着,转身对陆安吩咐道:“陆安,去把刘远志给朕叫回来,朕有事问他!”

    “不去蕙兰宫了?”

    “你最近废话怎么这么多?再啰嗦朕把你脑袋砍下来!”石虎不耐烦的瞪了陆安一眼。

    “奴才多嘴……奴才这就去……”陆安连忙慌张的跑开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,不去蕙兰宫了?”粱郡主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晚些时候再去,你也不必去了,先跟朕过来,朕还有事问你,刚好一起用膳。”石虎说着,转身又朝宏光阁走去。

    “陛下,怎么了?”粱郡主追上去问道。

    “卧龙山上的事,朕让刘远志去查,到现在都没结果,方才若不是你提醒,朕都差点忘了这档子事!那刘远志也是混账!朕不提,他也不主动向朕禀报!非得朕来问他!”石虎越说越上火,边走边骂骂咧咧。

    “陛下,都怪侄女多嘴,今日好好的喜庆事情,被我给搅和了。”粱郡主有些愧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事不怪你,你提醒的好!等刘远志来了,朕可要好好的质问他一番!真是越来越不像话!”

    “陛下千万别动怒,等刘大人来了,您好好询问他再说,龙体要紧……”粱郡主说着,便扶着石虎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朕问你,昨晚府上的事情,你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陛下说的可是西华侯的儿子酒后失礼的事情?”粱郡主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然还能是什么事?”石虎看了看粱郡主,然后指了指旁边,说道:“坐下说。”

    “谢陛下!”粱郡主微微点头,坐了下来,低头说道:“知道一些,后来欣儿那丫头哭了半宿,到天快亮才消停,许是哭累了,便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有什么好哭的?朕给他找的这个夫婿难道还配不上他?只不过小闵是心急了点,提前行了夫妻之礼而已。”

    粱郡主有些尴尬的笑了笑,说道:“欣儿毕竟还小,不懂事,大概是吓坏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昨日小闵怎么会跑到燕王府去?他素来不与朝中大臣有什么来往,怎么刚回来就去了燕王府饮酒,还弄出这种事来?”

    “殿下昨日一早不是奉您的旨意去接小闵那孩子凯旋嘛?然后殿下赞赏小闵和李昌王世成二位将军,说要请三人去府上做客。酒宴从中午一直持续到晚上,期间众人还看小闵那孩子表演了箭术。后来大约是酒多了,才闹出了这么一回事,大半夜的还惊扰了陛下,侄女真是替燕王殿下感到有些惭愧。”

    “惭愧就免了,以后少给朕惹事。”

    粱郡主尴尬的回答:“陛下说的是,不过若不是西华侯要把石闵那孩子军法从事,也不会惊扰到陛下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!你别跟朕提那混账东西!提到他朕就来气!”石虎想起石瞻要砍了石闵这回事,心中便又有一把怒火。

    “陛下您说,西华侯怎么就对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下得去手?太可怕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你就说错了,他混账归混账,但是治军领兵,就当如此!否则你以为他手下的人为何能征善战?靠的就是铁打的军法!”石虎自顾自的念叨了一番,又说道:“不过他要是真要砍了自己的儿子,朕也绝对不答应!”

    粱郡主“噗嗤”一下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石虎问道。

    “侄女是觉得陛下和西华侯父子俩真是欢喜冤家,两人都是倔脾气。”粱郡主故作镇定,捂着嘴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~这小子虽然不是朕亲生的,脾气倒也确实像朕!”石虎说到这里,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微笑。

    “陛下与西华侯父子情深,所以西华侯才对陛下忠心耿耿。”

    石虎点点头,说道:“只可惜,他身上流着的不是羯族人的血,否则朕早就把太子之位传给他了!哪还有必要犹豫这个犹豫那个!”

    “陛下觉得西华侯适合做太子?”

    “朕就是随口一说,你不用作什么猜想。”石虎意识到刚刚自己嘴快了,连忙掩饰过去。

    “侄女其实也觉得西华侯是最佳人选,燕王殿下也是这么觉得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你们两口子就不要想着朕立谁为太子了,到时候朕自有定夺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全凭陛下定夺!”

    “对了,过几天朕派人给老二那边送点东西,当作孩子的嫁妆,你也帮衬着收拾一下,把那丫头风风光光的嫁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侄女明白,请陛下放心,不过按礼法,应该是西华侯府先下聘礼吧?”

    “他西华侯府能有什么值钱的东西?父子俩都不贪财羡富,索性朕到时候让人多带些东西,就当是聘礼了,免得为难了这父子俩,到时候拿着寻常人家的东西下聘,掉了朕的面子!”

    “陛下考虑的真是周全!燕王殿下和西华侯一定会对陛下的安排感激涕零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