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一十一章 孰能无情
    ,!

    “感激涕零?哼,不气死朕就不错了!”石虎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粱郡主还未来得及开口,外面陆安就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,跪地说道:“启禀陛下,刘大人来了,正在殿外候旨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进来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陛下,要不我先避一避吧……”粱郡主说着,便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用,你在这里坐着,不碍事。”石虎抬抬手,示意粱郡主坐下。

    粱郡主有些不太情愿的坐了下来,悄悄看了一眼石虎。就在这时候,刘远志满头大汗进来,立马又跪地行礼:“微臣参见陛下!”

    “朕问你,卧龙山上的事情,查的怎么样了?”石虎看着一脸狼狈样的刘远志问道。

    “卧龙山?”刘远志一愣。

    “怎么?朕吩咐的事情,忘了不成?”

    “臣不敢!”刘远志连忙摇摇头,说道:“前些日子臣已经查出了一些眉目,还未来得及向陛下禀报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未来得及禀报?朕命你一个月内查清这件事的来龙去脉,现在都快两个月了!结果呢?嗯?”

    “陛下恕罪……臣无能……”刘远志磕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依朕看,这事若是朕不过问,你便拖的遥遥无期了吧?”石虎瞪着眼看着刘远志。

    “微臣不敢……这是这件事的幕后主使计划的甚是周详,臣虽然查出了一些线索,就是还是没有找到主谋。”

    “朕不要听这些,朕只看结果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说看,你查到了什么线索?”石虎微微后仰,调整了一下坐姿。

    粱郡主看了一眼刘远志,再看看石虎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刘远志擦了擦头上的汗,咽了咽口水,然后缓缓说道:“微臣检查了那几个刺客的尸体发现,这几个刺客都是长期习武之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废话!刺客若都是你这般手无缚鸡之力的酸文人,还怎么刺杀别人!”石虎打断了刘远志的话。

    “陛下,请听微臣说完……”刘远志拱手说道。

    石虎看了看坐在旁边的粱郡主,吩咐道:“你说,把查到的都详详细细的说清楚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刘远志点点头,深深吸了口气,说道:“经过臣的查验,那几个刺客不是普通的习武之人,而是征战沙场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征战沙场之人?何以见得?”石虎颇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那几个刺客双手手掌满是老茧,定是常年习武操练兵器之人,这已毋庸置疑,奇怪的是这几具尸体上,都有不同的伤疤,这样伤疤由不同的兵器留下。为了谨慎起见,臣特地找人看了一下,造成那些伤痕的,除了刀剑,还有箭簇和戈戟,所以臣推断,这些刺客是久经沙场之人……”

    石虎听完刘远志的话,不经陷入沉思。好歹当年石虎也曾征战四方,自己身上也有几处伤疤,根据他的经验判断,刘远志的推理完全合理。

    “陛下,这整个邺城,能指挥士卒的,似乎只有庆王殿下和西华侯了吧?”粱郡主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石虎看了一眼粱郡主,没有回应,而是接着问刘远志:“你还查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臣暂时就查到了这么多,最后线索便断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废物!”石虎狠狠拍着桌子骂道:“这么长时间,就查到了这点无关痛痒的线索!要你何用?啊?”

    “臣知罪!臣一定尽快查明真相!”刘远志连忙磕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屯田的事情,你暂时不用管了!朕再给你五天时间!必须把这件事给朕查清楚了!否则,别怪朕对你不客气!”

    “微臣遵旨……”

    “朕若不是看在你妹妹的份上,真恨不得现在就把你拖下去重打五十大板!滚!”

    “谢陛下恩典……”刘远志连忙磕头行礼,然后起身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陛下别动怒,当心身体……”粱郡主见刘远志走了,便劝道。

    “朕若不给点颜色他看看,他总以为朕什么事都能随便糊弄!”

    “陛下,起码现在的证据说明了,卧龙山上的事情与燕王殿下无关。”

    石虎瞥了一眼粱郡主,说道:“有没有关系不重要,朕早就没有因此事追究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虽然不追究,但是燕王府要的是陛下的信任,是清白!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是非烟白,朕心里清楚的很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圣明……”

    刘远志离开了宏光阁,神情有些茫然。五天,短短五天时间,如何查出事情的真相?刘远志心里一点底都没有,他知道石虎的脾气,若是五天交不出结果,他可能真的会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刘远志独自沿着宫墙走着,忽然一个女子的声音传来:“刘大人,您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刘远志听到有人喊他,抬头四周望望,这才发现一个年轻女子正看着,定睛一看,原来是刘贵妃的贴身奴婢小香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你啊……”刘远志没精打采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大人,您怎么了?发生什么事了?”小香看到刘远志脸色不是太好,便走近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……”刘远志低着头,似乎也没有心思搭理小香。

    “娘娘正要让奴婢去找您,真巧,还没出宫就在这里碰到了您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让你找我何事?”刘远志瞥了一眼小香。

    小香看了看四周,然后走上前低声说道:“娘娘让奴婢转达一声,谢谢刘大人今日在朝堂上替庆王殿下开脱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转告她,我不需要她的感谢。”刘远志忽然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小香听着一愣,她没想到刘远志会有如此冷漠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还有没有其他事?”刘远志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有了……”小香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刘远志见小香也没有其他的话要说,也不想再说什么,转身就要离去。

    “大人留步……”小香在背后喊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何事?”刘远志微微侧脸,并为转身。

    “娘娘说,不管怎样,您都是她的兄长,是她最亲的亲人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刘远志嘴角微微抽动,这显然是让他有所感慨,触动了内心对于亲情的最诚挚的感情。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?更何况他与刘贵妃相依为命多年。他如此冷漠的外表下,掩藏的是对胞妹的关爱,尽管他今日在朝堂上的一切言行有违初衷,可是理智终究败给了亲情。

    刘贵妃没有办法想象,刘远志是如何做出了最终这样的选择。虽然今日刘远志在朝堂上帮了庆王,但是他的心中对庆王府任然并非已经完全没有怨气,甚至还有一点怒气。因为对于他来说,燕王府那边已经完全把他当做了一个叛徒,一个反复无常的小人。而对于刘远志这等饱读诗书且重名节的人来说,变节投敌所遭受的心理上的折磨,比活剐了他还难受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……”刘远志淡淡回答,正要走,又停下脚步,背着身微微侧脸,说道:“回去告诉贵妃娘娘,陛下要我五日内查清卧龙山上的事,让娘娘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刘远志说完,便头也不回的快步走了,而小香愣了一下,等她反应过来想要问清楚的时候,刘远志已经走远。

    “大……”小香终究还是没有勇气喊出口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