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不在焉
    “可是少将军,之前不是说操练一事您亲自过问吗,怎么”

    薛赞看到石闵心不在焉的样子,终究没有把话说完,识趣的改口说:“是”

    说完,便悻悻而去。

    天色渐渐暗去,营地里的篝火点了起来,石闵依旧坐在那,一动不动的发呆。

    他伸手从怀中掏出了一块手帕,正是当日秦婉送他的那块。

    这块手帕一直都是石闵的心爱之物,多日来都是贴身收着,生怕丢失或者弄脏。每每看到它,便想起了秦婉的音容笑貌,所谓睹物思人,大约便是这样吧。

    “小子,在看什么?”王世成不知何时站在了石闵身后。

    石闵连忙将手帕塞到怀里,有些不知所措:“没看什么三叔,你走路怎么都没声音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没声音,是你心不在焉,没听到我走路的动静。”王世成说着,坐在了石闵的旁边,看了看石闵,问道:“刚刚你手里抓的手帕,是秦姑娘送你的吧?”

    石闵愣了一下,看着王世成,然后微微点头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的心情,我能理解,当年大哥也是这样,愁眉苦脸,当时我和你二叔还陪他喝了好多酒”王世成抬头看着夜空,喃喃道:“没想到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好在当年你父亲抗旨成功,这才有了你”

    “父亲能抗旨,为何我不能?”石闵反问道。

    王世成摇摇头,说道:“小子,你仔细想想,这次陛下赐婚与当年给大哥赐婚,是一个概念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是一个概念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是一个概念?这次无论如何,陛下都不会同意你娶一个民女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王世成凑到石闵耳边,低声说道:“因为陛下在替燕王铺路,而你,就是其中一块地砖!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陛下让我娶燕王的女儿,是为了让父亲以后相助燕王?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“对什么对!”

    石瞻的声音忽然在二人背后响起。

    石闵和王世成连忙站起来,转过身,行礼喊道:“大将军!”

    石瞻看了看二人,有些严肃的说道:“军中不要随便议政!你们是军人!不是政客!做军人只要服从命令即可,朝堂上的事于你们无关!”

    “大哥说的是小弟知错”王世成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随我过来!”石瞻冷冷的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去哪?”王世成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帐议事!”石瞻瞪了一眼王世成。

    “是”石闵和王世成相互望了望,乖乖的跟着石瞻走了。

    二人跟着石瞻来到了大帐前,恰好李昌跑了过来,喘着气,看了看石闵和王世成,又问石瞻:“大哥,你叫我?”

    “进来,有事商议!”石瞻对三人吩咐道。

    三人点点头,陆续进了大帐。

    “狼骑尉的选拔,过几日就要开始,关于狼骑尉的建制方面,说说看,你们有什么想法。”石瞻看着三人,问道。

    “以赵国目前的国力,根本不可能建制数十万的强大骑兵,所以狼骑尉的建制就按之前咱们商议的,选五百精干者,作为一支特殊兵力,直接归属大哥你指挥。”王世成率先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,你们光说这个还不够全面!”李昌接过话说道。

    石瞻问道:“你有什么想法,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李昌喝了口水,咳嗽了一声,说道:“骑兵作战,首先要考虑战马数量,兵器,装备等等。既然要的是精兵,那兵器需要统一,装备也要最好,人就不用多说了,一定要个顶个的能干!而且每人一匹马肯定不够!至少两匹,而且必须是最好的马,否则战斗力肯定要打折扣!所以大哥,我们首先要看看,咱们现在能不能凑的出五百套好装备!一千匹好马!”

    石瞻点点头,问王世成:“这次你偷偷带回来的几百匹马,有没有再查验过马种如何?”

    “回禀大哥,已经看过了,这些马匹当时都是我精心挑出来的,没有问题!绝对是好马!其中有三百多匹都是血统纯正的西域良马!”

    “五百匹马还不够,要从军中再挑一些出来!”石瞻咬着嘴唇说道。

    “军中战马本来就紧缺!早知道就不该把剩下的两千多匹马上交朝廷!”李昌拍了一下桌子,略有悔恨的意味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当朝中的人都是傻子?小闵几乎把几千个羌族人全杀了,一点没缴获,你问问你自己,你信吗?”王世成反驳道。

    “妈的,真是老子们在前线拼命,便宜都让孙子们占了!”李昌骂骂咧咧。

    “老二!别胡说!”石瞻呵斥道。

    李昌有些不服气,欲言又止,看到石瞻瞪着他,撇了撇嘴,硬生生的把话憋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小闵,今天你怎么不说话?”王世成看了看坐在边上一直不说话的石闵。

    石闵抬起头,还未开口,石瞻便责骂道:“大帐议事,为何心不在焉!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只是在听父亲和二位叔父有何见解。”石闵连忙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听出什么了?”石瞻问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咱们军中缺少良马,这是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。”石闵总算还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内容。

    “那你有没有什么想法?”石瞻冷冷的问道。

    石闵看了看众人,想了想,缓缓说道:“凑五百匹良马,说难不难,说简单也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赶紧的,别卖关子!”李昌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从羌族人手里抢回来的云中马场的近万匹马中,不乏良马。现在那些马在雁门关,从那里把几百匹马赶回来,陛下怕是不肯,更何况云中损失那么大,那些马是他的心头肉,不会轻易给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说了半天等于白说!”李昌丧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二叔你急什么?我话还没说完呢!”石闵微微皱眉对李昌埋怨道。

    “你接着说,别理他!”王世成瞥了一眼李昌。

    “巡防营有一万五千人,去年年初,陛下给了巡防营三千匹马,我见过,都是好马!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问刘荣要马?他怎么可能给你!这老小子可不是好说话的主,而且一向跟咱们不合!”李昌一听,立马觉得没戏。

    “让陛下下旨不就行了?”

    石瞻想了一会儿,终于开口说道:“你说的也有道理!刘荣是个贪生怕死的软蛋,要那么多战马也是浪费,明日我就奏请陛下!”

    “关于兵器方面,大哥你有没有什么想法?”王世成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马战用的兵器简单直接最好,无需复杂!”

    “刀?”李昌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石瞻点点头:“剑虽双刃,但是论实用性,还是不如刀!刀单刃而且轻便!适合马上劈砍,不会消耗过多体力。枪戟之类,杀伤力自然毋庸置疑,但是长时间使用,对将士的体力消耗大,不宜普及。所以我觉得,用长刀比较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言之有理,剑适合刺,而且一旦刺入人体或者铠甲,有可能被夹住,不能及时抽出,影响作战,但用剑劈砍则易断,其打造过程也更繁琐。相比之下,刀就比较实用了。”王世成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父亲,关于长刀,我觉得可以仿制霍去病当年北征匈奴时用的环首长刀!这种刀简单又实用。相比匈奴人的胡刀,虽然胡刀非常适合劈砍,但是环首长刀更长,所谓一寸长一寸强!也就意味着在胡刀砍到咱们的将士们之前,咱们的环首刀已经可以把敌人的头砍下!”

    “嘿!这个主意好!”李昌拍手称赞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