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一十五章 阴魂不散
    ,!

    “混账!朕待你不薄!你居然要谋反!”石虎又气又恨,指着面前的那个人骂道。

    那人额头上流出的血几乎遮住了他的眼睛,只见他喘着粗气,说道:“你当年不是这样得到的皇位吗?你可以,为什么我就不可以!”

    “太祖皇帝当年是殡天后朕才夺的位!你这是谋反!知道吗!”

    “有区别吗?”那人冷笑一声,接着说道:“本质上都是杀人夺权!根本没有区别!”

    “朕怎么生出了你这么个大逆不道的东西!真是气死朕了!”石虎气的几乎癫狂,抽出身边的那把剑,架在那人的脖子上,骂道:“事到如今,你怎可还无悔改之心!”

    “悔改?你当年杀我母妃还有舅父的时候,心中可曾有过一丝愧疚!”那人咆哮道。

    “混账!”石虎举起剑,直接戳入那人的胸口,当场血溅三尺。

    “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……”那人一边垂死挣扎,一边艰难的说道。

    石虎被溅的一身鲜血,他双手微微颤抖,两眼空洞,松开了那把剑,往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原本那个已经被石虎杀死的人,忽然睁开双眼,面目狰狞的看着石虎,阴森森的笑着,然后抽出胸口的那把剑,起身朝石虎刺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啊!救驾!救驾~”石虎一个踉跄,跌倒在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陛下!陛下!您怎么了!”石虎的耳边响起了一个女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石虎猛然睁开眼,爬了起来,喘着粗气,定睛望了望四周,只见得珠帘轻纱,点点烛火。

    “陛下,您怎么了?是做噩梦了吗?”

    石虎惊的满头大汗,转头一看,刘贵妃正一手挽着自己的胳膊,另外一只手轻轻抚着自己的背。

    石虎终于反应过来,刚刚那一幕只是一场梦。石虎擦了擦额头的汗,这才发现,自己的全身已经被汗水浸透。

    “朕没事……”石虎惊魂未定,喘着气对刘贵妃说道。

    “刚刚您是梦到什么了?看您满头大汗的,没事没事,虚惊一场,虚惊一场而已!”刘贵妃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朕梦到老四了……”石虎眼神有些呆滞,低头看着被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四……四殿下……”刘贵妃听到这个,也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辰了?”

    刘贵妃看了看窗外,说道:“天还没亮,时候还早,陛下要不再睡会儿吧?”

    石虎看了看窗外,倒头又躺下了,顿觉身子疲乏的很,可是睡意却一丝都没有。

    十年前石虎的第四子起兵谋逆,兵败被杀,而且是死在石虎的剑下。最初那一两年,石虎时常梦到这个死在他自己手上的儿子,终日不得安宁,似乎是鬼魂作祟,弄得石虎寝食难安,人也日渐消瘦,最后实在没有办法,于是找来羯族的老萨满在宫中连续做了一个月的法事,这才让此事安息。

    石虎原本以为这件事早就过去了,没想到今日再次做了这样的梦,而且和十年前梦的一模一样,岂能不让石虎感到毛骨悚然?

    十年前刘贵妃尚未入宫,但是当年也曾听说了此事,据说当年石虎将他的这个四儿子杀了之后,还不泄恨,将其开膛破肚,剁碎喂了野狗,想来都让人觉得害怕。现在石虎又做起了这样的梦,刘贵妃顿时觉得十年前惨死的四殿下的鬼魂又回来找石虎索命了。说不定此时此刻,哪个惨死的冤魂就在蕙兰宫内,而且……就在寝室之内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刘贵妃不禁打了一个寒颤,连忙钻进被窝,躲在石虎怀里,她分明感受到石虎的心“噗通噗通”跳的厉害。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刘贵妃才抬起头,看了看石虎,见石虎睁着眼睛,还未入睡。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刘贵妃轻声喊道。

    石虎长长的叹了口气,缓缓说道:“那该死的孽障还是记恨朕呢!”

    “陛下,这事都过去这么多年了,他怎么还缠着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石虎摇摇头,说道:“朕也不知道……看来还得叫人进宫做法!”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臣妾好怕……”刘贵妃说着,紧紧的抱着石虎。

    “爱妃别怕!那孽障只敢在朕的梦里作祟!”石虎嘴上虽然这么说,实际上心里却也有一丝丝的恐惧。

    石虎这一辈子,血雨腥风,也杀了不少人,却唯独屡屡在梦中被同一个人索命,他越想越觉得这不是巧合,难道这是什么预兆?又或者当年死在他手上的亲生儿子怨气冲天,时隔十年依旧阴魂不散。

    毕竟他当年临死前曾经说过,做鬼也不会放过自己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石虎不禁联想到他亲手杀死自己儿子的场景,和那位四皇子临死前面目狰狞的表情,石虎不禁觉得自己脊梁骨一阵冰凉,竟然也不自觉的将刘贵妃紧紧搂在怀里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样躲在被窝里,不知过了多久,都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,直到陆安前来叫石虎起床。

    “陛下,该起身了……”陆安远远的隔着几层帘子轻声喊道。

    陆安喊完,见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,站在那低着头再次喊道:“陛下,时辰到了,该起身了……”

    等了片刻,石虎似乎依然没有起身,也没有说话,这倒让陆安觉得有些奇怪,于是他悄悄抬头,朝里面看了看,只听到里面突然传来了刘贵妃的尖叫声:“快来人!快来人哪!”

    陆安一听,觉得不妙,连忙问道:“娘娘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陛下全身发烫,快!快宣太医!快啊!”刘贵妃坐在床上朝外面喊道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……”陆安慌慌张张的就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未到辰时,大殿外已经陆陆续续的站满了前来上朝的文武大臣,等候石虎前来上朝。燕王府和庆王府两拨人势如水火,虽然未曾争吵,却彼此虎视眈眈,眼神里充满了敌意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石瞻缓缓的踏着台阶走了过来,张豹等人连忙打招呼:“西华侯今日来得挺早。”

    石瞻微微一笑,点头示意,说道:“诸位大人来得更早……”

    “今日有些奇怪,陛下怎么还没有来早朝?”张豹看了看四周,对石瞻和石世说道。

    “许是陛下稍稍起晚了,咱们还是耐心的等候吧……”石世说着,不自觉的瞥了一眼石瞻,而石瞻丝毫没有做出回应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七嘴八舌说个不停的时候,陆安跑了过来,石世看见陆安一个人过来,疑惑的问道:“陆安,父皇呢?你怎么一个人过来了?”

    “回禀殿下,陛下龙体欠安,今日无法上朝了……”陆安小声回答。

    “什么?父皇病了?”石世一把抓住陆安,急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陆安点点头。

    众人听到石世的声音,连忙围了过来,你一言我一语的问道:“陆安!陛下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陆安被众人问的不知先回答谁,一时间有些慌乱,一旁的张豹开口大声喊道:“都别说话!安静!”

    众人被张豹这一嗓子吼的顿时安静下来,然后石世问道:“陆安,你快说说,父皇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陛下尽早全身发烫,四肢无力,已经让张太医去看了,所以小的奉陛下之命,前来告知各位,今日早朝暂时取消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