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一十六章 鬼魂索命
    ,!

    “陆安,怎么回事?昨日父皇还好好的,今日怎么又病了?”石世略有些焦急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奴才也不是太清楚……”陆安弯着腰行礼说道。

    多数官员听到早朝取消,便陆续散去,石世则悄悄的问张豹:“张大人,依你看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张豹摇摇头,低声说道:“陛下今年已经病倒三次,莫非……”

    “张大人,慎言!”石瞻听到张豹的话,淡淡的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张豹一愣,连忙低声说道:“下官失言,下官失言……”

    石瞻瞥了一眼张豹,没有再接话,而是从怀里取出一份奏章,递给了陆安,说道:“陆公公,烦请将此交给陛下。”

    陆安小心接过奏章,揣在怀里,恭敬的说道:“侯爷放心,小人一定亲手交给陛下。”

    石瞻点点头,便独自离去了。

    张豹看着石瞻离去的背影,对石世说道:“殿下,依下官之见,还是要打听一下陛下现在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石世点点头,沉思片刻,转过头对张豹说道:“本王得去一趟太医馆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最好!”张豹看了看四周,又对石虎低声说道:“殿下需得问清楚状况,若是真到了那样的地步,咱们还需要早做打算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石世郑重的看着张豹,说道:“张大人,那本王先走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请……”

    太医馆内,所有人正在忙前忙后,张太医一边写着药方,一边指挥着几个小药童熬药抓药。

    “师傅,燕王殿下来了。”一个小药童忽然前来禀报。

    “谁?燕王殿下?他怎么来了?”张太医停下笔,看着那小药童问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?张太医不欢迎本王?”石世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张太医抬头一看,石世已经站在了门口,张太医连忙放下手中的笔,换了一副谄媚的嘴脸,笑呵呵的赢了上去:“殿下到来,下官有失远迎,殿下恕罪,殿下恕罪……”

    张太医三步并作两步跑到门口,对石世作揖行礼,然后又转过头对那小药童责骂道:“你个没眼力劲儿的!殿下来怎么不早些禀报!滚,还不快去给殿下沏茶去!”

    那小药童莫名其妙挨了一顿骂,也不敢吭声,连忙就转身离去了。

    “张太医今日似乎忙的很呐……”石世看了看四周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陛下龙体欠安,下官不敢大意,这不正让这群小崽子们给陛下熬药呢。”张太医半弯着腰,低着头,恭敬的问道:“不知殿下突然大驾光临,是有什么事要吩咐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吩咐倒没有,就是有些事情要向张太医了解一下。”石世看了看周围,低声说道:“张太医,请借一步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张太医一愣,抬头看着石世,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请。”石世微微侧身,示意他出去说。

    “殿下请……”张太医连忙回礼。

    二人走到院内,在一处僻静的地方停下,张太医忍不住问道:“不知殿下今日特意造访,是有何事需要向下官了解?殿下尽管问,下官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。”

    石世满意的点点头,微微一笑,说道:“本王就喜欢跟张太医这样直爽的人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客气了……”张太医始终低着头哈着腰,言语举止甚是恭敬。

    “父皇那边,想必张太医已经去看过了吧?现在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回禀殿下,今日一早下官就已经奉命去了蕙兰宫,已经给陛下诊了脉,行了几针。”

    “父皇身子骨刚刚有些好转,怎么突然又病倒了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下官也不是很清楚……”张太医支支吾吾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张太医,你可是赵国第一神医,你都不知道父皇的病因,还有谁知道?”

    “恕下官无能,下官一时间实在不知道陛下为何突然会这样。”张太医有些紧张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听说父皇突然全身发烫,这总有原因吧?”

    “回殿下的话,从脉象上看,陛下是气血两虚,内息紊乱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?”

    “根据下官的推断,似乎……”

    “似乎什么?”石世关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似乎是受了惊吓……”张太医说着,微微作揖。

    “惊吓?什么惊吓?”石世显然觉得十分奇怪。

    “殿下恕罪,这陛下受的什么惊吓,下官就不知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下官说的句句属实……”

    石世微微点头,又问道:“你当真不知道父皇是受了什么惊吓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下官也不确定……不敢妄言……”张太医有些为难的看了石世一眼。

    石世微微皱眉,从怀中取出两枚金锭,塞到张太医手中,说道:“你知道多少就说多少,本王绝对不会透露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……这万万不可!”张太医说着,又要把金锭还给石世。

    石世伸手按住了张太医的手,说道:“这是你的东西,给本王做什么?有话直说便是。”

    张太医愣了一下,无奈缩回手臂,缓缓说道:“不瞒殿下说,下官也是听蕙兰宫的两个婢女说的……真的假的下官不敢确定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,本王只是关心父皇的身体,你何必这样紧张?”石世故作微笑,看着张太医。

    张太医咽了咽口水,缓缓说道:“听说陛下昨夜做了噩梦,梦到鬼魂索命……”

    “鬼魂索命?”石世一听,自己都觉得头皮一阵发麻,又问道:“什么鬼魂索命?”

    “下官这就不清楚了,这还是今日在蕙兰宫里无意间听到两个婢女说的。”

    石世已经无心再听张太医说的什么,他快速的在脑子里搜索,这鬼魂索命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张太医见石世半天不说话,于是低声问道:“殿下,您还有何事要吩咐吗?”

    石世这才反应过来,微微笑道:“呵呵,本王没什么事了,今日多谢张太医了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客气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本王先走一步,父皇的龙体,还望张太医多多费心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放心,下官职责所在,一定用心侍奉陛下。”

    石世满意的点点头,转身正要离去,张太医忽然喊道:“殿下留步……”

    石世停下脚步,转过头看着张太医,疑惑的问道:“怎么?张太医还有什么话要说?”

    只见张太医尴尬的笑了笑,用略带乞求的口吻说道:“方才下官说的话,求殿下不要向任何人透露……”

    石世微笑着拍了拍张太医,安慰道:“张太医放心,本王心中有数,定不会陷你于不义。”

    张太医满足的笑了笑,说道:“多谢殿下……多谢殿下……”

    石世看了一眼张太医,便匆匆离去了。

    张太医见石世出了太医馆,这才敢直起身,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长长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师傅,药快熬好了……”一个小药童跑来禀报道。

    “那赶紧的,收拾收拾给陛下送过去!走走走!”张太医说着,手撑着腰,迈开步子便往前走,

    忽然,张太医“哎哟”一声,又弯下了腰,一手撑着膝盖,一手扶着腰,站在那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师傅,您怎么了?”小药童连忙上前扶着张太医,关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张太医伸出手,小药童连忙伸手扶着,只听得张太医有些吃力的回答:“没事没事,扶我进去,腰扭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诶……”小药童连忙扶着张太医慢慢往前移动步子。

    “慢点慢点……”张太医说着,脸上的汗都出来了,又说道:“刚刚我弯腰时间太长,这身子骨实在是不争气。”

    张太医说着,一手用力抓着那小药童的胳膊,一边吃力的往前走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