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一十七 章春意盎然
    ,更新快,,免费读!

    春风和煦,四处花红柳绿,南飞的候鸟已经归来,大街小巷百鸟啼鸣,邺城内外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。

    庆王府内却似乎如寒冬一般冷寂,所有人连大气都不敢喘,生怕一个不留神,惹怒了石遵,惹来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“殿下!殿下!”谭渊冲过前院,一边喊着,一边跑向后堂。

    石遵正一脸严肃的站在后堂,看着桌案上供奉的一把胡刀,乃是当年石虎赐予他的宝刀,此刀随石虎南征北战数十年,杀人无数,曾是石虎的钟爱之物,后来石遵抗击匈奴人入侵有功,石虎便把此刀赐给了石遵。

    “殿下……”谭渊的声音远远的便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石遵没有回应,而是继续看着桌案上的那把刀,心中似有所想。

    “殿下,原来您在这里……属下找您好一会儿了。”谭渊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对石遵说道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了?是不是父皇要下旨削了本王的兵权?”石遵说着,走上前,轻轻拿起了那把弯刀。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!”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事?要你这么匆匆忙忙?”石遵依旧没有转身,缓缓抽出刀,手指轻轻在刀身上抹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陛下又病倒了,据说这次情况有些特殊。”

    石遵一听,收刀回鞘,转身问谭渊:“病了?什么情况?你细细说来!”

    “宫里的消息!陛下昨夜噩梦,似乎是梦中受了惊吓,醒来后便全身发烫,神志不清。”

    “噩梦?什么噩梦?”石遵放下刀问道。

    “据说是梦到当年被陛下杀死的四殿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梦到老四?”石遵心中一惊,又问道: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“消息是蕙兰宫传出来的,应该不会错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四造反的事情已经过去十年了,头两年父皇还会做噩梦,后来就再没听说过有这样的事情,怎么突然又开始做这样的噩梦了?”石遵一边踱步,一边嘀咕道。

    “听说宫里已经去找了咱们羯族的老萨满,请他进宫给陛下作法了。”

    石遵微微点头,忽然停下脚步,对谭渊说道:“你速速派人去兵部传信,让尤坚过来见本王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谭渊出去后,石遵阴冷的笑了笑,一个邪恶念头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城外的军营里,石闵正在带人操练。狼骑尉的选拔就要开始,营中将士个个摩拳擦掌,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除了那两三千个收编的流民,其余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兵。对于一个真正的军人来说,好胜心是最重要的品质之一,这是勇气与力量的源泉。而那些个新来的流民,也已经进入了状态,每每操练之时,都用尽全力,为的就是在老兵们面前不输他们。

    “小闵,陛下已经赐婚,那婚期应该不会太晚吧?”李昌悠哉悠哉的坐在旁边,看着正在监督众人训练的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二叔,你能不能别哪壶不开提哪壶?这事儿我还烦着呢!”石闵扭头埋怨道。

    “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,你埋怨也没有用。我看燕王家的那个欣郡主,长得也很标致嘛,你就不要再想着那个秦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“二叔,这不是长得好不好看的问题,两个不同的人,能一样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一样?都是女人,能传宗接代就好,更何况两人长得都不错。”李昌大大咧咧的说道。

    石闵无奈的看了李昌一眼,说道:“二叔,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没给我找个婶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你小子倒是给我说说看。”李昌一下来了兴致。

    “因为跟你说话就是对牛弹琴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什么?什么牛筋?”李昌没听明白。

    “小闵说你是头牛,还是一头蠢牛!”王世成一边走上前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才是蠢牛!你他娘的不也是光棍一条,比老子好不到哪去!”李昌不服气。

    王世成瞥了一眼李昌,也不与他争论,直接问石闵:“大哥还没回来?”

    石闵摇摇头,回答:“时候还早,现在怕是还在朝堂上。”

    王世成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三叔?有事?”

    “我能有什么事?不就是想知道陛下看了奏章会怎么答复吗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哪,这事情不一定会那么顺利,不说别的,单单那五百匹马,巡防营的刘荣就不会轻易答应。”李昌一边挠着腿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乌鸦嘴,净说丧气话!”王世成不耐烦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三,你现在是不是对我特别有意见?我说一句你嘲讽一句,不跟你计较没完了是吧?”李昌吹胡子瞪眼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二哥,小弟错了!”

    “父亲回来了!”石闵打断了二人的对话。

    李王二人转头望去,石瞻一身戎装,带着几个人走了过来,三个人连忙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大哥,今日早朝怎么回来这么早?陛下怎么说?同意了?”王世成率先问道。

    石瞻摇摇头,说道:“陛下忽然病倒了,今日压根儿就没早朝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陛下又病倒了?”石闵有些吃惊。

    “奏章我已经让陆安转交,我们就等着答复吧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为何又病了?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。”石瞻叹了口气,问道:“将士们操练的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还可以,过几日选拔狼骑尉,父亲就能看到他们操练的结果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,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士卒跑来禀报道:“启禀将军,礼部尚书张大人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张豹?他来做什么?”李昌疑惑的看着石瞻。

    “无事不登三宝殿,张豹来肯定是有什么意图。”王世成说道。

    “张大人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回禀将军,就在营门口!没有您在命令,卑职不敢让他进来。”那个士卒恭敬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父亲,要不要见见?”石闵在一旁问道。

    石瞻思索片刻,说道:“走,我们一起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张豹在营门口等候了好一会儿,终于看到石瞻带着人远远的走了过来,便不自觉的往前走了几步,还未来得及打招呼,门口的守卫伸出长枪拦住了张豹,严厉的说道:“军机重地,闲人勿进!”

    张豹瞥了那人一眼,硬是没有多说什么,而是规规矩矩的站在大营外,等石瞻快走到面前,拱手行礼,大声说道:“侯爷,张某打扰了!劳烦侯爷亲自过来,实在是不敢当。”

    石瞻微微作揖还礼,问道:“张大人忽然造访,不知有何见教?”

    “侯爷客气了,下官哪能有什么见教?只是路过您的大营,特意前来看看!不知道侯爷欢不欢迎?”张豹试探一下石瞻的反应。

    石瞻莞尔一笑,说道:“张大人客气了,本将一介武夫,不懂礼数,还望张大人不要计较。”

    石瞻说着,对大营门口的守卫吩咐道:“放行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多谢侯爷!”张豹弯腰拱手。

    “张大人,里面请!”石瞻说着,侧身给张豹引路。

    “侯爷请……”张豹也识相,立马还礼。

    张豹跟着石瞻进了军营,几乎被营中操练的将士们震撼到了。

    “侯爷,您果然带兵有方!”张豹一边看看四周,一边对石瞻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?大人何出此言?”石瞻似笑非笑的问道。

    张豹指了指周围操练的将士们,说道:“侯爷的人马各个都能征善战,您看,这群将士各个杀气十足,斗志很高!整个赵国,恐怕就数西华侯您手下的人最强悍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