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二十章 收泔水者
    ,!

    片刻之后,庆王府的后门打开了,开门的正是谭渊,那汉子一见是谭渊,连忙笑呵呵的打招呼:“谭大人,今天怎么劳您亲自来开门?”

    “我刚好在后门这边,就顺手开了,你这是来收泔水?”谭渊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大人的话,小人就是专门负责替王府收泔水的,见过大人几次,大人可能没印象。”那汉子笑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泔水在那边。”谭渊指了指院子里的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“小的知道,谢谢大人……”那汉子说着,走进了院子。

    谭渊看了看门外的两个禁军,微微一笑,问道:“二位兄弟辛苦了,要不要进屋喝杯茶?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我等公务在身,不敢怠慢,多谢大人好意!”其中一个人直接拒绝了谭渊的邀请。

    谭渊笑着点点头,说道:“那就不影响二位了。”

    谭渊话音刚落,那收泔水的汉子走了出来,喘着气对谭渊说道:“大人,今日的泔水有点多,小的一个人搬不动,能否……”

    “差点忘了,我这就叫两个人帮你搭把手。”谭渊说着,走进院里找人去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大人!”那汉子连声道谢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谭渊带着几个下人过来,指了指角落里的两个泔水桶,然后吩咐道:“你们几个,搭把手,把这两个桶搬外面的牛车上去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那几个下人撸起袖子,一起把那两个桶“哼哧哼哧”搬上了门外的牛车,那汉子连忙向谭渊道谢:“多谢大人!多谢大人!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赶紧走吧,记得明日一早把桶再送过来!”谭渊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放心,小的把桶洗干净了送来!”汉子笑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谭渊挥挥手,示意他可以走了,那汉子倒也识趣,连忙退了出来,待门关上,那汉子还不忘对那两个禁军点头哈腰,那两人依旧与他保持着距离,不耐烦的说道:“赶紧走赶紧走!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!马上就走!马上就走”那汉子说着,连忙爬上牛车,挥了挥鞭子,赶着牛车走了。

    邺城已经快到宵禁的时间,收泔水的汉子也赶着牛车,想要尽快回到住处,就在牛车走到一处僻静的巷子口时,忽然前方出现了十几个巡防营的人拦住去路,那汉子吓得连忙下车,还未开口,对面巡防营的人便喊道:“什么人!”

    “小人是收泔水的,诸位官爷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宵禁时间到了,你为何还在城中转悠?跟我们走!”那人说完,身后走出了四个人,朝那汉子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哎哟大人哪,我这天天都是这个时辰收完泔水回去啊,这宵禁时间不是还没到吗……”汉子吓的跪在地上解释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老子冤枉你了?”

    “大人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废话!把他带走!”那人打断了汉子的话,对手下大声命令道。

    那汉子来不及辩解,就被巡防营的人五花大绑给带走了,与此同时,牛车上的泔水桶里忽然传出了动静,巡防营的人闻声望去,只见一个人推开了泔水桶的盖子,从里面站了出来,此人不是别人,正是石遵。

    “参见殿下!属下奉统领大人之命,在此等候多时了!”为首的那人连忙跪下,朝石遵行礼,还不忘朝手下挥手示意,去把石遵扶下牛车。

    “刘荣在哪里?怎么自己不过来!”石遵一边被搀扶着从桶里爬出来,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禀殿下,统领大人正在安全的地方等候殿下,属下们这就护送殿下前去!”

    “前面带路!”石遵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,自己都觉得恶心作呕。

    “殿下请!”那人连忙起身,给石遵带路,而其余的人也很识趣的给石遵让开了路,乖乖的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那人带着石遵来到了一个院子的后门,然后敲了敲门,门便从里面打开了,而开门的正是巡防营统领刘荣。

    “殿下请!”刘荣连忙侧身让路,请石遵进门。

    石遵倒也没说什么,抬腿便迈了进去,跟着刘荣进了一间屋子。

    “让殿下受累了!今日收到殿下的吩咐,属下便立马安排人准备,请殿下在此处沐浴更衣!宫门那边属下也已经打点好,等殿下沐浴更衣完毕,属下亲自护送殿下前去!”

    “刘统领,让你费心了!退下吧!”石遵说着,也没多看刘荣一眼,便挥手示意他退下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刘荣微微拱手行礼,然后转身朝门外喊道:“来人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门外走进两个年轻貌美的婢女,有些拘束的站在那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好生伺候殿下沐浴更衣!”刘荣对那两个婢女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属下就先告退了,属下就在外面,殿下有什么事尽管吩咐!”刘荣谄媚的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石遵已经脱下外袍,扔在地上,也没回答,只是背对着刘荣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子时未到,石遵已经穿过僻静的小路到了太医馆附近的后花园里,正值夜深人静的时刻,此处一个人影都没有。

    石遵站在烟暗之中,静静的等候着刘贵妃的到来。夜风拂过树梢,偶尔听得三两声雀鸣,月光映照在池塘里,让波光粼粼的水面宛若蒙上了一层轻纱。

    石遵等了一会儿,抬头看了看天,估摸着应该已经子时了,可是刘贵妃却还没有来,石遵心中不免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就在石遵等的有些不耐烦的时候,石遵隐约听到了一阵细碎的脚步声,于是悄悄的往前走了几步,四下一看,果然有人提着一个灯笼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借着微弱的烛光和朦胧的月色,石遵看到来人正是刘贵妃和她的贴身婢女小香。

    “殿下!”小香轻声喊道。

    石遵听到小香的声音,这才放心的从石头后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本王在这里。”石遵压低嗓音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娘娘!”小香轻轻扯了扯刘贵妃的衣袖,指了指方向。

    “你去周围看着,有人过来立马报信。”刘贵妃对小香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小香点点头,然后把手里的灯笼递给了刘贵妃。

    刘贵妃提着灯笼,朝一处假山后面走去,石遵则跟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刘贵妃忽然停下脚步,将手中的灯笼放在地上,石遵也立马站住。刘贵妃站在那一动不动,也不说话,石遵厚着脸皮,笑呵呵的从身后一把抱住刘贵妃,亲吻着她的脸颊,低声问道:“急唤我来,所谓何事?听说你怀了身孕,是我的吧?”

    刘贵妃一把推开了石遵,转过身冷冷的看着石遵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石遵被吓了一跳,看着刘贵妃这样冷漠的表情,有些莫名其妙,皱着眉头问道:“怎么了?多日不见,变得这么生疏?”

    “我问你一件事,你必须如实相告!”刘贵妃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石遵似乎心中已猜到大半,但还是故作镇定的说道:“你问吧。”

    “卧龙山上的事情,到底是不是你有意安排的一出戏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石遵的回答异常干脆,连刘贵妃都没有想到,她原本以为石遵还会抵赖,哪怕石遵真的抵赖,满口谎言,她也愿意去相信那些谎言。

    可是石遵居然就这样承认了。

    刘贵妃忍不住流下泪来,她脑子一时间一片空白,心中的愤怒难以抑制。

    只听到“啪”的一声,一个响亮的耳光便落在了石遵的脸上。这个耳光刚刚打完,刘贵妃和石遵两人都愣住了,刘贵妃情绪激动,似乎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,而石遵也摸了摸自己火辣辣的脸,还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石遵开口说道:“你若心中还有不痛快,尽管打骂,我绝不反抗。”

    刘贵妃此时已经泪流满面,她抬起头,看着石遵。问道:“是不是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你的阴谋?是不是所谓的那些承诺都是你哄骗我的谎言?”

    “不是!”石遵这一次果断不承认这些话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