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二十一章 身外之物
    ,更新快,,免费读!

    “不是?呵呵……你说这话就不觉得心中有愧吗?”

    “卧龙山上的事情,是我刻意安排,为的是与你结识,能让你助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还是说出了你的真实目的!混蛋!”刘贵妃打断了石遵的话。

    “但是我对你的承诺,确实是真的!否则我怎会冒着掉脑袋的风险,三番两次深夜进宫会你?”

    “真是可笑,你所做的一切难道不是为了骗我帮你吗!”

    “我若现在还想骗你,刚刚何必承认?你兄长奉旨追查此事,至今没有定论,为何?因为没有证据证明是我做的,可我还是承认了!因为在我心中,你是我的女人!我无需再欺瞒你任何事情!”

    “你还想骗我!”

    “你若不信,现在就杀了我!”石遵说着,掏出了一把匕首,塞到了刘贵妃的手里。

    刘贵妃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匕首,却连握紧的勇气都没有,最终,手里的匕首“叮当”一下,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石遵见状,走上前,果断将刘贵妃拥入怀中,轻轻抚慰着她。

    而刘贵妃也没有反抗,只是哭的越发伤心,渐渐的,双手也抱住了石遵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要做的就是保护好你腹中的孩儿,那是我们的骨肉!无论如何,我都要夺得储位,让你母仪天下!”石遵伏在刘贵妃耳边,低声而又坚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刘贵妃抽泣了许久,终于不再流泪,她松开石遵,擦了擦脸上的泪水,说道:“他日你若负我,我与这孩子就死在你面前!”

    “我石遵定不会食言!”

    刘贵妃终究还是选择了相信石遵,沉默许久,缓缓开口道:“派人送去的消息你收到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父皇做噩梦一事?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“今日我已经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何打算吗?”

    “我有一计,已经安排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计策?”

    “你可曾听说过巫蛊之事?”

    “巫蛊之事?汉朝武帝年间的那件事?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“莫非你想仿效此事?”

    “这是最好的办法!老四的事情一直是父皇心中的忌讳,那这个做文章,再好不过!”

    “那你打算除掉谁?燕王吗?”

    “擒贼先擒王,自然是他!”

    “那需要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只需要暗示父皇,有人可能行巫蛊之事,然后煽风点火,剩下的交给我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陛下对你的处置还未想好,这样是不是急了点?”

    “正是因为父皇现在还在左右摇摆不定,我才需要这么做!”

    “好吧……那就按你说的办……”

    “昨日朝堂之上,你兄长突然替我开脱,是不是你有意安排的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安排,只是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他了,让他自己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兄长最后还是选择了站在你这边!”

    “兄长最重名节,他能背上不义之名而帮你,定是下了极大的决心。他日不管你如何,不要忘了我兄长对你的恩情!”

    “这个是当然!只要他助我,将来我若继位,大可让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!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吧!”刘贵妃低下头,淡淡的说道:“时候不早了,我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有要事相商吗?”石遵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已经说完了。”刘贵妃抬头看了看石遵,反问道:“我要见你,不是要事吗?”

    石遵立马反应过来,强颜欢笑说道:“你看看我这脑子,你说的对!这是一等一的要事!”

    “你明白就好!”刘贵妃说着,转身提起灯笼,正准备离开,又站住脚步,说道:“朝堂上的事情,我会尽力帮你周旋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劳你费心!”

    刘贵妃会心点点头,便提着灯笼离开了。

    一连几日,石虎都没有上朝,天天窝在一处僻静之所,让草原上的老萨满给他行各种古怪的仪式,企图摆脱梦魇的折磨,可无论老萨满如何努力,石虎却夜夜会梦到鬼魂找他索命,硬是把石虎折腾的身心俱疲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驿馆里的慕容氏两兄弟,则基本数着日子过,等着石鉴派人来救他们。

    “殿下!”一个声音在门口轻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慕容儁抬起头看了看门口。

    “门口发现一张纸条!”

    慕容氏两兄弟一听,同时站了起来,而慕容恪抢先一步,跑到门口,打开门伸出手,说道:“拿来!”

    那侍从乖乖的把一张纸条交到了慕容恪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下去吧!”慕容儁挥挥手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哥。”慕容恪很识趣,将纸条交给了慕容儁。

    慕容儁接过,打开一看,纸条上寥寥数字:今夜子时,驿馆西边角落的厢房。

    “上面说的什么?”慕容恪问道。

    “走,去一趟你的房间!”慕容儁没有回答慕容恪,而是直接开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大哥……”慕容恪连忙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慕容儁快速穿过回廊,眼睛时刻关注着门口禁军的动向,慕容恪连忙追了上去,正要开口,二人已经站在了厢房门口。

    “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……”慕容儁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。

    慕容恪乖乖的闭上了嘴,慕容儁正要推门而入,里面传出了一个声音:“二殿下,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慕容氏两兄弟吃了一惊,于是轻轻推开门,只见一个身材魁梧的人正背对着他们。

    慕容恪见状,立马双拳紧握,想冲上去将那人拿下,被慕容儁一把拉住。

    慕容儁客气的问道:“来者何人?”

    那人一边缓缓转过身,一边说道:“二位真是健忘,那日我们见过!”

    “是你!”慕容恪充满敌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此人不是别人,正是老三,老三看到慕容恪那凶狠的样子,笑着说道:“四殿下,今日不是时候,改日我再领教你的高招。”

    “四弟,不要冲动!”慕容儁低声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二殿下沉得住气。”

    “说吧,你们宁王殿下如何打算?”慕容儁淡定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家殿下已经替各位寻好出路,为了不打草惊蛇,今夜子时,二位带着你们的人到这间屋子,我会带你们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?如何出的去?这驿馆可是被围的如同铁桶一般,就算是只鸟,怕也飞不出去吧?”

    “二殿下,这驿馆若真是铁桶,我又是如何进得来的?嗯?”老三说着,侧身指了指慕容恪的床榻。

    慕容儁连忙走上前,掀开被褥一看,满脸吃惊的回过头看着老三,说道:“地道?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慕容恪也走上前,看到自己的床榻下面,赫然是一个黑黢黢的洞口。他看了看老三,然后低声对慕容儁说道:“二哥,既然有地道,咱们干嘛不现在就走?何必要等到半夜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四殿下,你若是觉得没有我家殿下,你能顺利出得了邺城,大可现在就走,我绝对不拦着你!”老三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轻举妄动!”慕容儁对慕容恪叮嘱了一声,然后对老三说道:“如此便有劳了!”

    “殿下客气,你是我们宁王殿下的朋友,这自然没有陷朋友于危难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慕容儁微微点头,说道:“那就子时见。”

    说完,慕容儁对慕容恪说道:“我们走!”

    “殿下留步。”

    慕容儁停下问道:“还有何事?”

    “我家殿下让我转达一声,这次他救你们,算是给你们的一个见面礼,汉人讲究礼尚往来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家殿下需要我给出什么条件?”慕容儁皱着眉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您腰间的玉佩!”

    “玉佩?”慕容儁看了看自己腰间的玉佩,显然是对石鉴的这个要求感到疑惑,他虽然是一个不受宠的亲王,但是也不至于贪图一件东西吧?

    “放肆!这玉佩是我兄长贴身之物,岂能给你们!”慕容恪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老三面对慕容恪的质问,倒也不慌不忙,笑着对慕容儁说道:“殿下不必疑惑,我家宁王殿下只是希望您不要忘了双方的约定,这玉佩权当是您对我家殿下的承诺。既然这玉佩是您的贴身之物,您若不舍得,那就算了,我回去如实禀报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些不过是身外之物,有何不舍?”慕容儁说着,摘下玉佩扔给了老三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