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二十二章 巫蛊之事
    ,!

    “二哥!你......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慕容儁打断了慕容恪的话。

    老三接过玉佩,看了看,笑着说道:“真是一块好玉!如此便谢谢二殿下了!”

    慕容儁也未再回应,转身便拉着慕容恪走出了厢房。

    二人回到慕容儁的厢房内,慕容恪有些气恼的问道:“二哥,那可是你行冠礼时父皇送你的,岂能交给这帮杂碎?”

    “现在我们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!你是不是想一直待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!谁会想待在这鬼地方?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给我闭嘴!没有我的允许,你不准乱说话!”慕容儁呵斥道。

    慕容恪有些不服气的努了努嘴,见慕容儁眼睛正瞪着他,也只能不再做声。

    “石鉴果然有些本事,居然神不知鬼不觉的悄悄挖了一条地道,此般智谋,确实非常人所及!”慕容儁自言自语道。

    慕容恪乖乖的站在一边,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去吩咐一下,让所有人做好准备,今夜就走。一切行囊全部扔在驿馆,只带金银细软和我的印信!”慕容儁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慕容恪垂头丧气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回来!”慕容儁叫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二哥还有何吩咐?”慕容恪稍稍看了一眼慕容儁。

    “别哭丧着个脸!你这臭脾气若是坏了事,后果谁都不能承担!明白了没有!”慕容儁训斥道。

    “小弟知道了......”

    慕容恪天不怕地不怕,就唯独怕他的这位二哥,二人虽然不是一母所生,关系倒是格外的好,所以但凡慕容儁的话,慕容恪基本都是会听的。

    皇宫的西北方位,有一处宫殿,名为养心殿,是为石虎的静养之所。

    养心殿最早实际上是石虎的**之所,当年此处夜夜笙歌,纸醉金迷。石虎往往一时兴起,在此杀人取乐,或剁碎喂了宫里豢养的虎豹,或被烹而食之,不少宫女丧命于此。

    后来大约是石虎年纪大了,也不太玩的动了,此处的歌舞酒色便慢慢少了,最后便成了石虎的养心殿。养心殿僻静,景色也颇佳,确实是一处静心养身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萨满入宫已经整整两日,石虎的身体状况依旧没有起色,照例是夜夜噩梦不断。

    “陆公公,陛下这几日接连噩梦,萨满也连续做法两日,却丝毫没有成效,你可有什么法子?”刘贵妃看着跪在地上的陆安问道。

    陆安摇摇头,回答道:“娘娘赎罪,奴才愚笨,不知道能有什么办法让陛下能摆脱此境地,这两天但凡能用的方法,都用了,均不见效。”

    “叫张太医来看过了吗?”

    “前日张太医就看过了,开了几个方子,说是能让陛下静心安眠,可是陛下服用以后,丝毫不见有成效,气的陛下差点把张太医给砍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老萨满怎么说?听闻十年前不是做法一日,陛下就有了好转吗?怎么这次连续两日,陛下还是那么焦躁不安?”

    “老萨满他......”陆安有些吞吞吐吐。

    “老萨满怎么了?你倒是快说啊!”刘贵妃不耐烦的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老萨满连续做法两日,一个时辰前已经累倒了,此刻正在昏睡。”

    “那陛下呢?”

    “陛下正在休息,奴才们都不敢打扰。”

    “走,带本宫去看看陛下!”刘贵妃说着,就要往养心殿里走。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陆安连忙起身,在前面带路。

    陆安引领刘贵妃来到内室,石虎正坐在桌案前,头缠布条,一脸病容,奋笔疾书写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陛下!您怎么起来了?”刘贵妃见状连忙走上前,坐到了石虎身边。

    刘贵妃刚刚坐下,石虎也恰好手笔,对陆安吩咐道:“拿印玺来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陆安转身去取印玺。

    “陛下,这是什么?”刘贵妃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几封调令。”石虎说着,已经把所谓的调令收好,递给了拿着印玺的陆安,又说道:“拿去,盖好印玺,火速派人去宣旨。”

    “奴才遵旨。”陆安接过东西,便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陛下,你龙体欠安,就不必操劳国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石虎挥挥手,有气无力的说道:“这些事不能拖,得及早处理,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这么重要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石虎敷衍道。

    刘贵妃也不再多问,于是对石虎说道:“陛下,要不臣妾扶您去歇着吧。”

    石虎点点头,在刘贵妃的搀扶下缓缓站起身,然后问道:“你怎么过来了?有孕在身就该好好养着,不要操心。”

    “臣妾是您的女人,您都病成这样了,臣妾岂能不闻不问?”

    石虎听到这话,顿时心中舒坦了几分,笑着说道:“你有此心,真是没枉费朕疼你一场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臣妾一直不敢问,可是现在不得不说一件事……”刘贵妃吞吞吐吐道。

    “说吧,什么事?”石虎走到床榻边,扶着刘贵妃的手缓缓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在臣妾说之前,想请陛下恕臣妾无罪。”刘贵妃行礼说道。

    “爱妃这是做什么?”石虎有些吃惊,说道:“朕答应过你,不管你现在说什么,朕都不怪罪于你。”

    刘贵妃犹豫了片刻,缓缓说道:“臣妾知道,十年前四殿下谋逆之事,一直是陛下的心结,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,陛下您怎么会突然又做此噩梦?臣妾觉得这件事不是这么简单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是怎么回事?说清楚!”

    刘贵妃一边扶着石虎躺下,一边说道:“臣妾不敢妄下定论,还是请老萨满来了再说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你说就尽管大胆的说,跟老萨满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刘贵妃坐在了石虎的床榻边,镇定的说道:“臣妾认为,此事定是有人行巫蛊之事,诅咒陛下,又把那四殿下的鬼魂招来害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巫蛊之事?”石虎听到这四个字,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刘贵妃点点头,说道:“臣妾听闻,若是有人知道陛下的生辰八字,然后得到陛下的发丝,即可行诅咒巫蛊之事,轻则让人心神恍惚,重则……”

    “重则什么?”

    “重则毙命……”刘贵妃说着,低下了头,不敢直视石虎。

    石虎原本就觉得此事蹊跷,这个噩梦已经有许多年不曾出现,偏偏毫无征兆的又出现了,而且萨满作法两日都不曾缓解,确实奇怪。现在经刘贵妃这样一说,似乎所有的一切都能说得通了。

    “去!让人把老萨满请来!”石虎嘴唇有些颤抖的对刘贵妃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臣妾听说,老萨满连续作法两日,已经昏睡过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也要让他现在就过来!天大的事也没朕的事重要!快去!”石虎喘着气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您别激动,臣妾现在就去……现在就去……”刘贵妃连忙起身,转身就要出去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石虎叫住了刘贵妃。

    “陛下还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“此事不要声张!不可对任何人提起!”石虎嘱咐道。

    “臣妾明白……陛下放心……”刘贵妃微微行礼。

    刘贵妃走出内室,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,一场好戏终于要开始了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