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二十四章 噩梦重现
    ,!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陆安回来没有?”石虎勉强支撑着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回陛下,还没有……”刘贵妃侧坐在床榻上,扶着石虎。

    石虎嘴唇嗫嚅着,眼里满是杀意,咬紧牙关,艰难的说了几个字:“让人去通传文苍!”

    “陛下,您现在还见他做什么?快歇着吧,您看这满头大汗的。”刘贵妃假装有些心疼的劝慰道。

    石虎有些上火,脖子一仰,倒在了床榻上,把刘贵妃吓的花容失色。

    “陛下,您怎么了?”

    石虎喘着气,摆摆手,说道:“朕没事……去,让内侍去宣文苍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刘贵妃替石虎盖好被子,连忙起身,拉开珠帘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石虎生性多疑,因为他就是踩着别人的尸骨才登上皇位的,所以对于谋逆之事相当敏感。

    尽管刘贵妃与老萨满之话毫无依据,石虎心中却似乎已经坚信不疑,帝王之位谁人不眼红?当年自己的亲生儿子不念父子之情,起兵谋反,兵败而死于亲生父亲之手,帝王之家,哪还有那么多亲情可言?

    石虎在脑中仔细的想着会是何人害他,朝中大臣?或是自己的哪个不孝子?还是宫中哪个心怀不轨的宫妇?

    谁都有可能!

    石虎想着想着,渐渐觉得眼皮重了,脑子反应也越来越慢,不知不觉昏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石虎睁开眼,一个女子正背对着自己,坐在床前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石虎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连我都不记得了吗?”那女子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石虎看了看那女子,乌烟的秀发披散着,半遮住她的脸。听声音似乎有些耳熟,却始终想不起来这人是谁,于是又问道: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故人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吗?”那女子无奈的叹了口气,又说道:“看来陛下心中对我已经毫无留念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石虎缓缓起身,坐了起来,环顾四周,除了眼前的女子,一个人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“来人!”石虎喊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,许久不见,为何不让我们单独相处一会儿呢?”那女子微微侧脸问道。

    石虎伸头想看清那女子的面容,谁知道那女子又立马转了回去,石虎什么都没来得及看清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进来的?居然打搅朕休息!好大的胆子!”

    “一夜夫妻百日恩!臣妾好歹给陛下生了一个儿子,怎么陛下对臣妾这么凶?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……你……你到底是谁!”石虎觉得有些不太对劲,连忙大声喊道:“来人!来人哪!”

    石虎连喊几声,外面却丝毫听不到动静。于是石虎壮着胆子,从床上爬了起来,伸出手,朝那女子抓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女子一动不动的坐在床边,石虎的手落在了她的肩头,正要将那女子拽过来,石虎忽然手腕一紧,他下意识的低头一看,自己的手腕被一只毫无血色的手抓着,那手看似纤弱无比,力气却大的很,而抓住他的,正是眼前的这个女子。

    “陛下,您这是做什么?”那女子冷冷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是何人?”石虎一边问,一边想要挣脱那女子的手。

    “陛下想知道吗?”石虎的手依旧被那女子死死的抓着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大胆!你放开朕!”石虎恐惧而又愤怒的命令道。

    “臣妾没有脸面见陛下……”那女子的声音越来越让石虎感到惊悚。

    “放开朕!”石虎拼命的想要挣脱,却依旧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“不过既然陛下想知道,那臣妾就告诉陛下吧……”那女子说着,缓缓转过脸。

    石虎睁大眼睛看着那女子缓缓转过脸,他的眼里渐渐出现了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是你!怎么会是你!”石虎彻底慌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陛下不想念臣妾吗?”

    石虎现在终于看清了那女子的面容,只见那女子被挖去双目,眼窝里还流着鲜血,若不是眉间的那颗烟痣,石虎根本看不出她是谁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人是鬼!你明明已经死了!”石虎一边惊恐的反问,一边继续挣脱。

    “死了?陛下还记得臣妾怎么死的吗?”那女子嘴角露出了阴冷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快来人!快来人哪!”石虎终于挣脱了那女子的手,连忙往床的角落里躲,同时对外面大声叫喊。

    “陛下,你好狠哪!你杀了我,还杀了我的儿子!你怎么这么狠心!”那女子几乎就是飘到了石虎的面前,额头几乎贴着石虎的脸。

    此时石虎已经吓的满头大汗,连忙躲开,嘴里大声念叨:“你已经死了!你已经死了!”

    石虎连滚带爬的跑下床,没跑几步,便狠狠的摔倒在地,他连忙挣扎着起身,却发现自己的眼前站着一个人,于是石虎猛然抬头,却发现那个当年死在他手里的儿子,正恶狠狠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还我命来!”他拔出胸口的那把剑,朝着石虎的脖子砍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石虎闭上眼绝望的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!陛下!”石虎的耳边忽然又想起了声音。

    石虎猛的睁开眼,发现文苍和刘贵妃正在自己的床前。

    “陛下,您怎么了?又做噩梦了?”刘贵妃连忙关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石虎惊恐的看了看眼前的刘贵妃等人,半天才反应过来,这才发现刚刚自己看到的情形,竟然又是一场噩梦。

    石虎咽了咽口水,喘着粗气,刘贵妃一边给石虎擦着满脸的冷汗,一边安慰道:“陛下,没事了,没事了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朕刚刚又见到他了!”石虎忽然神神叨叨的抓住了刘贵妃的手对她说道。

    “都是梦而已!陛下,不要再想了!没事了!”刘贵妃轻轻抚摸着石虎的手背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什么时辰了?”石虎看了看外面。

    “快戌时了……”

    石虎缓缓起身,看了看站在旁边的几个内侍,对他们吩咐道:“你们退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文苍!”

    “微臣在!”文苍的声音依旧孔武有力。

    石虎正要开口,忽然看着刘贵妃,说道:“爱妃,时候不早了,你先回宫吧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陛下好生休息……”

    刘贵妃对石虎的想法心知肚明,便也不必再留在养心殿,于是识趣的退下了。

    “文苍……”石虎耷拉着脑袋,有些虚弱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微臣在……”文苍看到石虎有气无力的样子,不敢再大着嗓门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已经是禁军统领,你可知道?”石虎坐在床上,微微抬头看了一眼文苍。

    “回禀陛下,今日白天陆公公已经去宣过圣旨了……微臣谢陛下恩典。”文苍说着,给石虎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石虎微微摆手,说道:“朕有件事要安排你去办!”

    “微臣听凭陛下吩咐!”

    “你从禁军中抽调一些人,去查一下,到底是什么人对朕使了巫蛊之术,想要害朕!”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?巫蛊之术?”文苍一听这话,脑子顿时一片空白,他根本不懂什么是巫蛊之术。

    “朕这两日夜夜无法入睡,还总是做同样的噩梦!朕怀疑有人要害朕!所以命你去查明真相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可是微臣对查案一点经验都没有……”文苍有些担忧的说道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