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二十六章 棋如人生
    ,更新快,,免费读!

    院内的鲜卑人都老老实实的挤在墙根下,不敢出声,而石鉴的三个手下,则时刻警惕着这些人,防止他们有任何异动。

    慕容恪盘膝坐在地上,把玩着他的两柄短刀,时不时的看一眼屋内的情形。

    “四殿下这两把刀看似不是凡品。”老三忽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眼力不错。”慕容恪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不知可否借你的刀一看。”

    “此刀出鞘必须见血,你还是不看为好。”慕容恪直接拒绝了老三。

    “呵呵,四殿下若是不愿借我看看,直说便是,何必用此等无稽之谈搪塞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不愿意便好,还啰嗦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小子,毛还没长齐,说话还是收敛一点的好!”老三说着,已经面露杀机。

    慕容恪丝毫不慌张,忽然停下手里的把玩的刀,抬起头微微斜视着老三,说道:“怎么?想动手不成?”

    “小子,我们几个不过是因为宁王殿下有令,否则岂会容你如此猖狂?”老三也不是吃素的,两人怒视着对方。

    忽然,一个侍从轻轻拉了拉慕容恪的衣角,低声说道:“四殿下,二殿下吩咐过,叫咱们不要与宁王的人起争执。”

    “滚一边去!不用你提醒!”慕容恪不耐烦的骂道。

    那个侍从悻悻的坐了回去,不敢再多言。

    老三冷笑一声,不再搭理慕容恪,谁知慕容恪忽然喊道:“喂!”

    “你在叫我?”老三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叫你又是叫谁?”慕容恪一副好勇斗狠的劲头又上来了,不怀好意的挑衅道:“改日我们好好切磋切磋。”

    老三对慕容恪那傲慢嚣张的态度早就十分看不惯,此时面对他的挑衅,更是气不打一处来,立即跳起身骂道:“臭小子!别蹬鼻子上脸!”

    “三哥!”一直站在老三身后的一个黑衣人忽然喊道:“殿下有令,不可滋事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屋里的石鉴仿佛听到了动静,问道:“外面何事喧哗?”

    “回禀殿下,无事,无事,属下该死,打搅殿下雅兴。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屋内未再有动静,而外面的老三等人,也不敢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用出去看看吗?”慕容儁没有抬头,看着棋局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人不敢乱动,我的人不会乱动,所以有什么好看的?”石鉴不以为然,一笑而过。

    慕容儁停顿了一下,然后接着问道:“何时送我等出城?”

    “天一亮便送你们走。”

    “能有这么快?”慕容儁有些吃惊。

    “怎么?还想住在邺城?”石鉴面无表情,语气平淡。

    “这当然不是,只是没有想到宁王殿下做事如此干净利落。”

    “若无此等雷厉风行之魄力,如何谋求赵国?”

    慕容儁正襟危坐,看了看石鉴,问道:“那不知道宁王殿下有何条件?”

    “不急,本王信得过你!若有相求,二殿下定有所应吧?”

    慕容儁微微一笑,捏起一粒白子,轻轻落下,问道:“为何你会认定我鲜卑会记你这份恩情?今日我等离去,龙城离此地万里之遥,你奈我何?”

    “方才对弈之前,你有没有想过这局棋的输赢如何?”石鉴不急不躁的反问道。

    慕容儁心中有些不解,没有明白石鉴是什么意思,答道:“想过。”

    “可有必胜的把握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还是坐下来与本王对弈了这么久。”石鉴放下手里的棋子,缓缓坐正,微微一笑道:“权术之争也是一场对弈,谁都无必胜之把握,为何还要去做?”

    “下棋无关生死,权术之争却是刀口舔血,殿下的比方打的精妙,却也并不贴切。”慕容儁不慌不忙的捏起一粒棋子,低头观察棋局,没过多久又抬起头,一脸惊愕的看着石鉴。

    “你没发现早在十步棋之前,你就已经完全陷入败势了吗?”石鉴不慌不忙,给自己添了一杯茶。

    “呵呵,宁王殿下棋艺精湛,慕容儁佩服!”

    “下棋与夺嫡确实不可同日而语,但是本王从来不做养虎为患之事。”石鉴端起茶杯,正准备饮茶,微微抬起头瞥了一眼慕容儁,问道:“不知道慕容殿下是不是一头恶虎呢?”

    石鉴语态平淡,却是话有所指。慕容儁机敏过人,自然听得出石鉴的话中带有杀机。

    “鲜卑人恩仇必报,殿下无需担忧。”慕容儁从容不迫,也饮了一口茶,微微咂嘴,说道:“茶水苦涩,不如烈酒。”

    石鉴微微一笑,也不言语,将茶水浇到了碳炉上,原本赤红的碳块伴随着“嗤”的一声,全部熄灭。

    “这是何意?”慕容儁不解。

    “茶煮久了,便不是最初的那个味道。”

    “酒却是越陈越香,所以我们鲜卑人爱酒不爱茶。”

    石鉴微微一笑,说道:“今日送你出了邺城,能否顺利回到鲜卑,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……”

    “墙角的箱子里有二十套民服,你们自行换上,天亮后待城门打开,便可出城。”

    慕容儁扫视了一下,在靠近大门的墙角,果然放着一个黑乎乎的木箱。慕容儁起身走到箱子旁,打开一看,里面各式各样的民服塞满了箱子,于是慕容儁合上箱子,对石鉴拱手说道:“多谢!”

    石鉴缓缓起身,瞥了一眼慕容儁,说道:“好了,本王该走了,后会有期!”

    “后会有期!”

    “对了!”石鉴忽然停下,转过身说道:“差点忘了告诉你,你安插在邺城的那些细作,一个月前已经被皇帝老儿知道了,那些人一个个全部被处死,无一例外。”

    “细作?什么细作?”慕容儁假装不知道石鉴话里的意思。

    时间微微一笑,也未曾再说什么,便打开门出去了。

    石鉴走后,慕容恪冲了进来,看到慕容儁脸色很难看,关切的问道:“二哥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我安排在邺城的细作全部暴露了!”慕容儁愤怒的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?赶紧回鲜卑!还能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二哥,那些细作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一个月前就已经被石虎全部处死了!一个不留!”

    “什么!这……这谁干的!石虎老儿怎么会知道细作的存在?”

    慕容儁摇摇头,走到旁边坐了下来,说道:“不清楚,方才石鉴只是顺口说了一句,没说是谁干的。”

    慕容恪沉思片刻,说道:“二哥,你说会不会是石鉴干的!”

    “他?”慕容儁又摇摇头:“不会是他。”

    “何以见得?我看这石鉴阴阳怪气的,八成就是他干的!”

    “他一个失宠的亲王,朝中无所依靠,除掉这些细作去邀功?恐怕不是他的作风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他还能有谁?”

    “禁军副统领文苍!”

    “谁?禁军副统领?怎么会是他?二哥你怎么就认为是他带人干的?”

    “没听到今天下午门口的几个禁军议论吗?文苍已经被提拔为禁军统领,前些日子又突然调回宫中。之前他一直负责监视我们,为何突然会有如此变动?除了立下什么大功劳,禁军统领的位置不会轻易变动。”

    慕容恪点点头,缓缓开口说道:“二哥说的有理,抓住二十个敌国细作,可是大功一件!”

    “我安排在邺城的那些人,定是知道我等被困,想要营救,却被文苍的人发现了,这样一来,顺理成章!只有这种可能性!”

    “他娘的!我现在去杀了他!”慕容恪暴怒道。

    “回来!”慕容儁呵斥道:“你去哪找他?去皇宫?自投罗网?”

    慕容恪站在原地无言以对,脸上却是一副十分不甘心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当务之急,是要赶紧回龙城!不是找文苍报仇!更何况这件事只是我的猜测!细作一事,日后再说!明白了没有!”

    “小弟知道了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