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十二十七章 通敌叛国
    天刚亮,慕容氏两兄弟及其手下便换上衣服,混在人群中准备出城,而巡防营的那些人平日里散漫惯了,自然也没有察觉到出城的人群中混了这些鲜卑人。

    这天一早,刘远志便急匆匆的进了宫,因为石虎给他的最后期限就要到了,卧龙山上刺杀贵妃一事,他必须拿出一个结果。

    他匆忙的赶到了宏光阁,却被告知石虎已经移驾养心殿,于是又连忙赶往养心殿。

    “陛下,户部刘大人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进来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石虎一脸憔悴的坐在床榻上,头上还缠着布条,看似应该是头疼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微臣参见陛下!吾皇万岁!”刘远志隔着珠帘,远远的磕头请安。

    “起来。”石虎抬抬手,问道:“让你查的事情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回禀陛下,微臣已经查明真相,所以特来向陛下禀报。”

    “谁干的?”

    “是晋国的一群流亡士卒,并无幕后主使!”刘远志抬头看了看石虎,连忙又低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谁?晋国?”石虎以为自己听错了,从床上坐了起来,皱着眉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说看!到底怎么回事!”石虎从床榻上起来,由陆安扶着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微臣调取了当日大理寺监萧大人的记录,发现这几个刺客都是汉人,且容貌非中土人士,颇具闽越之地人的特征,恰好闽越之地就是晋国的地盘。另外,这几个人所用之兵刃,全部都是晋**士惯用之兵器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奏报拿来给朕看看!”石虎不耐烦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刘远志连忙掏出奏报呈上。

    陆安接过奏报,递到了石虎手中,石虎拿过奏报,还未来得及看,门外一个小太监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,喊道:“陛下,大统领有急事求见!”

    “叫他进来!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苍快步走进了养心殿,进门便“扑通”一下跪在地上说道:“陛下!臣有罪!”

    石虎一愣,问道:“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“囚禁在驿馆的慕容氏两兄弟还有他们十几个手下,昨夜逃走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石虎一听,几乎跳了起来,问道:“驿馆周围五十多个人守着,怎么会被他们跑了!都是一群饭桶吗!”

    “卑职失察,请陛下恕罪!”苍说道。

    “恕罪?”石虎冷哼一声,对外面吩咐道:“来人!”

    “在!”

    “去把那几十个包围驿馆的废物通通抓起来!打入大理寺监!明日午时问斩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慢着!”苍喊住那几个人,然后朝石虎跪地膝行,又重重的磕了一个头,说道:“陛下,请听卑职说完!此事另有隐情!”

    “隐情?什么隐情?你说来听听!”石虎不耐烦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些鲜卑人并非光明正大的逃走,而是有人从外面挖了一条地道,直通驿馆内!那些鲜卑人正是昨夜从那条地道悄悄逃了出去!所以卑职以为,邺城城内一定有鲜卑人的同伙!”

    “同伙?他们哪来的同伙?”石虎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卑职也不清楚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候,刘远志忽然开口说道:“陛下,会不会城里还有鲜卑人留下的细作?”

    “对!细作!”石虎顿感灵光一现,指着苍问道:“朕问你,你前段时间不是抓了十几个细作吗?看来是你的失职!细作没有抓干净!”

    苍一听,连忙解释道:“陛下,当日卑职暗中调查了数日,但凡和那些鲜卑细作有联络的人全部都一网打尽,哪里还有余孽!”

    “不是鲜卑人的余孽,那又是谁挖了那条地道放跑了慕容氏两兄弟!啊?你倒是给朕解释一下!难不成是他们自己挖的吗!你个混账东西!”石虎抓起手边的一个茶杯就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下并没有砸苍,苍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,连忙喊道:“陛下!卑职有话要说!”

    “说!今日你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不但那五十多个人要人头落地!你!朕也不会轻饶!”

    “卑职怀疑有人私通鲜卑!放跑了慕容氏两兄弟!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朕的赵国,有人通敌叛国?”石虎显然不信。

    “除了这一点,卑职实在想不到还有其他的可能性!那条地道挖掘的地方十分偏僻,却又离驿馆不是很远,若非对邺城特别熟悉,怎么会在天子脚下找到这么一个隐秘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陆安!!”石虎喊道。

    “在!”

    “去巡防营传旨,封锁邺城,不得让任何人随意进出!”

    “奴才遵旨!”陆安连忙出去。

    “苍!”石虎很不客气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卑职在!”苍连忙跪好。

    “朕给你十天时间,要是查不出谁私通鲜卑人,你提头来见!”

    “卑职遵命!”苍连忙起身。

    “回来!”石虎喊道。

    苍连忙站住,等候石虎的吩咐。

    石虎来来回回走了好几趟,忽然停下,对苍说道:“你立即派人往鲜卑方向追!一定发现他们,除了慕容氏两兄弟,其余通通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“卑职明白!”

    “滚!”石虎不耐烦的挥手让苍走。

    苍转身走出了养心殿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邺城大街上,禁军和巡防营的人马横冲直撞,四处搜寻慕容氏两兄弟的下落,弄的整个邺城鸡飞狗跳。而城门口也被巡防营的人马把守住,只准进不许出,唯独出去了一队百余人的禁军骑兵,便是苍亲点的禁军中的精锐。

    “统领大人,您说这禁军的人把鲜卑人放跑了,害得我们也跟着瞎忙活,这算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“哼,苍那老小子,活该他受的!那天居然当着老子的面把鲜卑的细作绑走了,抢了老子的功劳!这次放跑了慕容氏两兄弟,陛下绝对不会给他好果子吃!”刘荣站在城楼上,看着疾驰而去的禁军骑兵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!活该他倒霉!”刘荣身边的小喽喽附和道。

    刘荣拍了拍城头的柱子,转过身对手下吩咐道:“我说,你们都给老子听清楚了!说不定现在鲜卑人还在城里!要是有谁放跑了他们,老子把他脑袋拧下来!”

    “统领大人请放心!卑职们一定不会让鲜卑人跑了!他们只要敢出现,卑职们一定把这群兔崽子抓到大人面前!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刘荣得意的笑了笑,说道:“算你们懂事!行了,老子去耍钱了!你们把城门给老子看紧了!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!”刘荣的那些手下连忙点头哈腰。

    此时的城外大营里,数万大军正在操练,为明日的狼骑尉选拔做准备,而石瞻也亲自督察。

    忽然,王世成跑了过来,对石瞻说道:“大哥,有情况!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石瞻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慕容氏两兄弟逃出了驿馆,二十来个人现在下落不明!”

    “什么!禁军的人不是把驿馆团团围住了吗!这还能让人跑了?”

    “听说是有人在驿馆外接应,悄悄挖了一条地道,鲜卑人就是顺着那地道跑了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