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二十八章 放虎归山
    ,!

    “放虎归山,后患无穷!”石瞻一拳狠狠的砸在木桩上。

    “现在整个邺城已经全城搜捕,只准进不准出!闹的城里人心惶惶。”

    石瞻摇摇头,叹了口气,无奈的说道:“没用的,如果我所料不差,慕容氏两兄弟现在早已出城,就算把整个邺城挖地三尺,也不可能找到他们!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他们出了城肯定回鲜卑,禁军统领文苍已经派出了一百人去追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追不到了,慕容儁智谋不凡,但凡文苍能想到的路,他都不会走,别说是一百人,一千个人也未必能把他抓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这么让他跑了?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你别管,好好练兵!我进宫面圣!”

    当初软禁慕容氏两兄弟就是石瞻的主意,客观的说,石瞻的这个主意是没有问题的,至少有这两兄弟在,鲜卑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问题是现在这两兄弟逃走了,那么鲜卑很有可能再次蠢蠢欲动,西北边的匈奴也是狼子野心,一旦诸胡联手,赵国将会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。

    艳阳高照之下,春华沐浴在暖风中,处处是暖洋洋的舒适感觉,丞相府里,高尚之与石鉴正在闲庭漫步。

    “殿下,听说了吗?现在全城在搜捕慕容氏两兄弟。”高尚之双手背在身后,看了一眼石鉴。

    石鉴依旧淡定从容,微微一笑,说道:“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,若是老东西现在还不知道鲜卑人跑了,那禁军的几十号人就真的是一群废物了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文苍已经派了一百人出去追了!全是禁军中的精锐,不知道慕容氏两兄弟会不会被抓住,万一被抓了,把殿下您供出来,那就大事不秒了。高尚之有些担忧的说道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吧,他慕容儁若是这么轻易就被抓住,也就不是慕容儁了。”石鉴倒是丝毫不担忧。

    “希望这慕容儁不是一个蠢货吧......”

    石鉴笑了笑,看着高尚之,问道:“大人何时变得这般胆小了?这可不是本王认识的高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老臣只是有些担忧而已……”高尚之尴尬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刘荣那边,安排的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已经安排妥当,殿下放心,一定让庆王断掉这条胳膊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做事,本王向来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,老臣有句话不知道当不当讲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吧。”石鉴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“殿下难道就认定,这慕容儁会念您这份恩情?”

    石鉴微微一笑,抬头看了看天,喃喃说道:“昨日夜里,慕容儁也问了同样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他也这么问?”

    石鉴扭头看了一眼高尚之,说道:“若要说本王有十足的把握,那是纯属扯淡,不过……这慕容儁绝不是一般的草芥朽木,此人胸有大志,将来定会图谋天下,若有此人助我,大事可成!”

    “怕就怕真要到了殿下有求于他的时候,慕容儁翻脸无情。”

    “他昨日既然当面问我那句话,便不会是忘恩负义之人,起码他日本王需要之时,他会还一个恩情。”

    “老臣总觉得慕容儁野心太大,将来会成为祸害!”

    “一旦本王能夺得皇位,慕容儁翻不了天!”石鉴自信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殿下说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了,宫里有没有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“听说陛下近来连日做噩梦,即使白天也会。”

    “噩梦?呵呵,老不死的杀孽太重,该不是又梦到谁找他索命了吧?”石鉴蹲下身,捡了几颗石子,转身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殿下您还真说对了……陛下近日天天梦到当年的四殿下找他……”

    石鉴正要丢出手里的石子,听到这句话,连忙停下,回过头问道:“老四?”

    “听说不仅仅梦到了四殿下,还有四殿下的生母……”

    “孟妃?”石鉴越听越糊涂。

    “传闻当年四殿下造反,就是因为陛下杀了孟妃娘娘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传言,而是事实!”石鉴忽然把手里的石子狠狠扔到面前的池塘里。

    “殿下恕罪……”高尚之知道当年孟妃一事,差点把郑妃娘娘也牵扯进去,若不是因为郑妃向来深居简出不与人结仇,怕是也早就血溅三尺。

    “大人。”石鉴叹了口气,忽然喊道。

    “殿下有何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你信不信?”石鉴忽然停顿了一下,看着高尚之,严肃的问道:“当年老四造反,是我怂恿的!”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……”高尚之惊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当年怕大人知道后告诉母妃,所以就一直瞒着大人。”石鉴深深吸了口气,缓缓说道:“老四造反,我为他出谋划策,也是我鼓动他这样做的!”

    “殿下……您不是在说笑吧……”高尚之简直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当年老四手握三千禁军,本有机会杀了老不死的!只可惜事先走漏风声,老不死的提前做好了防备!害得我等功亏一篑!”石鉴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殿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!他该不该死!当年若不是他将我母妃掳回宫,我母妃岂会孤零零的在宫里生活了大半辈子?让本王从小就受尽欺辱!都是拜他所赐!”

    “该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您怂恿了四殿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人!”老五忽然跑过来喊道。

    “何事?”高尚之狠狠瞪了一眼他,说道:“没看到我与殿下正在说话吗?为何如此慌张?”

    “殿下恕罪,大人恕罪……宫里传来消息,有人施巫蛊之术害陛下,现在禁军统领正悄悄带人查此事!”

    “什么?巫蛊之术?”高尚之皱着眉头,不自觉的看了一眼石鉴。

    “没错,那老萨满对陛下说的,说有人施巫蛊之术,诅咒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高尚之看着石鉴若有所思的样子,问道:“殿下,您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哼!巫蛊之术。”石鉴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高尚之朝老五挥手示意退下,然后低声问道:“殿下是不是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?”

    “巫蛊之术,我看是有人在借机兴风作浪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那老萨满肯定收受了钱财,在老不死的面前说了假话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认为会是谁在背后指使?”

    “这个还不好说,庆王府和燕王府都有理由做这样的事情!”

    “陛下可是最忌讳此等事情的……若是那老萨满真的说了假话,燕王府或者庆王府定要遭殃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让他们狗咬狗吧!本王不动声色的坐山观虎斗!”

    “那西华侯那边……”

    “石瞻暂时不用管,他一介武夫,难成大事!他喜欢练兵,那就让他慢慢去练吧!只要不坏本王的大事就好!”

    “老臣听说陛下的赏赐已经送了过去,还替西华侯府给燕王府下了聘礼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