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三十章 煞费苦心
    ,!

    石瞻站住脚步,低头拱手行礼问道:“父皇还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听闻你最近军中正在大肆操练,这是有何打算?”石虎问道。

    “前几日儿臣递来的奏章,父皇看了?”

    “昨夜闲来无事,看了一下,朕很是好奇,你突然要这些东西,是要做什么?”石虎微微皱眉,似乎心中有所疑虑。

    “父皇不要误会,儿臣要这些东西,是想建制一支特殊的人马。”

    “特殊的人马?有何特殊之处?”

    “儿臣领兵多年,越发觉得与匈奴和鲜卑人作战,骑兵非常重要,然而眼下赵国粮草欠缺,战马不足,儿臣只能先想办法建立一支五百人组成的精兵,一旦有战事,这支人马可长途奔袭,深入敌后,达到出其不意的战略目的。”

    “区区五百人,能有何作用?你还是好好操练你的兵马吧!屯田一事朕已批准,过些日子,你就带人去邯郸一带驻军屯田。”

    “父皇,兵不在多,而在于精,在于如何调遣。冠军侯霍去病初次北征匈奴,仅仅带着八百人便深入敌后,斩敌两千多,还俘虏了匈奴贵族,所以小股的人马只要指挥妥当,关键时刻可以扭转乾坤。”

    “你既然要抽调战马,索要兵器甲胄,就要考虑到目前国库并不充盈,实在要东西,那就把军饷削减一分。”

    “万万不可!眼下群敌都蠢蠢欲动,士卒操练不可松懈,更何况现在已经开春,马上就要屯田耕种,将士们若是吃都吃不饱,军心一定混乱!治军先治心,心不齐,如何上阵杀敌?”

    “去年已经拨给你五万石粮草,战马兵器盔甲也没少给,这次又要,虽然要的不多,但是其他人肯定会有意见,尤其是你打起了巡防营的主意,朕虽向来偏袒你,也总要给其他人一些交代吧?”

    “父皇,既然这样,那儿臣愿今年的年奉减半,把那一半给巡防营,算是一些补偿,这样总可以了吧?”

    “行了,你的一半年奉能有多少?嗯?”石虎问道。

    石瞻尴尬而又无奈的叹了口气,摇了摇头,失望的对石虎拱手说道:“如此……那儿臣告退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回来!”石虎叫住了石瞻,看着他那失落的样子,不耐烦的说道:“你要的东西,朕会给你,不过……你这五百人的精兵,朕到时候可是要成效的。”

    “父皇,你说的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君无戏言!”

    “儿臣多谢父皇!”石瞻立即喜上眉梢,给石虎跪地谢恩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你个兔崽子!从进门到现在,看到朕龙体欠安,居然也不知道问候一下,只管跟朕伸手要东西,兔崽子!”石虎有些不满的责怪道。

    “儿臣有罪,儿臣有罪!”石瞻恍然大悟,连忙磕头请罪。

    “别急着走了,坐过来,陪朕聊会儿!”石虎朝石瞻招招手,然后拍了拍身边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儿臣遵旨。”石瞻站起身,快步走到石虎旁边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闵和老二女儿的日子,朕已经命人看过,下月初六,黄道吉日!这段时间你赶紧让人把府里收拾收拾,别丢了皇家的颜面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石瞻应了一声,微微起身,给石虎倒水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你对朕的安排还有意见?”

    “儿臣不敢。”石瞻连忙回答。

    “朕是真他娘的想不通,你这狗脾气到底哪里像朕了?朕把你养大成人,你怎么就这么爱跟朕抬杠?”

    石瞻抬头看了一眼石虎,说道:“儿臣并非想违逆父皇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儿臣只是不想卷入朝堂的是非之事中去,为将者忠君爱国即可,朝堂之事,儿臣不想参与。”

    “你手握数万精兵,你说不想参与?是你太天真了还是当别人都是傻子?”

    石瞻被石虎问的哑口无言,只能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诸子之中,朕最疼爱的人是你,只可惜你身上流的不是朕的血脉,不然将皇位传于你,朕是最放心的。”石虎拍了拍石瞻,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“儿臣知道父皇的苦楚,所以只要是父皇的旨意,儿臣一定遵从。”

    石虎欣慰的点点头,叹了口气,说道:“不瞒你说,立储之事,朕近来已经思量的差不多了,想不想知道朕的决断?”

    “父皇需要儿臣怎么做?尽管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……”石虎指着石瞻笑了笑。

    石瞻有些疑惑的问道:“父皇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个兔崽子,聪明的时候比任何人都聪明!”石虎微微点头,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,说道:“朕打算立老二为太子。”

    石瞻一愣,紧接着心中又一意,但是依旧很是淡定的问道:“那庆王岂能甘心?”

    “老九这次抵御匈奴有些过失,朕思来想去,也是一个由头,让他回李城屯田,兵权暂时交给尤坚。”

    “父皇真是煞费苦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搞错了,这不是朕的主意,是刘远志出的主意!”

    “户部尚书刘远志?”

    石虎点点头,笑了笑,说道:“真正煞费苦心的人是他。尤坚是庆王府的人,兵权在他手上和在老九手上能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“那父皇您为何还下这样的旨意?”石瞻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石虎深深叹了口气,无奈的说道:“既然刘远志都这么煞费苦心的替老九想好退路,朕不如随了他们的意。要说老九这小子,能力是有的,就是野心大了点,到底还是年轻气盛!”

    “父皇就不担心他将来起兵造反?”石瞻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石瞻一提到造反,石虎顿时联想到那个死在他手里的孽子,脸色骤然不好。

    石瞻发现了石虎脸色的变化,立即也意识到自己似乎是说错了话,连忙改口道:“父皇恕罪,儿臣失言。”

    石虎摆摆手,抬头问道:“你可知道朕一定要安排西华侯府与燕王府的婚事是何原因吗?”

    “儿臣原本不知,方才听了父皇的话,似乎是明白了那么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就好!”石虎无奈的摇摇头,叹息道:“江山社稷,不可毁于朕的手上。你是朕最信任的儿子,也是赵国的顶梁柱,所以朕将来定会下旨封你为王,且爵位可由你的子孙世袭,只要你与小闵忠君爱国,没人能动你们。”

    石瞻听到这里,不禁心中有些感触,石虎为了立储一事,还真是煞费苦心。

    二人沉默了许久,石瞻终于缓缓开口说道:“父皇厚爱,儿臣感激涕零……”

    “今日朕与你说的话,切不可对其他人提起,你可明白?”石虎叮嘱道。

    “儿臣明白,事关重大,儿臣绝对不会向任何人透露半个字!”

    “如此就好!”石虎微微点头,然后缓缓起身。

    石瞻见状,连忙起身扶石虎,同时关切的说道:“父皇慢点。”

    “朕没事,你且先回去吧!”石虎一边艰难的迈着步伐,一边朝石瞻摆摆手示意退下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