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三十一章 月下追击
    ,更新快,,免费读!

    昏黄的月光照在一片土丘之上,偶尔有只地鼠掠过草丛,“嗖”的一下便消失不见。几匹马拴在不远处的水洼边,旁边是力量简易的马车。

    一伙鲜卑人围在篝火旁烤着野味,边吃边嘀咕着什么:“二位殿下为何叫我们先自己回去,他们却绕道去了其他地方?”

    “就你多嘴!殿下怎么安排还要告诉你不成?”

    “我就随口说说!”

    “他娘的,老子还以为这辈子就在那驿馆等死了!没想到还能逃出来!”

    “就是!妈的这群羯族人!将来战场上遇到他们,一定杀他们个片甲不留!”

    “就你那胆小如鼠的样子,还上阵杀敌?上次来邺城的时候在雪狼谷遇到狼群,你都吓得尿裤子了!”

    “放屁!我什么时候尿裤子了!”那人恼羞成怒,推了同伴一把。

    “你还说没有,当时好几个人可都看到了!”

    “你还说!”那人爬起来把同伴按在地上就要打。

    “行了!都给老子消停点!”一个领头模样的人喊道。

    周围的几个人连忙把两个人拉开,为首的那人走上前,“啪啪”给了两人各一个耳光,,骂道:“现在都什么时候了,你们俩还在这里狗咬狗!谁再敢惹事,老子第一个宰了他!”

    其他人听到这话,不由得相互看了看,谁也不敢多嘴,原本两个撕扯在一起的人,也乖乖的躲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“收拾一下,现在出发!”为首的那人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,现在是深更半夜!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子知道是深更半夜!你以为石虎那老畜生不会派人追我们吗!只有回到鲜卑我们才是安全的!赶紧的!把地上的篝火灭了!收拾一下马上走!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,觉得在理,毕竟差点把命都丢在赵国,现在好不容易逃离了邺城,岂能不赶紧回去?

    鲜卑人连忙灭了地上的火堆,跑到水洼旁,套上马车,几人一队爬上车,赶车的人鞭子一挥,众人便趁着夜幕出发了。

    鲜卑人离开水洼还没有半个时辰,一群马队也赶到了这个土丘,远远的迎着月光望去,不远处一处亮如明镜的反光,仔细一看,恰是一处水洼。

    “大哥,前面有处水洼,咱们追了几个时辰了,先去饮马吧,咱们也得吃点东西了,不然就算弟兄们受得了,这马也吃不消啊!”

    “行!传我命令,全体下马!”一个中年汉子下令说道。

    “全体下马休息!轮流去饮马!”汉子身边的一个人对众人喊道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下马,大约百来号人,黑压压的一片,陆陆续续的去水洼出饮马。

    一个人下了马,没有立即去饮马,而是就地躺了下来,大约是实在累了。

    “哎哟,这他娘的什么东西!”那人刚躺下就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汉子闻声看了过来,那人从背后抽出了一根烧了一半的木棍,闻了闻,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,然后蹲在地上,手不停的在地上撸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瞎叫唤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大哥,刚刚有人在这里点过篝火!你看!”那人说着,把那根烧了一半的木棍递到那汉子面前。

    那汉子接过木棍,闻了闻,果然有一股火烧过的味道,于是立马对身后的一人喊道:“拿火把来!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一支火把被递了过来,那汉子接过火把,一把推开那人,然后蹲在地上仔细看了看,果然发现了地上有很多烧过的木炭。于是那他又捡起了一根手指粗细的木棍,握了一下烧过的那头,约摸感觉到还有一点温度,然后扒了扒地上的灰烬,掌心按在地上探了探,不由得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“大哥,怎么了?”旁边的一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刚刚有人烧过篝火!”汉子回答。

    身边的几个人一听,顿时也觉得奇怪,这荒郊野外的,大晚上谁会在这里烧一堆柴火?若是宿营,也该有人才对。

    众人还没反应过来,汉子已经举着火把跑向水洼,边跑边喊道:“都站着别动!”

    那群原本牵着马正要过去饮马的人听到声音,一个个都粘住了脚步,看着他们的老大举着火把跑了过来,一个个都觉得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只见汉子举着火把走到水洼处,仔细看着地面,边看边往前走,终于在不远处发现了几道车辙印子。他底下身,手指探了探车辙印子,然后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星星,缓缓站起身。

    “大哥,发现什么了!”刚刚躺在地上的那个人跑过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刚刚在这边烧篝火的,应该就是那群鲜卑人!走了最多半个多时辰!”汉子说完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大……大哥,那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有人立刻上马!继续追!”汉子边走向自己的马,边对众人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,再跑下去,马都快吃不消了!”

    “把马跑死也要追上他们!抓住鲜卑人,我们大功一件,要是抓不住!等着大统领扒了我们的皮!”汉子狠狠的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一听,不敢违逆,立刻上马,一百多号人纷纷冲下土丘,朝着东边追去了。

    话说那十几个鲜卑人分坐着四辆马车,一路往东赶路,为首的那人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月亮,估摸着已经过了子时。

    “老大!不好了!后面有一大队人马追了过来!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,立马有些慌神,深更半夜的,这队人马定是来者不善,傻子都会认为就是赵国的追兵。

    “老大,怎么办!”其中一人问道。

    为首的那人想都没想,对众人喊道:“这里一共五匹马,咱们赶着马车肯定跑不过他们!趁现在是晚上,我们其中五个人骑着马先走,剩下的人,各自找地方躲起来!日后自己想办法回鲜卑!记住二殿下吩咐的话!若是有人被抓,一定不能说实话!这样二殿下会照顾好你们的妻儿老小!听明白了没有!”

    “老大!我们鲜卑人不是孬种,怕他们做什么!大不了鱼死网破!”

    “放屁!他们既然敢追,就绝对不会是十几二十个人,要是我们都留下,一个都活不了!少废话!快点!”

    “老大,五匹马,谁骑着马走?”其中一个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家中是独子的先走!其他人各自趁夜躲起来!自己想办法回去!”

    “老大,那你呢!”

    “废他娘的什么话!快点!”那人很不耐烦的对众人喊道。

    众人一听,没有办法,只能照着他们头领吩咐的去做了。

    四辆马车连忙停下,大伙儿卸下马车,然后几个是独子的人先走了出来,他们的头领示意他们上马,他们拗不过,也只能乖乖的上了马,然后拍马而去。

    剩下了那些人,也连忙趁着夜色,四下散去,很快就消失的无隐无踪。

    唯独那个为首的人,没有与其他人一样散开,而是从身边抽出了一把刀,站在一辆马车旁,然后静静的等着那群追杀他们的人到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