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三十四章 屯田计划
    ,!

    “匈奴人自幼长在草原,风餐露宿,与野兽为伍,能吃苦耐劳,他们行军打仗也跟狼群捕杀黄羊一样,尤其那大单于,用兵诡诈,擅出奇谋。”

    石闵点点头,微微握拳,捶了一下膝盖,说道:“匈奴人与咱们有血海深仇,前些日子没能杀更多的匈奴贼寇,实在可惜!”

    两人正聊着,张沐风朝两人跑来,喊道:“少将军!大将军有事找你!”

    “走!”石闵连忙起身。

    王冲也站起身,正要跟着石闵过去,张沐风拦住他,问道:“你跟着去干嘛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将军没叫你,别去凑热闹!”张沐风拦在王冲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嘛?”王冲见张沐风盯着他,双手叉腰。

    “不干嘛,想跟你比划比划!”

    “不行,军中有规定,禁止私斗!违令者斩!”王冲愣了一下,连忙回绝。

    “谁要跟你打架了?我就是和你比试比试,放心,我手里有数,不会伤了你的!”张沐风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张沐风!你不要欺负我是新来的!比试就比试,谁怕谁?”王冲不服气的劲头上来了,说着便撸起了袖子准备动手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张沐风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?又不敢了?”王冲讥讽道。

    “不敢?开玩笑!”张沐风戏谑道:“我是想跟你说一声,万一谁受伤了,少将军若是问起来,就说自己摔的!”

    “谁告状谁孙子!”王冲不服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!好小子,有种!”

    “别废话!动手吧!”王冲说完,率先出手。

    石闵来到中军大帐,李昌王世成自己薛赞等将领已经全部到齐。

    石闵见状连忙坐在末位,石瞻看人到齐,便宣布道:“奉陛下旨意,我等近日将前往邯郸驻军。”

    石瞻此话一出,立马有人议论开了,李昌问道:“大哥,咱们去邯郸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屯田!”

    “屯田?”

    一听到屯田,众人更是炸了锅,唯独石闵坐在末位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安静!”石瞻大喊一声。

    听到石瞻的声音,众将都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“这是陛下的旨意,你们有什么异议?”石瞻扫视众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将军,咱们的弟兄都是提刀拿剑的,不是庄稼汉啊!这让弟兄们去种地?不是等于让狼去看家护院吗?”

    “对啊!将军,都去种地了,咱还要不要练兵了?”其他人也跟着应和

    “都觉得不该去屯田是吗?”石瞻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,不能去!”除了李昌和王世成还有石闵,众人异口同声。

    “不屯田,将士们吃什么?”石瞻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有军粮吗?”

    “军粮哪来的?”

    “朝廷给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朝廷种粮食吗?那都是中原百姓的血汗!都是你们家人的血汗!”石瞻瞪了众人一眼,继续说道:“现在中原常年战乱,很多百姓流离失所,我们要是还总是指望他们给咱们饭吃,那中原百姓还有没有活路了?啊?”

    众人沉默不语,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屯田种地不是弟兄们擅长的事情,但是自给自足还是可以的!邯郸一带土地肥沃,不仅可以种粮食,也可以把将士们的家属安顿在那里,二来可以收编流民,对赵国的安定也有大大的益处!”

    “大哥,我说句实在话,咱们打了半辈子仗,连农具都不知道怎么用,怎么去种地?”李昌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人天生会种地,不会就学!”石瞻果断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李昌撇了撇嘴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“那将士们的操练怎么办?营中战马谁来喂养?这些也要考虑啊!”

    “四万人,轮流去开垦种地,没让你们一起去!没轮到的,就在营中操练,如此不就好了?”

    石瞻的话说的众人哑口无言,一时间也似乎没什么意见了。

    “屯田所得,四分上交朝廷,六分自用。我让秦先生算了一下,这样应该够咱们几万人马的用度,还能有富余,所以屯田一事,就这么定了,你们还有没有什么意见?”石瞻问道。

    众人都不吭声。

    “有想法现在提,别到时候私下议论乱我军心,否则别怪我军法从事!”

    “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尽管心中还是有些许想法,但是无奈又找不到合适的说辞,也只能听从指令。

    “那就这么定了!三日后大军开拔,前往邯郸!你们各自回去向将士们传达一下屯田一事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待众人走后,石闵这才走上前来。

    石瞻抬头看了一眼石闵,问道:“怎么?有事要说?”

    “父亲,关于屯田一事,我想问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想问那五百零四个狼骑尉需不需要参与吧?”石瞻一边看着地图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为父还在考虑中。”石瞻说道。

    “父亲,狼骑尉是用来打仗的,不是用来种地的!”石闵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以后再说!”石瞻抬起头,看着石闵,说道:“你与那欣郡主的婚事,定在下个月!”

    “什么!下个月?什么时候定下来的事?”石闵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“前几日陛下就告诉为父了,现在狼骑尉的选拔已经结束,所以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这……”石闵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用可是了,这件事就这么定了!”石瞻打断了石闵的话。

    “您之前不是不赞成与燕王府联姻吗?怎么突然又改了主意了?”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圣旨都下了,你还有何办法?”

    石闵没精打采的坐了下来,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明日一早,你回家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回家?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让徐三把府里收拾一下,下月办喜事,许多事情还是该准备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不去谁去?”

    “这事随便让人去跑一趟都行,我去做什么?”石闵心中还不知如何面对秦婉,故而不愿意去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为父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?你是不敢去见秦姑娘吧?”

    “父亲,既然您都知道,那还让我去?”

    “小子,解铃还须系铃人!那欣郡主嫁过来,日后是要住在侯府的,秦姑娘与她日日都要见面,你不得先回去照应一下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种事如何照应?”石闵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“行了,为父知道你心中挂念的是何人,但是事情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,该面对的就要去面对,不可逃避!秦姑娘那里,你还是需要去与她说清楚,免得将来后院起火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后院起火?除了秦姑娘,我压根儿就没想过要娶别人!”

    “陛下赐婚,还是当众宣的旨,聘礼都已经送到燕王府去了,日子也定下来了,你说这有什么用?你当为父想蹚这趟浑水?”

    “我还没想好怎么跟秦姑娘解释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父只给你三天时间,怎么解释是你的事情,大军马上开拔前往邯郸,你也必须随军出发。”石瞻说完,便低头继续看他的地图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石闵话到嘴边,终究也没再说什么,因为他了解自己父亲的脾气。不过石闵仔细想想,父亲的话说的也有道理,无论怎样,解铃还须系铃人,他与秦婉的事,只能让他自己去说清楚,这是逃避不了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