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三十五章 歌舞升平
    ,!

    李昌和王世成出了大帐,那些中级将领纷纷围着李王二人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干什么?该干嘛干嘛去!”李昌瞪着众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将军,这让弟兄们去种地,叫我们如何去跟弟兄们说啊?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是你们的事情,薛赞,狗蛋儿,还有你们几个,老子告诉你们,这是大将军的军令!必须执行。”李昌严厉的对众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可是什么?有意见刚刚在大将军面前干嘛不说?现在跟老子说有什么屁用?滚滚滚!该干嘛干嘛去!”

    “弟兄们,眼下局势艰难,光靠老百姓缴纳的那点口粮,咱们早晚要喝西北风,没有粮草,怎么行军打仗?”王世成宽慰道:“刚刚你们没听大将军说吗?到邯郸驻军,可以把家中亲属接到邯郸安顿,随军一起屯田,弟兄们长年在外征战,为人子者不能尽孝,为人夫者不能尽心,为人父者不能尽责,皆因我等身上有所职责,眼下有这样的大好机会能让弟兄们经常见到家人,你们放心大胆的去向大伙儿说明这个情况!”

    王世成的一席话,说的众人似乎也深有感触。这么多年刀光剑影,浴血疆场,虽然都立下了赫赫战功,却几乎没有机会与家人团聚。

    “好了,去吧去吧!”王世成拍了拍薛赞等人。

    薛赞和狗蛋儿等人点点头,便散去了。

    待众人散去,李昌也低声埋怨道:“老子拿了半辈子的刀枪,现在居然也叫老子去拿扁担,真他妈娘的好笑!”

    “二哥,你就别埋怨了,圣旨都下了,再说了,我觉得屯田也不错,至少可以自给自足,弟兄们也不用总是惦记着家里。”王世成说道。

    “走走走,陪老子去喝点酒!”李昌拉着王世成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等会儿,你哪来的酒?”王世成拽住了李昌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小声点!”李昌紧张的拽了一下王世成,瞥了一眼石瞻的大帐,低声骂道:“让大哥知道了,那咱俩都得挨棍子!”

    “酒在哪?”王世成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我营帐内!走!”李昌拍了拍王世成。

    二人并排并正走着,忽然看到王冲和张沐风迎面走了过来,而王冲和张沐风一看到李王二人,便立马绕道想躲开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站住!”李昌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王冲和张沐风二人假装没听到,不约而同低着头加快脚步往前走。

    李昌一见这两人停都不停,还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,快步追上去呵斥道:“王冲!张沐风!给老子站住!”

    见李昌追上来,两人也只能乖乖站住,只是依旧低着头,也不敢转过生。

    李昌和王世成走到两人面前,见两人都是一副衣衫不整的狼狈样,又都低着头,李昌顿时心中就有些怀疑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耳朵聋了?老子叫你们没听见?”李昌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将军,我俩不知道您是在叫我们……”张沐风低着头说道。

    一旁的王冲低着头,偷偷看了一眼张沐风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站好!把头抬起来!”李昌呵斥道。

    王冲和张沐风相互看了看,缓缓抬起了头,李昌王世成这才看清,这两个小子都鼻青脸肿,灰头土脸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干什么去了?怎么搞成这副样子?”王世成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将军的话,我们俩摔了一跤……”张沐风怕王冲说错话,连忙抢着回答。

    “摔了一跤?在哪摔的?”李昌不依不饶的问。

    “就在外面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兔崽子是不是私斗了!”李昌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!”张沐风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王冲,你说!”李昌呵斥道。

    王冲连忙站好,面不改色的说道:“回禀将军!我们没有私斗!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俩这副狼狈样是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王冲偷偷看了旁边的张沐风一眼,说道:“我们刚刚自己摔的!”

    “放屁!当老子眼瞎?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二哥!”王世成拽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拽我干嘛?”李昌回过头,皱着眉头问他。

    “行了!你们俩赶紧去清理!”王世成冲两人挥挥手。

    “是!”王冲和张沐风二人连忙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“诶!给老子回来!”李昌喊道。

    这两人却像没听到一样,跑的比兔子还快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做什么?这两个臭小子刚刚肯定打架了!”李昌对王世成埋怨道。

    王世成看着两人的背影笑了笑,说道:“他们俩这哪是打架?你就别问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打架能弄成那样?不行!军中禁止私斗,这两兔崽子昨天刚刚选为狼骑尉,今天就捅娄子,必须得教训一下!”李昌说着,就要去把王冲和张沐风抓回来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。”王世成拽住李昌,说道:“那两个小子刚刚肯定是比划比划,下手都重了,年轻人嘛,谁都不服谁!没事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叫没事?都打成那样了!”

    “要我说,肯定是张沐风想跟王冲比试比试,王冲那小子也是硬脾气,所以两人就比划了一番,不就这么简单的一回事吗?别想太多。”王世成拍了拍李昌。

    “不是......你怎么就知道?”李昌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他娘的当年比我先来一个月,不也是找我麻烦想跟我比试比试?”

    李昌瞥了一眼王世成,骂道:“你小子!这么多年前的事情还记得这么清楚!”

    王世成哈哈大笑,说道:“我当然记得,你嘴里那颗牙不就是被我一拳打掉的吗?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滚滚滚!今天这酒你就别喝了!”李昌一把推开王世成,自己大步走了。

    “嘿!我说你是狗脸啊!说翻脸就翻脸!”王世成追了上去骂道。

    燕王府里歌舞升平,燕王石世喝的微醺,两眼迷离的看着在场的众大臣,大手一挥,说道:“来!今日部醉不归!”

    “谢殿下!”大臣们也高呼起来,一个个喝的迷迷瞪瞪。

    唯独张豹一个人没有饮酒,只是安静的坐在那里,看着石世和众人饮酒作乐,脸色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沉溺于酒色之时,梁郡主忽然出现在门口,石世此时已经喝的酩酊大醉,两眼都看不清门口站着的是谁,便大声问道:“什......什么人!”

    众人听到声音,朝门口望去,这才有人看清是梁郡主。

    梁郡主迈进了屋内,看到一群女子穿的妖艳抚媚,乐师们还在演奏着靡靡之音,顿时脸色有些不好,冷冷的对那些舞姬和乐师们都吩咐道:“退下!”

    众人听到梁郡主吩咐,自然不敢怠慢,连忙退下。

    “张大人,带诸位大人也先回去吧,今日时候不早,饮宴也当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“下官明白。”张豹起身,微微行礼,然后指挥着几个燕王府的下人,把喝醉的文武官员扶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做什么?给诸位大臣下逐客令?”石世满口酒话,胡言乱语道。

    “殿下喝醉了,去拿点醒酒汤来,再打盆水。”梁郡主对身边的婢女们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本王没醉!”石世挣扎着站起身,却不曾想两腿一软,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把殿下扶起来!”梁郡主皱着眉头,对不远处的两个下人吩咐道。

    那两个下人连忙过去搀扶石世,可是那石世却如同疯了一般,猛的推开那两个下人,自己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,指着梁郡主骂道:“你好大的胆子!搅乱本王的雅兴!本王......”

    石世此时已经神志不清,往前走了几步,似乎是想要教训一番梁郡主,却再次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梁郡主略有些鄙夷的看了一眼地上的石世,而刚刚的两个下人正要去把他扶起来,却被梁郡主伸手拦住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