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三十六章 大逆不道
    ,!

    几个下人尴尬的看着梁郡主,只见梁郡主拂了拂衣袖,转身问道:“水打来了吗?”

    一个婢女端着木盆走上前,恭敬的回答:“郡主,水来了......”

    原本众人以为梁郡主会命人给石世擦擦脸,所以特地打了一盆温水,没想到梁郡主转身就端起木盆,一股脑儿把一盆水全部浇到了石世的头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石世一惊,一边坐起来一边骂道:“哪个混账!”

    几个下人吓的站到了一边,粱郡主则把木盆递给了身后额婢女,淡定的吩咐道:“把殿下扶起来,喝碗醒酒汤。”

    “滚开!”石世冲身边的几个下人吼道。

    粱郡主看了看一脸为难的下人们,挥挥手,说道:“你们先退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众人连忙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石世满脸怒意的看着粱郡主,质问道:“今日你想做什么?嗯!”

    “殿下酒醒了吗?”粱郡主站在原地,不慌不忙的看了一眼石世。

    石世颤颤巍巍的爬了起来,抹了抹脸上的水,然后晃晃悠悠的转身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,看着粱郡主问道: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本王在自己的府上饮酒,有何不可吗?”

    “殿下是不是觉得现在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了?所以才如此放纵?”粱郡主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九已经被父皇叫去屯田,燕王府也已经和西华侯府联姻,屯田已经开始落实,本王还有什么好愁的?太子之位早晚是本王的!”石世一脸自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粱郡主冷笑一声,说道:“祸兮福之所倚,福兮祸之所伏,殿下倒是高枕无忧了,却不知现在外面风声鹤唳,您怎么就有心思在此饮酒作乐?”

    “风声鹤唳?休要危言耸听!本王怎么就没听到?哪呢?哪呢!”石世尚未完全醒酒,言语举止上毫无往日的风范。

    “殿下还是先把醒酒汤喝了吧!”粱郡主低身端起了那碗醒酒汤,递到了石世的面前。

    石世原本是想挥手打翻,但是仅存的一丝清醒,让他终究还是乖乖端起了那碗醒酒汤,极不情愿的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醒酒汤味道并不如美酒,喝的石世直皱眉头,不过一碗醒酒汤下肚,脑子倒也不那么晕乎了。只是出于作为燕王的威严,石世依旧一副不以为意的姿态,冷冷的看了粱郡主一眼。

    “宫里传来消息,有人行大逆不道之事,诅咒陛下,这件事殿下难道没有听说?”

    “听说了。”石世淡淡的回了一句,问道:“这事与本王何干?”

    “殿下难道不觉得此事蹊跷吗?”

    “有何蹊跷?无非是有人大逆不道,待父皇查出是何人所为,砍了便是,你休要危言耸听。”

    粱郡主无奈的叹了口气,说道:“殿下您怎么就不明白,这件事说不定是庆王府和那刘贵妃一手安排的,就是为了针对咱们燕王府!”

    石世“噗嗤”一下笑了起来,戏谑道:“你也太夸大其词了,本王听说这是那老萨满对父皇说的话,怎么到你这里就变得这么居心叵测?”

    “这话是老萨满说的不假,但是那老萨满这几日一直在宫里,连续几天,家中一直有陌生人出入,殿下难道就没听说?”

    “陌生人?什么陌生人?你又是怎么知道的?”石世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张豹在老萨满进宫的当天,便派人暗中盯着老萨满的一举一动,第二天,有个小太监给老萨满看了一样东西,隔天那老萨满便说有人行巫蛊之事,此事必定有蹊跷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件事张豹已经告诉你了,本王却不知道,还真是有些稀奇!”

    “张豹今日曾三次与殿下提起有事相商,殿下却未曾在意,所以他转而告诉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巫蛊之事?纯属造谣生事!”

    “江充一介小吏,能凭借巫蛊之事扳倒太子刘据,若此事真是庆王府策划的阴谋,那这小小的燕王府又算得了什么?不过是陛下一道圣旨罢了。”

    石世虽然偶尔糊涂,但是粱郡主的话,他还是听的明白的,武帝年间的巫蛊之事,他有所了解,当时闹得满城风雨。而以石虎之性情,岂能容忍这等事情的发生?

    若是真有人行此等大逆不道之事,也就罢了,可是若真如粱郡主所说,是有人想栽赃嫁祸,那燕王府还真有可能会背了这个烟锅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石世的额头都沁出了一丝冷汗。

    “本王可没做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!”石世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相信殿下您没做这才有用!”粱郡主提醒道。

    石世缓缓站起身,捋了捋他乱糟糟的头发,一副有些惊慌失措的样子,说道:“说不定是真的有人做这样的事情呢?”

    “那老萨满的家人已经被人控制住,日夜有人监视,若非心怀不轨,何必去招惹一个无冤无仇的人?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一定就是庆王府搞得鬼!”石世始终心存侥幸。

    “殿下想想,除了庆王府,还有谁能做出这样不择手段的事情?”粱郡主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明枪易躲暗箭难防!真要是有人把矛头指向燕王府,那本王又能如何?”石世手足无措,毫无主见。

    “殿下现在知道急了?”粱郡主略有不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石世又羞又恼,不知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屋外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:“殿下,下官有一个办法。”

    石世抬头望去,张豹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方才不是走了吗?”石世皱着眉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下官心中忧虑此事,所以想与殿下细说。”张豹缓缓走了进来,对石世恭敬的行了一个礼。

    “你有何办法?”石世问道。

    “此事需要一条人命才能办妥。”张豹不慌不忙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人命?谁的命?”石世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行大逆不道之人的人命!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什么废话!本王哪知道是谁做了这等事情?莫非你知道?”

    “下官也不知道。”张豹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都不知道,本王又如何知道?”

    “殿下别急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既然怀疑这件事与庆王府有关,那矛头肯定会与燕王府相关,如此便有办法,与其等着别人栽赃陷害,不如殿下先发制人!”

    “怎么个先发制人?你别卖关子!快说!”

    “首先,这几日殿下要加强燕王府的巡视工作,尤其是府上的下人们,难免不会有人卖主求荣!殿下当派绝对忠心之人对府上里里外外详加查探,免得有人趁虚而入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完了?”石世不耐烦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不是,下官还有一计,这才是先发制人的精锐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我说你能不能说话痛快点?”石世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殿下,待下官悄悄与您说来。”张豹说着,走上前来。

    石世凑上耳朵,张豹则伏在他耳边轻声嘀咕了几句,听的石世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“这样管用吗?”石世将信将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殿下放心!如此虽然有些风险,但终究不会给燕王府引来灾祸,请殿下三思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