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三十八章 口舌之争
    ,更新快,,免费读!

    待刘荣进了宫门,一队人马便从偏门出了宫门,与此同时,还有一匹快马直奔北门而去。? ?

    文苍亲率人马,很快包围了刘荣的府邸,一声令下,众禁军破门而入,刘荣府上立马鸡飞狗跳,尖叫声不断。

    “将刘荣府中家眷仆从全部捉拿,一个都不要放跑了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刘荣府上的家眷仆从还未搞清楚是怎么回事,便被全部抓了起来,老的老,小的小,挤在院子里哭哭啼啼。

    文苍看了一眼刘荣的家眷,转头低声问身边的人:“刘荣府里都搜查过没有?”

    “正在搜查!”

    “吩咐下去,每个角落都不要放过!一定要找到刘荣勾结鲜卑的证据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!”

    文苍心中默默念叨,巡防营几十条人命,皆由刘荣这厮带来的祸端引起,若是真找到了刘荣勾结鲜卑,放跑慕容氏兄弟的证据,那他手下几十个弟兄便不至于丧命,最多一顿杖责,他本人也不会受到什么责罚。

    从心里说,文苍十分希望刘荣就是放跑慕容氏两兄弟的罪魁祸,或许这就是人的私心。

    忽然,文苍的一个手下捧着一个锦盒跑过来对文苍喊道:“统领大人,找到了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文苍立马来了精神,迎上去问道:“在哪里?”

    那人打开锦盒,说道:“大人您看!”

    文苍仔细一看,锦盒内是一块玉佩和一封书信。那玉佩色泽温润剔透,一看便不是凡品,文苍又拆开书信,细细一看,脸上渐渐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文苍将信放回锦盒,对那人吩咐道:“将东西收好带回宫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来人!”文苍喊道。

    “卑职在!”

    “将刘荣的家眷仆从一干人等全部押入大理寺!记住!不要声张!”

    “卑职明白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刘荣已经到了养心殿外,6安先进去看了一下,然后出来对刘荣说道:“刘统领,陛下正在歇息,您在此稍候片刻,等陛下醒了,自然会召见您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在这里等候陛下,没事没事!”刘荣嘴里哼着小曲,像是还做着什么美梦。

    城外的大营里,石闵刚刚跨上朱龙马,按石瞻的建议,准备回一趟西华侯府,去见一见秦婉。刚与石瞻道别,还未出营,石虎派来的禁军便已经到了营门口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?”石闵见营门口来了宫里的禁军,便问道。

    这个禁军倒也懂礼数,立刻下马行礼:“见过闵公子!”

    石闵微微点头,问道:“你是禁军统领文苍的部下,跑我们这里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奉陛下旨意,命公子你带数百人马进城,暂时接替巡防营统领之职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石闵完全愣了,问道:“你再说一遍?”

    负责传令的禁军以为自己没有说清楚,于是又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这时候,原本已经回头的石瞻远远听到了石闵与那人说话的声音,又折返过来问道:“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“小人见过侯爷!小人奉陛下之命,前来传达陛下旨意,令闵公子带人进城,暂时节制巡防营统领之职,这是陛下的兵符,请侯爷和公子过目!”那禁军说着,递上了石虎调派巡防营的兵符。

    石瞻接过兵符,仔细看了看,一旁的石闵连忙下马,问道:“父亲,这……”

    石瞻抬手示意,问那传令之人:“生什么事了?陛下为何突然下此旨意?”

    石闵也疑惑的看着那人,想知道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那人看了看四周,然后低声说道:“根据密报,巡防营统领刘荣勾结鲜卑,放跑慕容氏两兄弟,陛下担心贸然抓了刘荣会逼他狗急跳墙,所以已宣他入宫,同时抓了他的家眷,然后需要侯爷和公子稳定好巡防营的人心,避免暴乱!”

    石瞻父子一听原来是这么回事,不禁骇然,也不敢大意。

    “你回去给陛下报信吧,就说我父子二人已经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由小人陪公子去了巡防营再说吧!事关重大,还请侯爷见谅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无妨!”石瞻微微摆手,然后对石闵吩咐道:“你带狼骑尉火进城!去接管巡防营的兵权,一定要安抚好他们!”

    “孩儿明白!”石闵连忙回答,又对身边的一个士卒吩咐了几句,那人便跑开了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石瞻对那人喊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父亲?”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叫右前锋将军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你初出茅庐,这样的事情,叫你三叔陪你一起去比较好!”

    “还是父亲想的周到!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五百多狼骑尉全部整装待,石瞻对石闵和王世成嘱咐道:“此事务必处理妥当,巡防营多为胡人,向来与我等不合,切不可处理过激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放心!”王世成拱手行礼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养心殿内的石虎正眯着眼侧卧在榻上,看似入睡,实则等候着宫外的消息。6安陪同刘荣在养心殿外等候,大约过了一个时辰,文苍风尘仆仆的带了几个人赶到了养心殿外,朝6安递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6安心领意会,对文苍说道:“文统领,陛下正在歇息,奴才去看看陛下是否醒来,请稍候。”

    文苍点点头,然后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刘荣,刘荣很不服气的问道:“哟呵,文统领,刚刚上任才几天?脾气很大嘛!怎么?对老子有意见?”

    文苍冷哼一声,看都没看刘荣一眼,冷笑道:“刘统领可真是嚣张的很呐!”

    “文苍!石勇做禁军统领的时候都不曾对我横眉冷眼,你算什么东西?敢跟老子瞪眼睛!”刘荣骂道。

    文苍懒得与刘荣斗嘴,反正他手里已经有了刘荣通敌叛国的铁证,在他看来,和一个将死之人作口舌之争,实在是没有意义。

    “二位,陛下醒了,请二位进去。”6安说着,也向文苍递了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文苍自然是明白6安的意思,于是对身后的几个禁军做了一个手势。

    而那刘荣似乎还没察觉到情形不对,问6安:“6公公,不是说陛下召见我吗?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刘荣话还没说完,原本站在文苍身后的几个禁军突然动手,直接将刘荣按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你们做什么!放开老子!在文苍!你瞎了你的狗眼!在陛下的养心殿门口居然敢对老子动手!”刘荣咆哮道。

    “奉陛下之命,将你这贼子捉拿!”文苍冷冷的看着被按在地上的刘荣。

    “放屁!你假传圣旨!我要见陛下!”刘荣不停的反抗,同时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捆起来!押进去见陛下!”文苍对手下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刘荣被五花大绑带进了养心殿,只见石虎已经坐在了那里,正一脸怒气的看着刘荣。

    一见石虎,刘荣便“扑通”一下跪在地上,直喊冤枉,说道:“陛下!臣奉旨前来觐见陛下,文苍却不分青红皂白,假传圣旨把微臣绑了,请陛下替微臣做主啊!”

    刘荣说着,重重的磕了一个响头。

    响头磕完,刘荣抬头看着石虎,而石虎那铁青严肃的面容,不禁让刘荣从心眼里打了寒颤,他立马有些慌了,眼前的状况,让他有种莫名的恐惧。

    文苍从手下那里接过锦盒,恭敬的双手奉上,大声说道:“启禀陛下,微臣奉旨查抄刘荣府邸,现了这个,请陛下过目!”

    刘荣一听,文苍已经查抄了自己的家,不免大吃一惊,有些惶恐的看着石虎,问道:“陛下……这…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