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四十章 谁敢妄动
    ,更新快,,免费读!

    几个为首的副将模样的人依旧站着,石闵冷冷的问道:“怎么?这巡防营难道不是陛下的巡防营,而是刘荣自己的?”

    “闵公子,休要胡说!我等忠于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忠于陛下,那见到陛下兵符,为何不跪!你们想抗旨不成!”石闵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闵公子请见谅,巡防营的弟兄们忠于陛下,但不会听从你们汉人的命令!”那汉子挨了一鞭子,却依旧不服气。

    “哦?你想抗旨?”石闵冷冷的问道,手却已经按在了刀上。

    “我等不想抗旨,但是巡防营的弟兄们想知道我们大统领现在如何,为什么陛下突然派你来了!”

    “尔等只需要服从命令即可,其他事情不用你们关心,否则便是违抗君命!”

    “巡防营历任统领大人都是羯族人,闵公子,你一个异族人凭什么让我们听你的!我们不服!”有人站出来喊道。

    石闵一听到这话,气不打一出来,翻身下马,张沐风和王冲等人也连忙下马跟在石闵身边。

    石闵走到那人面前,眼露杀机,冷冷的问道:“我有陛下兵符在此,你有何不服?”

    那人有些高傲,冷笑一声,回答:“汉人是劣等人种,有什么资格做我们的统帅!”

    石闵抬腿便是一脚踹在那人肚子上,然后抽刀便要砍。

    “来人!”王世成大声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在!”

    听到王世成的声音,石闵收住手,回头看了一眼王世成,就在这时,那些羯族人又开始躁动起来,那几个副将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此人目无尊卑,不听号令,拉下去一百军棍!”王世成怕石闵一时冲动杀了那人,连忙命令人把他拉下去。

    看到同伴要挨打,巡防营的士卒们有人喊道:“凭什么打人!把人放了!”

    两个狼骑尉下马要把那人拖走,不料那人猛的拔出了自己的刀对着石闵等人,抹了抹嘴角的血,吼道:“谁敢过来!”

    此人话音刚落,未等其他人反应过来,石闵便提着刀走了过去,冷冷道:“把刀放下!否则让你人头落地!”

    石闵面色严峻,扫视众人,同时说道:“我奉陛下之命前来号令尔等,谁敢不听号令,军法处置,敢持刀剑对抗者,杀无赦!”

    自石闵御前降服烈马,到千里追击匈奴人和羌族人,石闵的大名早已名扬赵国,这些巡防营的人多数人畏惧石闵,不敢妄动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把刀放下,接受一百军棍,否则人头落地。”石闵说着,已经将刀举了起来,说道:“我只数三下!”

    那人往后微微退了半步,咽了咽口水,睁大了眼睛盯着石闵,看得出来他内心的紧张和恐惧。

    “一!”石闵喊道。

    王世成也拔出刀,对狼骑尉吩咐道:“狼骑尉何在!”

    “在!”

    “刀出鞘!”王世成举起刀喊道。

    一声令下,数百狼骑尉齐刷刷的亮出了兵刃,杀气腾腾的对着巡防营的士卒们。

    狼骑尉大多久经沙场,这些人一个个体格健硕,杀气十足,仅仅数百人却让数千名巡防营士卒望而畏惧。

    “听我令,巡防营敢擅动者,杀无赦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数百人的嘶吼,吓的巡防营的士卒们慌了神,纷纷丢下了手里的兵器。

    “二!”石闵再次喊道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人终于手一松,手里刀“哐当”一下落在地上,紧接着便双膝跪地,磕头喊道:“闵公子饶命!”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可还有不服?”石闵举着刀指着那几个副将问道。

    那几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,便纷纷跪地求饶:“卑职听凭公子号令!”

    石闵回过头看了一眼王世成,只见王世成微微一笑,朝他念头示意,眼神中流露出一丝赞许之意。

    “来人!”石闵收刀回鞘。

    “在!”

    “把他拖下去,重打一百军棍!”石闵冷冷的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石闵转过身,朝那个禁军招招手,那人立马凑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去向陛下传信,这边已经没有问题!”石闵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人遵命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巡防营校场之外,一个声音传了过来:“副统领!不好了!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望去,那人还未来得及进来,便被狼骑尉拦在外面。

    “放他进来!”石闵对门口的手下吩咐道。

    那人连忙跑了进来,喊道:“副统领!不好了!出大事了!”

    那中年汉子有些尴尬看了看石闵,皱着眉头的问道:“说!什么事!”

    “大……大统领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统领怎么了!”

    “大统领……他被禁军押到宫外,准备五马分尸!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那汉子惊的下巴都差点掉下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!”旁边的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石闵冷笑一声,大声说道:“刘荣勾结鲜卑,意图谋反!陛下圣明,怕尔等不明是非受其牵连,所以才命我来接管巡防营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是想和刘荣一样的下场还是继续效忠陛下!自己选择!”

    众人听了石闵的话,面面相觑,谁都不敢再有异议,只能臣服。

    庆王府内,石遵已经准备收拾行装,赶赴李城。谭渊几乎是飞奔进了院子,对石遵喊道:“殿下!大事不好了!”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了!这么慌张!”石遵自顾自的翻箱倒柜寻找着什么东西,然后问道。

    “刘……刘荣出事了……”谭渊喘着气说道。

    石遵愣了一下,连忙问道:“怎么回事!快说清楚!”

    “刘荣被陛下处死了!”谭渊的脸色紧张而又焦急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石遵被这消息惊到了,手中的一本书都掉在了地上,半晌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殿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!”石遵愤怒的吼道。

    “回禀殿下,听闻那刘荣勾结鲜卑人,放跑了慕容氏两兄弟,意图谋反,所以陛下盛怒之下,直接将他当众五马分尸。”

    石遵听到这个消息,不免有些骇然,怒骂道:“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混账!”

    “殿下,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消息可不可靠?”石遵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宫里来的消息,错不了!”

    “刘荣这个废物!吃里扒外!替本王办事居然还想勾结鲜卑人!千刀万剐都不为过!”

    “可是殿下,这刘荣一死,巡防营怎么办?邺城的大门可就不是咱们的了!”谭渊有些焦急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是祸不单行!”石遵咬牙切齿,握紧了拳头,狠狠砸在了桌案上。

    “殿下,咱们明日就要启程去李城,现在可该怎么办?刘荣一死,咱们在邺城可就没有内应了!”

    “本王知道!”石遵不耐烦的骂道。

    一旁的谭渊知道石遵此时情绪极差,于是也不敢再多说话。

    “谭渊!”

    “属下在!”

    “立马派人给娘娘送消息,让她想办法把巡防营统领之职务必握在我们手上!千万不能被燕王府抢去!”石遵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!”

    “还有!”石遵叫住了谭渊,吩咐道:“催促娘娘一下,巫蛊的事情该抓紧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