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四十一章 儿女私情
    ,更新快,,免费读!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,属下这就去办!”谭渊用力点点头。

    刘荣虽然没多大本事,但是起码掌握着邺城的门户,算是石遵的一颗很重要的棋子。刘荣的死对于石遵来说,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损失。

    没了刘荣,石遵起兵夺位成功的概率又大大降低,想到这里,实在让石遵坐立不安。最近这段时间,庆王府的实力频频受损,燕王府对于庆王府来说,却似乎在不知不觉中强大起来。

    如石鉴所说,夺嫡实为博弈,只是这是一场关乎生死的博弈,成王败寇,赢的那人荣登九五,输的那人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纵使石遵久经沙场,历尽生死,眼前一次次的失利,却也让他有些慌张起来。

    平定了巡防营的事情,石闵便独自回了西华侯府,而让王世成带着其余人马继续留在了巡防营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回来了!”徐三正准备出门,看到了刚刚下马的石闵,连忙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徐三叔!”石闵微微行礼,问道:“您这是准备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准备去趟集市买点东西!”徐三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着石闵,说道:“公子最近似乎是瘦了点,肯定是军营的伙食不好!走走走,快进屋!我让顾大嫂给你做点好吃的!”

    徐三看到石闵回来,甚是兴奋,一边说便一边把石闵往府里拽。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等一下。”石闵直往后退。

    “等什么?”徐三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石闵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,问道:“秦姑娘……她最近怎么样?”

    徐三一愣,随即笑着拍了拍石闵,说道:“我以为什么事呢!你自己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?”

    徐三说完,就往前走,刚走几步,回头一看,见石闵还傻站在原地,招招手,喊道:“公子,走啊!”

    石闵一副无奈而犹豫的表情,心中甚是纠结,不是很情愿的往前走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秦婉抱着篮子走了出来,恰好看到了石闵。

    两人四目相对,一刹那只觉得空气都停止了流动,岁月也静止了。这种情形,任何一句言语都是一种亵渎,任何一个举动都是多余。两人的眼眸里只有双方的面容,仿佛生生世世就在对视之间。

    看到两人一言不发对视着,徐三也非不懂风情之人,便识趣的独自回了府里,留下两人静静的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一阵暖风拂过秦婉的脸颊,鬓角的发丝飞舞起来,遮住了她的双眼,秦婉下意识的捋了捋乱发,故作镇定的对石闵微微行礼,低声说了一句:“见过公子!”

    短短的四个字,将刚刚还似乎近在咫尺的两人,生生的分隔成咫尺天涯,石闵的内心不由得有了一丝波动。

    还未等石闵作出回应,秦婉便挽着篮子要走,石闵连忙跑上去拦住她。

    “公子有何吩咐?”秦婉低着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石闵在没有见到秦婉之前,脑海里想过无数言辞,此时秦婉就站在她面前,他却不知道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公子若没有其他吩咐,我便先走了,还得去一趟布庄。”秦婉依旧低着头。

    “你去布庄做什么?”石闵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闲来无事,便接了一些女红的活计。”秦婉淡淡的说完,便要离去。

    “等下!”石闵再次拦住秦婉。

    “公子想说什么就说吧,若是没什么吩咐,我就去送东西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特地回来与你道别的。”石闵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秦婉淡淡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石闵内心焦急万分,可是面对秦婉,他却不知道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西华侯的一个下人,不敢与公子说什么,公子若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明明就知道我心中想说什么,为何偏偏假装什么都不懂?”石闵打断了秦婉的话。

    秦婉苦笑一声,说道:“公子,过去的事情不过是黄粱一梦,您又何必念念于心?”

    “不久之前,我们说的那些话,你都忘了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不久之前,陛下已经下旨赐婚,公子与我说的那些话不过是苍白无力的儿戏,您是西华侯府的公子,将来是燕王府的郡马爷,往日之事,就随风而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公子放心,将来那位郡主嫁到侯府,我会好好伺候,不会给公子添任何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这个意思!”石闵又气又急,可是偏偏不知道说些什么才能不那么尴尬。

    “公子是成大事的人,不要因为儿女私情而受到牵绊,秦婉不过是一朵浮萍,何须挂念?”

    “往日你我的温情,难道就这样可以轻易忘记?”石闵抓住秦婉的胳膊,郑重的说道:“我要你亲口告诉我,是不是我们之间再也不会回到过去了?是不是你我之间就此一刀两断了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秦婉几乎没有思考便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听到秦婉的这个回答,石闵的脑子都顿时感觉一片空白,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做什么。

    而秦婉则轻轻拜托了石闵的手,依旧低着头,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:“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便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相比石闵的恋恋不舍,秦婉倒似乎显得洒脱的多,纵然心中还有千言万语,石闵已是不知从何说起,也不知还有什么说的意义。

    看着秦婉离去的背影,脑海里涌现的是曾经熟悉的怀抱,只是今日两人短暂的几句言语,却要两人从此以后形同陌路,过往的甜言蜜语和你侬我侬,都要一刀了断。两人再无儿女私情,只有主仆之谊。

    石闵无奈叹了口气,垂头丧气的牵着自己的马,便往回走了,连侯府都没有进。

    他以为秦婉的潇洒离去是一种释怀,以为秦婉的冷漠决绝是真的放得下。

    他却没有想到,两人擦肩而过的瞬间,秦婉的眼泪已经流了出来,可是秦婉连一个擦拭的眼泪的动作都没有。

    因为她告诉自己,对于石闵,她能做的只有成全,只有潇洒的转身离去。任何一个多余的动作,都会让石闵犹豫不决,因为秦婉知道,她只会成为石闵的拖累。

    石闵垂头丧气的牵着马走在大街上,连路也不看,也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。

    “闵公子,可算找到您了!”不远处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石闵抬起头望去,喊他的正是今日见过的那个禁军。

    那人喘着气牵着马走了过来,说道:“闵公子,陛下有令,要您去一趟养心殿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石闵压根儿也没在意这句话,应了一声,便自顾自的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那人见石闵自然牵着马穿过人群,连忙追上去喊道:“闵公子,您这是去哪里?”

    石闵站住脚步,四周望望,看到有人朝他走过来,问道:“何事?”

    那人一愣,连忙回答:“公子,陛下宣您进宫,已经在养心殿等候许久了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宣我何事?”石闵皱着眉头问道。

    那人摇摇头,无奈的说道:“公子恕罪,陛下宣您所为何事,小人实在不太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前面带路。”石闵叹了口气,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那个禁军看着石闵魂不守舍,前言不搭后语的样子,也是颇为无奈,只能乖乖的在前面带路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