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四十四章 万般不舍
    ,更新快,,免费读!

    “殿下,您看这事情,要不就这么定了?”谭渊问道。

    石遵站起身,在屋里来回踱步,沉思了许久,终于开口说道:“事到如今,唯有铤而走险,这件事既要达到本王的目的,又要做的让父皇看不出来,石鉴确实是最好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,这就叫船到桥头自然直,殿下是受到上天眷顾的,所以大业一定可成!”谭渊连忙奉承。

    石遵摆摆手,转身坐下说道:“行了,马屁就不用拍了,研墨,本王要手书一封给贵妃娘娘。”

    谭渊连忙跪下伺候着,问道:“殿下,恕属下愚昧,此事不需要知会尤坚他们吗?”

    石遵执笔沾了沾墨,说道:“此事由贵妃娘娘去说最为合适,其他人若是多言了,反倒会让父皇觉得这是有人事先安排好的,必定叫父皇起疑心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说的有理……”

    石遵奋笔疾书,同时问道:“宫里有没有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“听说陛下已经命人私下调查巫蛊之事!”

    “何人负责?”

    “文苍!”

    石遵停下笔,疑惑的问道:“文苍?怎么是他?”

    “看来陛下是不想走漏风声,所以才让禁军的人直接参与此事!”

    “叫你安排的事情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回禀殿下,都已经安排好了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!”石遵忽然又停下手中的笔,对谭渊说道:“从今日起,派人盯着宁王府!本王要确定石鉴是不是真的可靠!”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!”

    自石虎下旨调派石勇北上雁门关统帅兵马,禁军统领一职就由文苍担任,而石勇因为难舍家中高堂和妻小,便恳求石虎在邺城多留几日。

    “大哥,这杯酒小弟敬你!”文苍端起酒碗,对石勇说道。

    “自家兄弟,不必客气!干!”石勇嘴里还嚼着一口吃的,对文苍说道。

    一碗酒下肚,文苍有些伤感的说道:“大哥,多年来小弟都是仰仗您的照顾,您现在一走,说实话,我这心里真有点不是滋味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没想到啊!”石勇苦笑道:“早年跟着陛下南征北战,好不容易在邺城过了十几年安生日子,没想到又要上边关去打仗!真是造化弄人!”

    “大哥放心,家中有高堂和嫂子侄儿,有小弟照顾,您一切放心!”

    石勇看了看坐在不远处的妻子,她正安静的抱着自己的孩子,那孩子已经入睡,石勇心中万般不舍,无奈君命难违,他明日就要赶赴雁门关,此去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来。

    “你回屋去吧,有事我会叫你!”石勇吩咐道。

    那妇人点点头,默默的抱着孩子起身走了。

    “有你在,家中的一切我自然放心。”石勇给自己倒了一碗酒,说道:“其实我最不放心的人是你!”

    文苍一愣,笑着说道:“大哥,我一个大老爷们,有什么可不放心的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巡防营统领的这个位子这么好做?”石勇的脸色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大哥?”文苍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记住我的话,伴君如伴虎!任何事情都得小心敬慎,不要犯了圣怒!”

    “这个小弟明白!”

    “近来朝中局势看似一片祥和,实则波涛暗涌,燕王府和庆王府已经为了储位争斗起来。你要记住!任何时候,不要参与他们的争斗!”

    “大哥放心,小弟一定记住大哥的话!”

    “自古以来,帝王之位的争斗,都是要流血的!咱们这些人,虽然每日伴在君王之侧,其实都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!稍有不慎,说不定把自己搭进去!”

    “大哥这话何意?”

    “巡防营统领麾下近万名禁军,宫廷的守卫就捏在你的手里,依我看夺嫡之争这把火,早晚要烧到禁军的头上!”

    “烧到我们禁军头上也不怕!我身正不怕影子斜,对陛下忠心耿耿,他们能拿我怎么样?”文苍一脸不在乎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这才是我最担心的!”石勇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弟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刘荣死的时候,你在场了吧?”

    “在的,是我监刑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信刘荣会勾结鲜卑通敌叛国吗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信?他家里搜出来的玉佩和书信总是真的吧?”

    石勇摆摆手,说道:“根据我对刘荣的了解,这小子没这个胆量背叛陛下!”

    “大哥,您多虑了!人证物证俱在,这是板上钉钉的事儿!来来来,喝酒!”文苍给自己添上酒,然后对石勇劝酒。

    石勇心不在焉的端起酒碗,喝了半口。

    文苍倒是一口饮尽,看石勇没有喝完,问道:“怎么了大哥?”

    “最近一系列的事情,总让我觉得不太对劲,但是又说不出是哪里不对劲!”石勇皱着眉头,自顾自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你多虑了,弟兄们不都好好的吗?您就放心吧,我一定会万事留个心眼!”文苍拍着胸脯说道。

    石勇点点头,叹了口气,说道:“千万叮嘱弟兄们,万事要小心,咱们是当差拿俸禄的,不是玩命的!一旦牵扯到燕王府和庆王府的争斗中,遭殃的可不是自己,说不定全家老小的性命都要搭进去。”

    文苍听到这里,脸色也严肃起来,不敢怠慢,毕竟石勇说的确实有道理。

    “大哥,不瞒你说,最近办的这几桩差事,小弟都是提心吊胆的!”文苍一脸苦闷,说道:“先是奉命去了卧龙山,遇上了刘贵妃被人行刺,然后去驿馆看管鲜卑人,又让他们跑了!现在不管陛下吩咐我做什么,我都得抱着十二分的精神去办,生怕出一点纰漏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才说咱们都是脑袋别裤腰带上!一旦有什么纰漏,陛下怪罪下来,那可是雷霆之怒,是要死人的!”

    “小弟明白!”

    “哎!”石勇无奈的摇摇头,叹了口气,端起酒碗一口饮尽。

    “大哥,此去雁门关路途遥远,该带的东西可不能少带!小弟听说那里冬天,可比这里更冷!”

    “你个兔崽子!”石勇笑着,一巴掌轻轻拍在文苍头上,说道:“现在才什么时节,冬天还早呢!”

    石勇顿了顿,接着说道:“为兄最担心的不是那里的气候!而是匈奴!”

    “雁门关易守难攻,兄长何必担忧?”文苍问道。

    石勇摆摆手,说道:“你太不了解匈奴人了!区区一个雁门关,怎么可能让匈奴人束手无策?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可有把握守好雁门关?”文苍一边给石勇添酒,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石勇眯着眼皱着眉头,缓缓说道:“我已经多年不在军营,说实话,为兄心里没有底!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大哥你为何不早点和陛下提出来?”文苍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石勇摆摆手,喝了口酒,看着文苍说道:“你呀,太不了解陛下了!”

    “此话何意?”

    “陛下的旨意,千万不要去违抗!陛下怎么说,咱们就怎么做!圣旨都已经下了,为兄还能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谁叫咱们是做臣子的呢?”

    石勇忽然看了看外面,低声说道:“不瞒你说,陛下已经给我下了密旨!”

    “什么密旨!”文苍一脸惊讶。

    “陛下让我在雁门关守关,实际上是为了监督李城的庆王殿下,以防他犯上作乱,一旦他有什么动静,我就得立马禀报皇上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