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四十五章 恩威并施
    ,更新快,,免费读!

    “监视庆王?”文苍十分惊讶。

    “嘘!”石勇连忙噤声,压低嗓门说道:“你那么大声做什么?”

    文苍看了看四周,低声问道:“陛下不是让庆王去戍边屯田吗?为何......”

    “君心难测,这种事情不是我们能想明白的!”石勇摇摇头,端起碗,说道:“行了行了,总之你就记得,跟咱们不相关的事情,千万不要去掺和,朝堂上的这淌浑水太深,不是咱们能够去插一脚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弟谨记大哥教诲。”

    养心殿内灯火通明,石闵奉诏入宫后,便在养心殿内一直陪着石虎。

    由于石虎近来一直精神不济,时常噩梦缠身,便偏居养心殿,每两日召相关大臣了解一下政务。其余时间,无非是花天酒地或者歌舞升平。

    石虎侧卧着眯着眼,安然的听着靡靡之音,像是比较享受。而石闵则坐立不安,这样的场合,他实在是不能习惯,只是碍于石虎的雅兴,又不能说出来,只能硬着头皮坐着听候石虎的差遣。

    石虎微微睁开眼,看了一眼低着头沉默不语的石闵,问道:“坐在那里半天,一声不吭,也不看歌舞,心中想什么事情?说来朕听听。”

    石闵听到石虎对他说话连忙抬头,回答:“孙儿没想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哼~你是朕看着长大的,你心里有没有事,朕岂能看不出来?”石虎说着,又看了一眼石闵。

    石闵尴尬的笑道:“没什么事,就是孙儿自己的一点小事,不劳陛下费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~小兔崽子,不愿意说就算了!”石虎说着,微微抬手。

    一旁的陆安心领意会,连忙往前走了几步,朝那些乐师舞姬挥挥手,示意退下。

    石虎挣扎着起身,石闵连忙过去扶着,问道:“陛下,不听了器乐了?”

    “朕心里就是烦躁的很,所以才叫你过来陪朕说说话,谁知道你小子今天是三锤子砸不出个屁,坐在那一点动静都没有。”石虎埋怨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恕罪……”石闵扶着石虎朝养心殿外面走去,低着头小声回答。

    “今天的事情巡防营的事情,朕都听说了,事情处理的还比较妥当!关键时刻恩威并施,镇住了巡防营的那群兔崽子!”

    “这都是托陛下的洪福,孙儿才能不负圣命,完成陛下交代的任务!”

    “知道朕为什么叫你去而不是叫你父亲去吗?”石虎瞥了一眼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恕孙儿愚昧,未曾猜到陛下的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平时脑袋那么机灵,难道就不明白朕的用意?”石虎忽然停住脚步问道。

    石闵支支吾吾,试探性的回答道:“陛下应该是想看看孙儿是不是有统帅将士的能力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不是已经猜到吗?”石虎说道。

    石闵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,说道:“孙儿有的只是那么一点小聪明,陛下的那是大智慧……孙儿岂敢妄加揣测?”

    “小东西!现在油嘴滑舌,净说好听的。”

    “孙儿说的都是实话。”石闵笑着回答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父亲军中的狼骑尉已经选拔好了!归你统率,是不是这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狼骑尉……”石虎迈出了养心殿,微微皱眉,说道:“这几百号人耗费的钱财,可以养活至少两千士卒,但愿你父亲信誓旦旦向朕许诺的精锐,将来在战场上不会让朕失望!”

    “陛下放心!这五百多人由孙儿自己操练,孙儿一定严格要求他们,为陛下开疆拓土,死而后已!”

    “嗯!你小子总算没有让朕失望!”石虎对于石闵的忠诚和勇猛颇感欣慰。

    “时候不早了,陛下要不要早些休息?”石闵试探性的问道。

    石虎摆摆手,说道:“不急,陪朕走一会儿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必跟着!”石虎转过身,对陆安和那几个禁军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什么,有小闵在,朕用不着你们。”石虎指了指旁边的石闵说道。

    陆安看了一眼石闵,恭敬的说道: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石闵连忙搀扶着石虎,二人出了养心殿,沿着回廊漫步。

    “明日你就暂时不用去邯郸了!”石虎忽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何?”石闵不解。

    “刘荣那厮今日被朕处死,巡防营的那些人还需要人镇着,你暂时替朕管着他们!”

    “孙儿对巡防营的事务并不熟悉,而是那五百个狼骑尉还需要操练,恕孙儿冒昧,这巡防营统领的位子,陛下还是让别人来坐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眼下朕还没想到有什么合适的人选,你就先干着吧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石闵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拒绝石虎的安排。

    “巡防营的那些人,朕知道,大多都是酒囊饭袋!让他们巡防实属无奈,朕不过是当一群看门狗而已!现在让你做巡防营统领,正好也能好好操练他们,免得他们舒坦日子过多了,完全变成废物!”

    “恕孙儿直言,巡防营的这些人,多是陛下的族人,今日虽然镇住了他们,可是在真要让他们完全听从孙儿的指挥,怕还是有些难度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将者,当严以军法!你放心!朕可以给你生杀大权,对于不听指挥以下犯上的混账东西,你可以先斩后奏!”

    “陛下,这样怕是……”

    石虎摆摆手,说道:“行了,你就不要有什么顾虑了!好好干!”

    “可是父亲还不知道此事,孙儿还是先与父亲商量了再说吧,万一父亲不同意孙儿留在邺城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敢!朕的话就是圣旨!他不敢拒绝!”石虎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。

    石闵知道石虎的脾气,他也只能默认,提出任何异议都是枉然。

    “你暂且安心留在邺城,过段时间,朕要派你去一趟羌族人那里!”

    “去羌族人的地盘做什么?”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父亲说的是对的,眼下赵国可以说是内忧外患!现在这种情况,赵国不宜树敌太多,对于匈奴和鲜卑这种亡我之心坚决不死的,没有必要讲和。而羌族人和氐族人,素来与我赵国没有什么深仇大恨,能安抚就见谅安抚吧!”

    “陛下的意思是……孙儿前去安抚他们?可是孙儿不像朝中的有些大臣一样善于言辞,怕是会把这件差事办砸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你只说对了一半!”

    “一半?”

    “嗯~”石虎捏着胡子,微微点头,说道:“对待羌族人和氐族人这两只狗,也要恩威并施!光靠嘴皮子是没有用的!”

    “孙儿不太明白……”

    “朕到时候肯定会派其他人与你随行!此人定要能言善辩,又不失朕的面子!”

    石闵在一旁听的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“首先,朕要把木都还给羌族人,让他们明白,那是朕的恩!另外,叫你去,为的就是让他们看看朕的威!”石虎说着,又看着石闵问道:“朕听说,那木都在战场上看到你就吓的不敢迎战,所以派你去,至少羌族人与那木都就不敢妄动了,如此一来,恩威并施之后,羌族人可能就会乖乖臣服于朕!”

    “那氐族人呢?”

    “哼,氐族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!他们若是看到羌族人乖乖臣服,那他们也必定臣服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