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四十六章 疑神疑鬼
    ,更新快,,免费读!

    “陛下圣明!”

    “行了,不要拍马屁!朕可要告诉你,这差事可不是那么简单的,办好了,那赵国不必腹背受敌,办砸了,那赵国可是十面埋伏了!”

    石闵愣了一下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怎么?胆怯了?”石虎扭过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胆怯。”石闵连忙回答:“孙儿只是在想,那匈奴单于现在会做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匈奴~”石虎又停下脚步,皱起了眉头,眼中充满杀意,说道:“匈奴人跟羯族人是宿敌!这个结怕是永远都解不开了!”

    “陛下,孙儿不知,这匈奴人和羯族有什么深仇大恨?”

    “想当年,匈奴人被汉朝的军队打的无处安身,便有一部分匈奴人举族西迁,所到之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!后来还把羯族人的祖先掳为奴隶。汉室没落,当年西迁的一部分匈奴人便回来了,还把朕的先祖们带了过来。经过数代的繁衍生息,羯族人多了起来。再后来,便是匈奴的刘渊覆灭了司马氏,夺取中原,羯族人便跟着到了中原。几十年前,太祖皇帝起兵,带着族人们脱离了匈奴人的奴役,并且把他们赶回了草原。所以多年来,匈奴人屡屡犯我边关,就是因为他们与羯族有深仇大恨!”

    “匈奴自战国时期便开始为祸北方,至今已经有数百年,没想到先汉数代名将,也未能将他们灭绝!”石闵愤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还想把他们杀光不成?”石虎笑道。

    石闵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此等比盗贼更可恶的人,留在世上也是无用,不如斩尽杀绝,永绝后患!”

    石虎愣了一下,忍不住从上到下好好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个小子,他玩玩没想到,从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嘴里,居然说出了斩尽杀绝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陛下?孙儿有哪里说的不妥吗?”石闵见石虎盯着自己,有些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石虎笑了笑,说道:“没有,没有什么不妥!”

    石闵看着石虎欲言又止似乎有话要说,只是也没有追问,两人又走了一段,石虎忽然问道:“你和匈奴人交过手,觉得他们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匈奴人能骑擅射,作战勇悍,军纪严明,确实是不好对付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说话倒还算靠谱。”石虎笑着看了石闵一眼,说道:“你若是说匈奴人不堪一击,那朕可就要怀疑你是不是做统帅的料了。”

    石闵有些尴尬的说道:“陛下原来是试探我呢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叫兵不厌诈!你首次出征就斩获颇丰,朕是怕你心高气傲,心存轻敌之意,将来会吃亏!”

    “陛下教训的是,孙儿定谨记陛下教诲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朕看着长大的,将来的江山社稷,国家安宁,还要寄予你父亲与你之手!”

    “陛下对父亲和我的养育之恩,我们父子二人没齿难忘!”石闵说着,恭敬的对石虎行礼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不必拘礼了!”石虎拍了拍石闵,背着手仰天笑笑,说道:“朕这辈子,做的最庆幸的一件事,便是当年从战场上把你父亲带了回来!”

    石闵疑惑的问道:“陛下,我父亲为何当年会出现在战场上?您不是说您收养父亲的时候,父亲还尚在襁褓之中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石虎顿时有些慌乱,石闵的问题,让他联想到了当年的那场激烈厮杀。

    那时石虎奉太祖石勒之命,剿杀中原的乞活义军,那一战是羯族人与乞活军的最后一战,双方血战两日两夜,杀的尸骨如山,血流成河,那场景,至今回想起来,仍然让石虎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当羯族人杀尽最后一名乞活军的时候,石虎听到了一声啼哭之声,他寻着那啼哭声四下寻找,最后在一个凹坑里发现了一个数月大的婴儿,被人用乞活军的帅旗包裹着,上面盖着一块盾牌。石虎抽出刀,原本打算斩草除根,不知为何,他正要下手的时候,那孩子却冲他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石虎跟随石勒南征北战,杀人无数,此时此刻看着眼前的这个孩子,他却硬是没下得去手,最终,便把这孩子从战场上捡了回去。

    而这个孩子,便是后来的石瞻。

    “陛下?”石闵见石虎沉默不语,若有所思的样子,低声喊道。

    石虎听到石闵喊他,这才从自己的思绪中反应过来,随口说道:“朕也不知道你父亲为何会在战场上,当年兵荒马乱,或许是你的祖父母将你父亲遗弃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石闵将信将疑的点点头,也没有再追问。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石虎的心中,却起了波澜,关于石瞻的真实身份,知道情况而又在世的,已经没有几个人。多年来他也曾犹豫过,自己会不会是养虎为患,但是不知道为何,每每这个时候,石虎对于这个养子始终狠不下心,甚至是他屡次当众悖逆自己,都没舍得痛下杀手,这究竟是什么原因,石虎自己也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!”石闵忽然喊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石虎被石闵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那边有人!”石闵朝不远处指了指。

    石虎顺着石闵指的方向望去,百步之外一块空地上,似乎亮着烛火。

    “过去看看!朕倒要看看,大晚上的谁敢在宫里点明火。”

    自从石虎噩梦缠身以来,便越发疑神疑鬼,因此看到眼前有人大晚上在宫里点蜡烛,心中的怒气便被触动了。

    石闵连忙扶着石虎走了过去,直到两人走近了才发现,原来是有人在焚香祈祷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胆子!大晚上的在宫里装神弄鬼!是何居心!”石虎大声呵斥道。

    那几个女子听到石虎的声音,这才发现有人走了过来,借着烛光和月光,立即看出了来人正是皇上,三个人吓得连忙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陛下恕罪……臣妾并没有什么居心……”跪在中间的那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!哪个宫里的!好大的胆子!”石虎显然没认出这个人是谁。

    “陛下,是臣妾……”那人抬起头,泪眼婆娑的看着石虎。

    “郑妃娘娘?”石闵这才看清,原来跪在地上的是郑妃。

    “郑妃?”

    石虎似乎早就忘了她的存在,于是往前走了几步,微微低头一看,那张略显苍老而又似曾相识的脸,确实是他曾经宠幸过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做什么!这都是搞什么名堂!”石虎不管三七二十一,责骂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恕罪……臣妾是听说陛下病了,心中甚是担忧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什么?啊?所以你大晚上的跑到这里装神弄鬼乞求朕早点死是吗!”石虎正在气头上,直接打断了郑妃的话。

    “臣妾不敢……臣妾是在替陛下求福,恳请上天让陛下龙体安康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~朕还真是谢谢你的好意了!”石虎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臣妾不敢,这都是臣妾应该做的……”郑妃弱弱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不要哭丧着脸!朕还没死呢!”石虎看到郑妃那委屈的样子,不耐烦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……陛下恕罪!陛下恕罪!”郑妃说着,连忙抹去脸上的泪水,强颜欢笑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!大晚上的折腾什么!滚回宫去,别在朕跟前碍事!”石虎不耐烦的挥挥手。

    郑妃身边的小君小雅二人连忙扶着郑妃起来,只见郑妃恭敬的行礼说道:“打扰陛下雅兴,臣妾有罪……臣妾告退……”

    “下次再让朕看到这些乱七八糟的,朕绝不轻饶!”石虎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郑妃的眼中满是委屈和悲伤,无奈她只能将内心的所有情绪咽回肚子里,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