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五十三章 混淆视听
    ,更新快,,免费读!

    “你去?”石虎有些吃惊。

    “对!儿臣去!”

    尽管石世心中完全没有底,但是他还没有蠢到把这个重要的差事拱手让给庆王石遵。

    “陛下,微臣认为不妥!出使河西,燕王殿下实在不是合适的人选!”尤坚不依不饶。

    “尤大人,那你为何觉得庆王殿下去才合适?”张豹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羌族人和氐族人凶悍的很,敢问燕王殿下,您从未上阵杀敌,如何镇得住他们?反观庆王殿下,驻守西北多年,与匈奴人羌族人氐族人大小数十战,有勇有谋,所以微臣认为只有庆王殿下去才能稳住羌族人和氐族人。”

    “尤大人此言差矣,陛下这是派人出使河西,不是去攻打河西!有勇有谋?呵呵呵呵,尤大人这是忘了前段时间,庆王殿下领兵对阵匈奴单于的时候遭受的惨败了?”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

    “还有!羌族的首领木都,活生生的被庆王割了舌头,想必木都对庆王恨之入骨吧?让庆王带着木都出使河西,我看羌族人不把庆王碎尸万段就不错了,还会跟他谈别的?”张豹又说道。

    尤坚被张豹的话咽的无话可说,脸色甚是难看。

    “启禀陛下,微臣以为,这件事叫谁去都可以,唯独不能让庆王殿下去!否则恐怕要事与愿违!”张豹向石虎进言道。

    石虎看着高尚之,高尚之连忙行礼说道:“额……陛下,老臣也认为,此事让庆王殿下去确实不妥。据老臣所知,木都对庆王殿下可谓恨之入骨,如此情况下让庆王出使河西,怕会激化羌族与赵国的矛盾……”

    “父皇,儿臣愿请命出使河西!九弟眼下正要统筹李城和云中的屯田一事,所以这件事还是让儿臣替父皇分忧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石虎微微点头,问道:“你们说说,这件事该交由谁去办?”

    石虎话音刚落,尤坚便要站出来说话:“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启奏陛下!臣以为燕王殿下赤胆忠心,又是赵国的亲王,出使河西,收服羌族氐族,也算给足了他们面子,亦彰显陛下天恩浩荡,所以出使河西这个差事,可以由燕王殿下去。”张豹连忙打断了尤坚的,抢先说道。

    尤坚看到张豹如此,憋的一脸不满,却又不能发作,于是说道:“陛下,出使河西,除了燕王殿下和庆王殿下,微臣有个更合适的人选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石虎问道。

    “整个赵国,论能言善辩,论智勇双全,当属户部的刘大人为第一。燕王殿下是陛下最优秀的皇子,派燕王殿下去,表面上看,是给足了羌族人和氐族人面子,但是难保他们不会觉得咱们赵国怕了他们,所以派了赵国最受宠的皇子前来。话说回来,刘大人是皇亲国戚,派刘大人去,既给了羌氐两族面子,而且刘大人的三寸不烂之舌也定然能让羌氐两族心服口服,所以微臣认为,派刘大人去办这个差事,更加妥当。”尤坚急中生智,把刘远志推了出去。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尤坚这灵光一现的主意,确实是有些高明,让石虎立马犹豫起来。

    “嘿!尤大人这个主意好!陛下!老臣也认为刘大人去最合适!”高尚之出乎意料的发声赞同。

    张豹和石世见此情形,不好再做过多的争论,而剩下的几个人看石世和张豹没有说话,也都默默的站在一边,只能等候石虎拍板。

    “刘远志!”石虎皱着眉头喊道。

    刘远志连忙站出来,恭敬的行礼说道:“微臣在。”

    “刚刚尤坚提议让你去,你能不能把这个差事办好?”石虎问道。

    石虎原本只是打算看看刘远志的态度,没想到自己的话刚说完,刘远志“扑通”一下跪在地上,磕头说道:“微臣定不辱使命,收服羌氐两族,扬我赵国国威!”

    石虎愣了,刘远志这一跪,等于断了石虎的其他念想,只能安排他去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出使河西,就让你去吧!”石虎骑虎难下,只能认同。

    “谢陛下信任!”刘远志行礼说道。

    石虎有些尴尬的看了看石世,略带宽慰的口吻,说道:“行了,老二,这件事你也不要有想法!刘远志博学多才,又对赵国忠心耿耿,让他去确实比较合适,你就在邺城帮朕吧!”

    “父皇英明!儿臣时刻听候父皇的安排,绝无半句怨言!”石世也很识相。

    “如此便好!”石虎满意的点点头,对刘远志说道:“既然这样,刘远志,朕就命你下个月出使羌氐两族,到时候我会让游击将军石闵与你一同前往!”

    “下个月?”刘远志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当然,你有何疑问?”

    “陛下,据微臣所知,自从庆王殿下抓了羌族首领木都,现在羌氐两族和匈奴正在频繁的互派使者。鉴于匈奴近来连连派人刺探我赵国边境,微臣认为收服羌氐两族刻不容缓,以免匈奴完全笼络了他们,到时候再想让他们归顺赵国,那就难了!”

    石虎仔细想想,刘远志的话不无道理,就在这时候,尤坚又说道:“陛下,刘大人说的有理,眼下赵国面临的情形不可谓不危急,这就和行军打仗一样,局势不等人,当断不断必受其乱!出使河西之事,陛下还是要早做安排。”

    石虎听完尤坚和刘远志的话,沉思许久,众人也不敢打扰,只能默默的站在一边。此时此刻,尤坚的眼神里流露出意思得意的神情,而张豹则有些怨恨的看着他,若非尤坚从中作梗,出使河西的差事又怎会落到刘远志的身上?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依刘远志所说,尽早去办此事!”石虎终于点头。

    “父皇,儿臣有话要说!”石世忽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何事?”

    “回禀父皇,方才您说要小闵一同前往,不知是真是假?”

    “对于此事,朕心中早有安排,只是一时难以决定是谁去做这个说客,今日既然定下了让刘远志去,那这件事就这样定下来了!”

    “父皇,儿臣认为不妥!”

    “哦?哪里不妥?”石虎有些纳闷。

    “小闵刚刚接替巡防营统领之职务,还未安定好巡防营,此时派他出去,怕是有些不妥。巡防营担负拱卫邺城的重责,前任统领刘荣因通敌叛国被父皇处以极刑,现在的巡防营正是人心惶惶的时候,需要小闵坐镇安抚他们。再者,以刘大人的聪明才智和举世无双的辩才,小闵去了也起不了任何作用,所以儿臣认为,刘大人一人前去河西,足矣!”

    一旁的张豹立马明白了石世此话的用意,连忙附和道:“陛下,燕王殿下说的有理,巡防营不能乱!闵公子虽然年轻,但是颇有西华候的雷霆手段,定能将巡防营的人收拾的服服帖帖。刘大人智谋过人,让闵公子陪同前往,实在是弊大于利!望陛下三思!”

    “陛下,微臣有不同见解!”尤坚站出来说道:“刘大人确实智谋过人,但是对付羌氐两族,不能光靠嘴皮子,必要的时候,应该拿着刀剑与他们讲讲道理,这才是恩威并施!”

    “尤大人!陛下面前,我怎么觉得你说话简直就是信口胡说呢?”张豹讥诮道。

    “张大人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!我在陛下面前句句都是肺腑之言,如何就是信口胡说!你今日且与我说明白!”尤坚有些恼火。

    “刚刚是谁跟陛下说,出使河西,收服羌氐两族,有刘大人去必定是水到渠成?现在却又说光靠刘大人的智谋又不管用,这么多同僚在这里,刚刚大伙儿可都听到了!你这不是信口胡言是什么!”张豹很是机智,见缝插针,字字见血。

    “张豹!你休要断章取义混淆视听!”尤坚骂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混淆视听还是你欺君罔上!让大伙儿都评评理!”张豹毫不畏惧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