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五十四章 同仇敌忾
    ,更新快,,免费读!

    “行了!都给朕闭嘴!”石虎不耐烦的拍案吼道。

    听到石虎的怒吼,众人不敢再争,尤坚和张豹二人也只能怒目而视,恨不得用眼神杀死对方。

    “此事再议!散了!”石虎挥手说道。

    石世不甘心,还想说话,一旁的张豹连忙扯了扯石世的衣袖,摇摇头,示意不要再进言。

    面对张豹的劝阻,石世咬咬牙,愣是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刘远志独自走在出宫的路上,忽然身后传来了尤坚的声音:“刘大人!留步!”

    听到尤坚喊他,刘远志停下脚步,微微侧身,也没有正眼看他,问道:“尤大人有何指教?”

    “刘大人客气啦!”尤坚有些粗鲁的拍了拍刘远志的肩,有些激动的对他说道:“今日在陛下面前,你我联手揽下出使河西的差事,没让燕王府得逞,真是痛快!”

    刘远志微微皱眉,说道:“尤大人,你误会了,今日在下所言,不存任何私心,均是肺腑之言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无妨,只要不是让燕王立下功劳就好!”尤坚似乎没有注意到刘远志的表情有些变化,又说道:“刘大人哪,以后这朝堂上,你我可得相互帮衬,同仇敌忾啊!”

    刘远志微微一笑,懒得再搭理尤坚,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嘿!刘大人,你别走啊!”尤坚喊道。

    刘远志听到尤坚喊他,头也不回。

    看到刘远志的背影,尤坚有些气愤的暗暗骂道:“好你个刘远志,老子给你面子才叫你一声刘大人!敬酒不吃吃罚酒!”

    “尤大人,一个人念叨什么呢?”高尚之笑呵呵的突然从尤坚身后窜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哎哟喂,我的丞相大人哪!您能不能不要突然在下官身后说话,人吓人是要吓死人的!”尤坚抱怨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呵……老夫可没故意吓你啊。”高尚之笑道。

    “丞相大人,今日御前议政,您的几句话可是得罪了燕王府了。这往日您都是行韬晦之事,今日怎么就帮了庆王殿下了?”

    高尚之连忙摆摆手,说道:“没有没有,老夫可不是刻意帮谁,陛下面前,老夫多多少少也要说几句实话不是?”

    “哦?那丞相大人今日还真是说了大实话!”

    “尤大人就莫要笑话老夫了,老夫活到这把岁数,一些事情多少还是能看得透的,只不过老夫只想图个安稳,不愿掺和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那依丞相大人看,西华侯的儿子有没有必要一同出使河西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......”高尚之捋了捋胡子,缓缓说道:“老夫也不好说,此事还得全由陛下决断,你我还是不要妄加猜测的好!”

    尤坚看得出高尚之又在耍滑头,这老东西就跟泥鳅一样,圆滑的很。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陛下圣心独断,我们做臣子的,尽心尽责遵从陛下的旨意就好!”尤坚随口应付道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!尤大人这话说的对!顺着陛下的心思来便是!”高尚之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尤坚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高尚之,他实在是不想和眼前的这个老滑头多说半句,于是行礼作揖,说道:“丞相大人,下官告辞。”

    “诶!好好好!尤大人慢走!”高尚之热情的还礼。

    看着尤坚拂袖而去,高尚之的心里不免一丝冷笑,庆王府和燕王府的争斗,将会被宁王府搅和的越来越激烈。

    石世回到燕王府,进门便一脚踹翻了屋内的一张桌案,吓的屋里的下人纷纷跪地。

    “都给本王滚出去!”石世大力的一挥手,冲下人们喊道。

    “快快快!都出去都出去!”张豹知道石世正在气头上,连忙把人往外面赶。

    下人们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,片刻不敢耽搁。

    张豹看着他们出去,还未反应过来,只听得背后“哐啷”一声,张豹回头一看,石世又踢翻了一张桌案,骂道:“混账的尤坚!处处跟本王针锋相对!”

    “殿下息怒,事情还没有想的那么糟糕!起码这件差事没有落在庆王头上。”张豹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说,现在他又想让小闵一起去,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张豹想了想,说道:“依下官看,庆王府这一招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!他们要的不是真的让庆王出使河西,而是有两个目的!”

    “什么目的?”

    “第一,不让殿下您接手这个差事,至于是谁去,其实不那么重要,因为庆王和那木都的仇怨太大,庆王根本不可能办成这件事,只要功劳不属于燕王府就好。这第二,让闵公子去,无非是想趁机夺得巡防营统领之位,好让邺城大门的钥匙依旧握在庆王府的手里。”

    石世听到张豹的分析,这才如梦初醒,狠狠拍了一下大腿,说道:“你说的对!尤坚这个老奸巨猾的混蛋!原来他的目的是这个!”

    张豹皱着眉头,微微摇头说道:“下官觉得,这似乎不是尤坚的计谋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他?那是谁?”

    “尤坚领兵出身,哪会有这等细腻的心思,依下官之见,这计策多半出自庆王府!”

    “庆王府?庆王石遵几日前已经离开邺城,此时恐怕都快要到李城了,他怎么可能出谋划策?”

    “殿下忘了一个人!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庆王府的管家——谭渊!”张豹脸色凝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谭渊?这个跳梁小丑!”

    “庆王绝对不会这么甘心的离开邺城,今日尤坚在陛下面前的言论思路,像极了谭渊的一贯手法,所以下官猜测,谭渊悄悄留在了邺城,而且就住在尤坚府上!”

    “单凭尤坚今日御前的几句话,能判断谭渊藏身在兵部尚书府里?”

    张豹摇摇头,说道:“当然不是,不满殿下说,下官在尤坚府里安插了一个眼线,根据那眼线送来的消息,这几日尤坚府上住着一个神秘人,整日躲在密室之中,除了尤坚,谁都见不到他。所以现在细细想来,除了谭渊,下官想不到还有谁!”

    “看来老九还给本王留了一招!”石世紧紧的握住了拳头。

    “殿下,谭渊留在邺城,一定会想尽办法做些什么,咱们还是要早作应对!”张豹提醒道。

    石世点点头,说道:“你说的没错!经你这么一说,那谭渊的目的就很明显了,现在庆王府打的是巡防营统领之位的主意!”

    “殿下说的对!下官猜想,他们就是这个企图!”

    “你说说看,下面咱们该怎么做?”石世问道。

    “下官建议,殿下要立即与闵公子见一面!分析此事的要害,让闵公子万万不要答应去河西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!本王现在就去巡防营!”石世说着,就要出去。

    “殿下稍安勿躁!”张豹喊住了石世。

    “怎么?不是你说要立即去见小闵那孩子吗?”石世有些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张豹想了想,说道:“殿下,就这样去找闵公子,未免有些唐突,西华侯父子最不愿的就是掺和到朝堂之事中去,所以殿下应当找个合适的理由去巡防营,至于刚刚咱们说的事情,只能是顺带着向闵公子说起。”

    “合适的理由?什么合适的理由?”石世一时间有些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张豹也有些为难:“容下官想想!”

    “你快想!”石世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有了!”张豹灵机一动,脑子里出现了一个主意。

    “快说说看!什么理由!”石世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殿下带欣郡主一起去!就说是欣郡主想去巡防营看看闵公子!您是陪同前往!”

    “带欣儿去?不妥不妥!”石世一口回绝。

    “殿下放心,这样绝对妥当!”张豹鉴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休要胡言,欣儿尚未出嫁,堂堂的燕王府郡主,去那腌臜不堪的地方,成何体统?”

    “殿下请仔细想想,现在欣郡主与闵公子的婚事,已经全城皆知。殿下心里也清楚,若非陛下的圣旨,闵公子实际上是不愿意接受这门婚事的,今日若是能让欣郡主亲自去看望闵公子,我看闵公子就算是心里一万个不愿意,这场面上他也得给足燕王府面子吧?话说回来,有道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哪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