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五十五章 善解人意
    ,更新快,,免费读!

    张豹的这番话,算是字字有理,石世一边听一边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“殿下觉得下官这主意如何?”张豹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有道理,本王就这么去找他说此事,未免太过唐突,你这个主意好!就这么办!”石世忽然一拍手,转身就要走出去。

    “这样......”石世又停下脚步,转身对张豹说道:“张大人,一会儿你随本王一同前往!”

    “下官遵命!”张豹拱手作揖。

    自那日燕王府里与石闵见过,欣郡主的芳心变被石闵掳走了,只是当天夜里的荒唐事,让欣郡主至今想起来都觉得有些羞愧难当。

    不过好歹石虎的圣旨赐婚,这给欣郡主一个女儿家的心里,多少添了一分慰藉,起码自己的名节,是交给了石闵这样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父王,女儿不去!要去您自己去!”

    欣郡主面对石世的提议,顿时有些羞愤,让她大庭广众之下去见石闵,实在是会令她觉得尴尬。当天夜里在燕王府发生的闹剧,实际上也已经传遍邺城的大街小巷,此时此刻她作为堂堂郡主,去抛头露面,定会遭来闲言碎语和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重名节的女子,欣郡主实在是难以接受父亲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欣儿,你怎么就这么不听父王的话?”石世带着有些责怪的语气对欣郡主说道。

    “父王,您怎么就不替女儿想想!大庭广众的!女儿以后还要不要见人了!”欣郡主嘟着嘴坐到了梳妆镜前,背对着石世,微微的抽泣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和小闵已经有了你皇爷爷的赐婚,虽然你现在没过门,但是名义上已经是西华侯的儿媳妇了!这有何见不得人?”石世辩解道。

    “总之女儿不去!”欣郡主哭的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石世视欣郡主为掌上明珠,看到女儿这幅哭哭啼啼的样子,石世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欣郡主抽泣了片刻之后,见身后一点动静都没有,于是转过身看看,却看到石世一脸愁闷的坐在那里,一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往日若是欣郡主只是有些不开心,石世也会嘘寒问暖哄着,今日石世的反常倒让欣郡主觉得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父王,您怎么了?”欣郡主一边擦着眼泪,一边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石世一副无奈的样子,深深叹了口气,说道:“你不愿意去,那就算了,为父也不勉强你了......”

    石世说着,站了起来,看了一眼欣郡主,无奈的摇摇头,又深深的叹了口气,转身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这两声叹息,实在是让欣郡主觉得心头有些沉重,她分明看到了石世愁眉苦脸的表情,那是她极少见到的。

    欣郡主的心里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她只知道似乎是因为她的拒绝,给自己的父亲留下了无尽的苦恼。尽管她自幼备受宠爱,可是欣郡主却也是一个知书达理,善解人意的女子。

    看到石世背着手离去,此时此刻,那在欣郡主眼里一向高大的父亲,此时却显得有些瘦削单薄,她的心中有些不忍。

    “父王!”欣郡主轻声喊道。

    石世这苦闷的表情,实际上一半是真,一半是假,于是当他听到欣郡主喊他的时候,立即停下脚步,转过身问道:“怎么了欣儿?莫非你愿意随为父一起去?”

    “父王,女儿想问您,您去巡防营究竟是为了做什么?”欣郡主虽然只是一个普通女子,却也不是一个傻子,她一定也看出了石世要她一同前往,定是另有隐情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你该过问的,欣儿,为父是为了整个燕王府上下几百口人,也是为了你!”石世的神情看似真诚而又触动人心。

    欣郡主忍不住的轻轻咬了咬嘴唇,低着头,手指轻轻搓动着自己的衣角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去?”欣郡主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石世一听脸上立即流露出欣喜之色,说道:“时间紧迫,一会儿就去!”

    “女儿知道了,父王稍候……”欣郡主说着,转过身对着梳妆镜。

    石世还算识趣,说道:“那为父在前厅等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石世便离开了欣郡主的房间。

    自从石闵到了巡防营,巡防营的人马便不再有往日那舒坦日子,每日两次操练成了他们的必做功课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巡防营的人马,居然就是这等货色!”石闵有些鄙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少将军,这些人往日里军纪涣散,疏于操练,所以才是这等拙劣身手。”张沐风说道。

    看着那些舞刀弄剑的士卒们,石闵实在是看不下去,这些人哪里是在操练,简直就是在一群耍杂耍的!

    “看看他们一个个的,出枪无力,挥刀不准,马步扎的和蹲坑一样难看!”

    “少将军,操练之事不是一日之功,得慢慢来,更何况您不是说了……也没打算一直待在这巡防营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这点心思都被你猜到了!”石闵笑着推了一把张沐风。

    张沐风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还未开口说话,便有个人跑过来禀报:“少将军!燕王殿下来了!”

    “燕王殿下?他来做什么?”石闵一愣。

    “卑职不知,燕王殿下不愿说,只是让卑职前来禀报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燕王殿下,来的还有谁?”石闵又问。

    “还有礼部的张大人和燕王府的欣郡主,剩下的就是几个随从。”

    张沐风看到石闵有些为难的样子,便在旁边说道:“少将军,您要不要见?若是不见,卑职去打发他们走!”

    “不用,人家既然都知道我在这里了,我还故意躲着不见,就要留下话柄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卑职去带他们进来?”

    “不,我亲自过去!”石闵说着,稍稍整理了一下戎装,拿起佩刀,便走了。

    石世与张豹坐在马车上,石世悄悄拉开帘子远远的看着巡防营的门口。

    “殿下别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这孩子不会不见本王吧?”石世有些忧虑。

    “不会,您堂堂燕王殿下前来,他岂敢躲着不见?殿下稍后片刻便是。”张豹宽慰道。

    忽然,石世看到石闵出现在门口,连忙对张豹说道:“来了来了!”

    石世说着,放下帘子,就要起身下车。这时候,张豹连忙拉住石世,提醒道:“殿下别急,等闵公子过来。”

    石世一想,觉得也有道理,于是坐在马车上,等候石闵。

    “燕王殿下驾到,石闵有失远迎!请殿下恕罪!”马车外传来了石闵的声音。

    石世看了一眼张豹,张豹点头示意,于是石世起身拉开帘子,摆出一副笑脸,冲石闵笑道:“小闵啊,不必多礼,不必多礼!”

    石世说完,张豹已经先下了马车,顺手把石世也扶下马车。

    “见过闵公子!”张豹恭敬的向石闵行礼。

    石闵微微作揖还礼,还没等他开口,第二辆马车上便下来了一位如花似玉的女子,石闵定睛一看,正是欣郡主。

    两人的目光仅仅是一个短暂的对视,便觉得有些尴尬,两人都连忙将目光移开,而这几个细微的动作,都已经被石世和张豹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小闵啊,听闻你现在已经做了巡防营的统领,本王是打心眼里替你高兴啊!恭喜恭喜!他日你定是前途无量!”

    “石闵谢过殿下,不过我这巡防营统领之位只是暂代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诶!说是暂代,这你若是好好统领这些人马,父皇说不定就让你一直干下去呢!”石世笑了笑,对身后的欣郡主吩咐道:“欣儿,躲在为父身后做什么?还不打个招呼?”

    欣郡主低着头,从石世身后站了出来,细声细语的说了一句:“见过闵公子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