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五十六章 一唱一和
    ,更新快,,免费读!

    “见过郡主……”石闵连忙还礼。

    石闵微微有些脸红,看了看石世等人,问道:“殿下,不知今日突然造访,是有何指教?”

    “指教?哈哈哈~”石世忽然笑道:“本王能有什么指教?就是欣儿想来看看,本王过来作陪而已!”

    石闵听到石世这样说,不自觉的看了看石世身边的张豹。

    “在下也是作陪。”张豹连忙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石闵点点头,侧身,伸手,说道:“殿下,郡主,张大人,里面请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请!”石世笑了笑。

    众人跟着石闵进了巡防营的大门,很快就来到了校场上,此时巡防营的士卒正在操练。

    “闵公子不愧是将门之后,短短几天时间,巡防营的士卒们就已经被公子操练的有模有样。”张豹连连夸赞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不错,往日看到巡防营的人,都是一副颓废松散的样子,今日一见,个个龙精虎猛,小闵你功不可没啊!”石世也点头称赞。

    石闵笑了笑,说道:“殿下和张大人过奖了,巡防营这群人,与家父的人马相比,根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!”

    张豹和石世原本是想夸赞一下石闵,没想到石闵说话如此直率,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眼前的这些士卒,确实战斗力不怎么样,不过石闵的几句话,倒是让石世和张豹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忽然,一阵马蹄嘶鸣之声传了过来,众人闻声望去,数百个衣着明显异于巡防营士卒的人,正骑着战马来回冲刺,进行马战的操练。

    这些人个个孔武有力,身手敏捷而且马术精湛,看的石世等人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“闵公子,敢问这些也是巡防营的人马?”张豹故意问道。

    “张大人,你睁大眼睛看清楚,这怎么可能是巡防营的人马?”石世看了一眼张豹,然后问石闵:“本王猜想,这肯定是你父亲的部下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好眼力!”石闵微微一笑,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神情,说道:“这是父亲军中的精锐,也是整个赵国最精锐的人马!现在归我统帅,建制为狼骑尉!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父皇口中的狼骑尉?”石世的眼中有一丝难以掩饰的惊愕。

    “不错,正是狼骑尉,强弓长刀,擅骑擅射,任何时间,任何地点,只要圣上有令,狼骑尉都可以冲锋陷阵!”

    看看旁边的巡防营士卒,再看看石闵的狼骑尉,两者一比,高低立分,在石世等人的眼里,这五百狼骑尉简直就是天兵天将一般。

    “太厉害了!若是我赵国所有人马都有这些将士一半的战斗力,那还何惧匈奴鲜卑?”石世感慨道。

    “有西华侯和闵公子在,下官觉得,这是早晚的事情!”张豹奉承道。

    石闵没有回应,只是笑了笑,说道:“殿下,咱们里面请。”

    石世连忙点点头,一边走一边对欣郡主说道:“欣儿你看,怎么样?”

    欣郡主轻轻拽住石世的衣服,说道:“女儿对这些不甚了解,不敢随意评论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这孩子……”石世笑道。

    看到石世笑她,欣郡主更加羞涩,低着头跟在后面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石闵带着石世等人进了屋里,还未坐下,石世身后的四个个侍从便抬着东西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殿下,这是做什么?”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石世连忙摆摆手,解释道:“你别看本王,这些东西可不是本王准备的,是欣儿备的。”

    石闵把目光转向欣郡主,欣郡主连忙说道:“只是一些吃食,不是什么贵重之物。”

    欣郡主说着让人打开了两个木箱,第一个木箱里是两个饭盒,第二个木箱里则是几坛酒。

    “让郡主费心了……”石闵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听闻军中的吃食粗糙的很,所以准备了一些吃食和糕点给公子尝尝。”欣郡主已经打开了两个饭盒,饭盒里装的是精美的菜肴和糕点。

    “石闵是军旅之人,当与手下的弟兄们同甘共苦,如此美味,石闵不敢消受。”石闵说着,向欣郡主行礼致歉。

    欣郡主听到石闵这话,觉得自己一番心意打了水漂,顿时脸色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“小闵年纪轻轻,当真有良将之风范,如此爱惜士卒,真是让人钦佩。”石世看出了欣郡主的尴尬连忙岔开话题。

    “闵公子,欣郡主一番苦心,您怎么也得接受啊,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“张大人!军营自有军营的规矩!你这是强人所难知道吗!”石世厉声责怪张豹。

    张豹连忙拱手行礼致歉:“下官失言,闵公子,在下失言,勿怪勿怪……”

    面对石世和张豹的一唱一和,石闵反倒有些不知所措,一时间不知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边的欣郡主忽然说道:“公子若是觉得我给你添乱了,那这些东西让人带走便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!”石闵连忙摆摆手,慌乱的说道:“郡主好意,石闵收下了!多谢郡主!”

    看到石闵点头,欣郡主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,石世和张豹相视一笑,气氛顿时缓和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殿下,郡主,张大人,请坐请坐。”石闵伸手示意众人坐下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坐下说。”石世笑着抬抬手。

    众人刚刚就坐,两个士卒便来端茶倒水。石世等人看到倒下来的只是清水,心中虽有疑惑,但谁都没有说什么

    待碗中斟满,石闵端起碗,说道:“军中清贫,没有美酒,没有好茶。殿下,石闵今天只能以这碗清水招待您了,请勿见怪!”

    “古人云君子之交淡如水,本王今日来你这里也不是饮酒作乐来了,只是来看看你而已,清水一碗已经足矣!”石世说完,便仰头喝完手里端着的一碗水。

    见石世如此爽快,石闵也不敢怠慢,连忙也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石世擦了擦嘴角,环顾四周,同时说道:“这巡防营的屋子,也有些破旧了,想必你在这里也甚是清苦吧?”

    石闵微微一笑,说道:“军人原本就是风餐露宿,卧冰抱雪,现在没有战事,能有这样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,已经是一件幸事,算不得清苦。”

    “五弟能有你这样的儿子,真是他的福气!”石世郑重的看着石闵,微微点头赞叹。

    “殿下过奖了,石闵自幼由父亲和陛下抚养长大,这二位都是我最尊敬的人,石闵今日的一切,都是陛下和父亲的言传身教所得,只要有我一日在,我定要保中原寸土!”

    “闵公子慷慨激昂,品格不凡,实在是赵国的大幸!西华侯教子有方,令人佩服!”张豹也恭维道。

    “小闵,你刚刚接手巡防营,一切是否顺利?”石世问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殿下关心,一切还好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前几天你把副统领郭越当众杖责了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石闵微微皱眉,问道:“殿下为何会问起此事?难道陛下怪罪下来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!本王只是随口一问,毕竟听说那郭越在巡防营一万多士卒之间颇有威信,你轻易杖责他,本王担心对你日后号令他们不利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提醒的是,当初我也考虑过这样做是否有欠妥当,但是巡防营实在是军纪涣散让人无法直视。不过我既然受命暂代巡防营统领之职,就要考虑陛下对我的期望。当日的一顿棍子或许是完全得罪了郭越,但是若能从此带领巡防营的人走上正轨,那这个梁子就算结下,我觉得也值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